綜合研究
                                                                                                    黃玉順| 論儒家“功夫哲學(xué)”與西方“實(shí)踐哲學(xué)”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4-20 08:56:29    作者:黃玉順    來(lái)源:《孔學(xué)堂》2023年第1期,第85?89頁(yè)
                                                                                                    論儒家“功夫哲學(xué)”與西方“實(shí)踐哲學(xué)”
                                                                                                    黃玉順
                                                                                                     
                                                                                                    【作者按】本文是作者2023年2月11日參加復旦大學(xué)哲學(xué)學(xué)院、上海儒學(xué)院、上海市儒學(xué)研究會(huì )主辦的“從功夫論到功夫哲學(xué)”暨《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的發(fā)言;原載《孔學(xué)堂》2023年第1期,第85?89頁(yè)。
                                                                                                     
                                                                                                    提要】“功夫哲學(xué)”涉及三個(gè)方面的重要問(wèn)題:第一,“功夫”概念的共時(shí)性?xún)群c中西哲學(xué)的關(guān)系問(wèn)題?!洞髮W(xué)》的“八目”——“格致誠正修齊治平”,其實(shí)都是功夫問(wèn)題。儒家的功夫論,大致可以對應于西方的實(shí)踐哲學(xué)。第二,“功夫”概念的歷時(shí)性轉換與儒家哲學(xué)的古今之變問(wèn)題。要使“修齊治平”的邏輯能夠在現代社會(huì )中得以成立,必須進(jìn)行主體的現代轉換:齊家就是公民做到現代核心家庭的和睦,治國就是公民以某種方式行使國家治理的政治主權,平天下就是公民以某種方式參與到世界事務(wù)之中去。因此,“格致誠正”修身功夫的標準,就不能是精英的訴求,而只能是合格的公民人格的養成。第三,功夫哲學(xué)及實(shí)踐哲學(xué)與形而上學(xué)的關(guān)系問(wèn)題。在宋明理學(xué)中,形上本體論與功夫論之間是奠基關(guān)系。同理,西方傳統的實(shí)踐哲學(xué)也有其形而上學(xué)的基礎。至于要使實(shí)踐哲學(xué)或功夫哲學(xué)成為真正的“第一哲學(xué)”,唯有使“實(shí)踐”和“功夫”觀(guān)念成為一個(gè)“前存在者”及“前主體性”的觀(guān)念。
                                                                                                     
                                                                                                       首先,祝賀倪培民教授的大作《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由商務(wù)印書(shū)館出版!
                                                                                                    記得是在2018年4月14日,倪培民教授和劉笑敢教授在北京師范大學(xué)召集了一個(gè)工作坊,主題是“中國傳統功夫論與功夫哲學(xué)”,我參加了那次會(huì )議。后來(lái),印象中大概是在2019年或者2020年,倪老師主持的“貴州省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國學(xué)單列課題”結項,我參與了項目的評審,評為“優(yōu)秀”等級。
                                                                                                    我在2018年那個(gè)工作坊的發(fā)言,當時(shí)講了什么,記不清楚了。于是我就上網(wǎng)搜索了一下,結果發(fā)現了澎湃新聞的一則報道,是這樣說(shuō)的:
                                                                                                     
                                                                                                       山東大學(xué)教授黃玉順以“功夫論的新開(kāi)展——儒家功夫觀(guān)念的生活儒學(xué)詮釋”為題發(fā)言。他留意到一種常見(jiàn)現象:很多民間讀者經(jīng)常詬病學(xué)院派只會(huì )坐而論道、“不做功夫”,指很少有學(xué)者進(jìn)行參禪打坐;而民間派對功夫的理解,則近似于中老年修身養性之道。黃玉順認為,這種理解把功夫大大狹隘化了。他主張今天要把狹隘化的功夫論重新擴展還原。
                                                                                                       在他看來(lái),功夫在最寬泛的意義上大致有兩種含義:一種指為達成某種目標而付出的努力;另一種指通過(guò)付出時(shí)間、精力和努力之后達到的造詣。宋明理學(xué)就是處理“本體”和“功夫”的關(guān)系,因此,今天不能離開(kāi)宋明理學(xué)家所理解的《大學(xué)》《中庸》來(lái)談功夫。而且,可以從不同角度來(lái)談,比如《中庸》里的“博學(xué)、審問(wèn)、慎思、明辨、篤行”都是功夫,《大學(xué)》里的“格致成正、修齊治平”也都是功夫。哲學(xué)學(xué)者坐那兒思考儒家哲學(xué),這本身就是在做功夫。
                                                                                                       最后,他提到,功夫也有時(shí)代性,面臨現代轉化的問(wèn)題。他認為,今天的儒家可以盤(pán)活《大學(xué)》這樣的思想資源,關(guān)鍵就在于要認識到:生活方式的轉換導致了社會(huì )主體的轉換,現代社會(huì )的主體無(wú)疑是個(gè)體。而每一個(gè)個(gè)體需要“格致成正、修齊治平”的這套儒家邏輯,在今天依然是能夠成立的。[1]
                                                                                                     
                                                                                                       這則報道所記錄的我當時(shí)的發(fā)言,主要談了兩個(gè)方面的問(wèn)題:一是“功夫”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問(wèn)題,強調《大學(xué)》的“八目”——“格致誠正修齊治平”都是功夫問(wèn)題;二是“功夫”概念的現代轉化問(wèn)題,主要是談現代人怎樣“做功夫”的問(wèn)題。
                                                                                                       這兩個(gè)問(wèn)題,其實(shí)是我一直關(guān)注的。2006年出版的拙著(zhù)《愛(ài)與思——生活儒學(xué)的觀(guān)念》這本書(shū)里,專(zhuān)門(mén)安排了一節,也就是第四講的第一節,討論“功夫問(wèn)題”。我討論了這樣兩個(gè)問(wèn)題:(1)“對于一個(gè)儒者來(lái)講,所謂‘純粹學(xué)術(shù)’的工作,算不算是一種功夫?”(2)“我們今天來(lái)做功夫,做什么樣的功夫呢?”[2] 這其實(shí)也是前面談的兩個(gè)問(wèn)題。
                                                                                                       現在讀到倪老師的大作[3],發(fā)現在這兩個(gè)問(wèn)題上,我和倪老師所見(jiàn)略同:一方面,全書(shū)的三篇正是按《大學(xué)》的“八目”來(lái)安排的,上篇是“格物致知”,中篇是“誠意正心修身”,下篇是“齊家治國平天下”;另一方面,此書(shū)的許多內容也涉及功夫論的現代性開(kāi)展問(wèn)題。
                                                                                                       當然,倪老師的大作所涉及的內容,遠不止這些問(wèn)題,而是建構了一個(gè)涉及古今中西諸多基本哲學(xué)問(wèn)題的龐大體系。我覺(jué)得,倪老師的大作,最重要的貢獻有這么幾點(diǎn):第一,用“功夫哲學(xué)”這個(gè)概念來(lái)涵括整個(gè)儒家哲學(xué)的傳統,這是對儒家哲學(xué)傳統的一種獨特的總結;第二,對于儒家哲學(xué)傳統來(lái)說(shuō),“功夫哲學(xué)”不是“照著(zhù)講”,而是“接著(zhù)講”,成為當代哲學(xué)家的一種具有原創(chuàng )性的哲學(xué)思想;第三,“功夫哲學(xué)”具有融通中西哲學(xué)的價(jià)值,這是因為:倪老師的論述,雖然看起來(lái)是中西對照,甚至含有中西對立的意味,但這恰恰需要一種超越中西對峙的視域,而這正是倪老師所具備的兼通中西的哲學(xué)素養的必然體現。
                                                                                                       那么,我今天想圍繞倪老師的大作,討論以下幾個(gè)問(wèn)題:
                                                                                                     
                                                                                                    一、“功夫”概念的共時(shí)性?xún)群c中西哲學(xué)的關(guān)系問(wèn)題
                                                                                                       我主要想談?wù)勅寮业?ldquo;功夫論”和西方的“實(shí)踐哲學(xué)”之間的關(guān)系。在我看來(lái),儒家的功夫論,大致可以對應于西方的實(shí)踐哲學(xué)。
                                                                                                       眾所周知,“實(shí)踐哲學(xué)”是亞里士多德所開(kāi)創(chuàng )的一個(gè)重要的西方哲學(xué)傳統[4],其核心是倫理學(xué)或道德哲學(xué),以及政治學(xué),乃至詮釋學(xué)(海德格爾、伽達默爾)[5],等等。這些內容,其實(shí)都是與儒家功夫論的內容相通的,這是顯而易見(jiàn)的。在這個(gè)意義上,可以說(shuō),實(shí)踐哲學(xué)其實(shí)就是西方的功夫論傳統;反過(guò)來(lái)也可以說(shuō),功夫論其實(shí)就是中國的實(shí)踐哲學(xué)傳統。所以,有學(xué)者將孟子的“內圣外王之道”稱(chēng)為“孟子實(shí)踐哲學(xué)思想”[6],頗有道理。
                                                                                                       因此,這里不是西方有沒(méi)有功夫論的問(wèn)題,也不是中國有沒(méi)有實(shí)踐哲學(xué)的問(wèn)題,而是對中西之間的功夫論或實(shí)踐哲學(xué)的共通性和差異性進(jìn)行比較的問(wèn)題,也就是探討中西之間的功夫論或實(shí)踐哲學(xué)的“可對應性”和“非等同性”[7]。
                                                                                                     
                                                                                                    二、“功夫”概念的歷時(shí)性轉換與儒家哲學(xué)的古今之變問(wèn)題
                                                                                                       整個(gè)《大學(xué)》文本所討論的,其實(shí)都是功夫論問(wèn)題。倪老師的大作也表明,《大學(xué)》是最典型的儒家功夫論文獻。所以,這里所涉及的,主要是《大學(xué)》的思想觀(guān)念內涵的古今之變、現代轉化問(wèn)題,我曾經(jīng)專(zhuān)文討論過(guò)。[8] 現在我分兩個(gè)層次來(lái)談:
                                                                                                       第一個(gè)層次的問(wèn)題是:“修齊治平”的邏輯,今天怎樣才能成立?一個(gè)人做好了修身,就一定能齊家嗎?能齊家,就一定能治國嗎?能治國,就一定能夠平天下嗎?
                                                                                                       當然,在西周的宗法制度下,對于姬性宗族的一個(gè)男性成員來(lái)說(shuō),這個(gè)邏輯是能夠成立的:“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9] 但是,在現代社會(huì )中,如果要使這個(gè)邏輯成立,在我看來(lái),唯一可行的解釋就是:隨著(zhù)基本生活方式的轉換、時(shí)代的轉換而發(fā)生的社會(huì )主體的現代轉換,也就是從掌握權力者和士大夫精英轉換為普通公民,“修齊治平”的實(shí)際內涵也發(fā)生歷時(shí)性的轉換。這就是說(shuō),對于一個(gè)現代公民來(lái)說(shuō),齊家,就是公民做到現代核心家庭的和睦;治國,就是公民以某種方式行使國家治理的政治主權;平天下,就是公民以某種方式參與到世界事務(wù)之中去。
                                                                                                       這其實(shí)是一個(gè)政治哲學(xué)話(huà)題。實(shí)際上,這一切轉換都已經(jīng)發(fā)生和已經(jīng)存在,儒家要做的,不過(guò)是用自己的話(huà)語(yǔ)來(lái)對此加以解釋而已,這就是黑格爾所說(shuō)的哲學(xué)的“貓頭鷹只在黃昏起飛”。
                                                                                                       第二個(gè)層次的問(wèn)題是“格致誠正”的問(wèn)題,也就是普通公民的“修身”問(wèn)題。設想,一個(gè)普普通通的公民,談不上什么“功夫”,談不上什么“境界”,那么,他能不能、或者說(shuō)有沒(méi)有能力和資格“齊家”“治國”“平天下”?有沒(méi)有能力和資格組建和睦的家庭、行使其關(guān)于國家治理和參與世界事務(wù)的權利?如果有這種能力和資格,那么,對于普通公民、社會(huì )大眾來(lái)說(shuō),“功夫論”的意義何在?我想,這是今天的儒家“功夫哲學(xué)”要解決的一個(gè)重大問(wèn)題。
                                                                                                       這也是我在前面提到的一個(gè)問(wèn)題:現代人應當怎樣“做功夫”?這里的“現代人”不僅指儒家和哲學(xué)家、社會(huì )精英,而是泛指所有人,包括廣大普通民眾。這是一個(gè)極具現實(shí)意義的課題:一個(gè)普通公民怎么“格物”,怎么“致知”,怎么“誠意”,怎么“正心”?限于時(shí)間,我就不展開(kāi)談了,只想強調一點(diǎn):如果要求“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10],那么,“格致誠正”修身功夫的標準,就不能是精英的訴求,而只能是合格的現代公民人格的養成。這就要求儒學(xué)從傳統的精英儒學(xué)轉變?yōu)檎嬲?ldquo;公民儒學(xué)”[11]。
                                                                                                     
                                                                                                    三、功夫與形而上學(xué)的關(guān)系問(wèn)題
                                                                                                       我剛才談到,儒家的功夫論大致可以對應于西方的實(shí)踐哲學(xué)。不過(guò),我注意到,倪老師的“功夫哲學(xué)”本身涵蓋了“形而上學(xué)”問(wèn)題,主要是第五章“儒家心性之學(xué)與功夫本體論”和第六章“儒家需要形上學(xué)嗎”。這似乎就不同于西方的實(shí)踐哲學(xué)了,因為按照西方哲學(xué)的傳統,“實(shí)踐哲學(xué)”是與形而上學(xué)或所謂“理論哲學(xué)”相分離的[12],兩者的內容是“善”與“是”的區分[13]。那么,我在這里提出兩個(gè)值得討論的問(wèn)題:
                                                                                                       (一)宋明理學(xué)本體論與功夫論的奠基關(guān)系
                                                                                                       回到宋明理學(xué),本體論和功夫論也是分開(kāi)的;不僅如此,前者是后者的前提。這就是說(shuō),根據孔子所說(shuō)的“性相近,習相遠”[14],宋明理學(xué)有一個(gè)基本的三段式設定:第一,先天的“性相近”,這是心性本體,于是有本體論;第二,后天的“習相遠”,這是本體的遮蔽、放失;第三,所以需要功夫,由此“以復其性”[15]、“復其本體”[16],于是有功夫論。但這種所謂“分開(kāi)”,其實(shí)是一種“奠基關(guān)系”(Fundierungsverhaeltnis、foundation-laying relationship)[17],即形而上學(xué)本體論是為功夫論奠基的。
                                                                                                       (二)實(shí)踐哲學(xué)與“第一哲學(xué)”的關(guān)系問(wèn)題
                                                                                                       1.西方的實(shí)踐哲學(xué),其實(shí)也有其形而上學(xué)基礎[18],與宋明理學(xué)的“本體和功夫”的奠基關(guān)系是同構的。盡管今天的哲學(xué)界許多人“反形而上學(xué)”,倡導所謂“后形而上學(xué)”[19],將實(shí)踐哲學(xué)與形而上學(xué)對立起來(lái),但無(wú)論如何,實(shí)踐哲學(xué)仍然有其形而上學(xué)基礎,仍然有其“本體論承諾”(ontological commitment)[20]。
                                                                                                       例如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學(xué)原理”[21],“在他的實(shí)踐哲學(xué)中為形而上學(xué)找到了棲身之處”[22]。有人認為這是“康德實(shí)踐哲學(xué)的深度悖論”[23],其實(shí)未必;只不過(guò),不同于傳統形而上學(xué),康德訴諸某種“未來(lái)形而上學(xué)”[24]。所以,有學(xué)者認為,康德的批判哲學(xué)其實(shí)出自“形而上學(xué)的動(dòng)機”[25],其結果是“批判的形而上學(xué)”[26]。
                                                                                                       甚至海德格爾,他盡管要用“基礎本體論”(Fundamentalontologie、fundamental ontology)來(lái)為“傳統本體論”即形而上學(xué)[27]奠基,但他仍然承認形而上學(xué)本體論與形而下學(xué)(例如科學(xué)與倫理學(xué))之間的奠基關(guān)系,即:“存在問(wèn)題的目標不僅在于保障一種使科學(xué)成為可能的先天條件,而且也在于保障那使先于任何研究存在者的科學(xué)且奠定這種科學(xué)的基礎的存在論本身成為可能的條件。”[28] 所謂“保障一種使科學(xué)成為可能的先天條件”,其實(shí)就是傳統形而上學(xué)本體論。他在這里表達的思想,我稱(chēng)之為“雙重奠基”[29],即基礎本體論為形上本體論奠基,而形上本體論為形下學(xué)奠基。[30]
                                                                                                       2.當然,自伽達默爾的“哲學(xué)詮釋學(xué)”以來(lái),一些學(xué)者試圖將實(shí)踐哲學(xué)視為“第一哲學(xué)”[31],這似乎解構了或者顛覆了上述奠基關(guān)系,即實(shí)踐哲學(xué)不再被視為形而下學(xué),而是與海德格爾的“基礎本體論”或“此在生存論”相匹配的,它消解了或者先行于形而上學(xué)。但在我看來(lái),就伽達默爾的“哲學(xué)詮釋學(xué)”而論,它所理解的“詮釋”實(shí)踐,是否足以為形而上學(xué)奠基,還是值得懷疑的,我對此有專(zhuān)文討論。[32]
                                                                                                       在我看來(lái),要將實(shí)踐哲學(xué)視為真正的第一哲學(xué),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真正徹底地重新理解和解釋“實(shí)踐”,即真正徹底地回到“前存在者”、“前主體性”的觀(guān)念視域;這同樣適用于儒家的“功夫”觀(guān)念,即“功夫”被理解和解釋為前存在者、前主體性的事情。在這個(gè)問(wèn)題上,我也有過(guò)一些探索,限于時(shí)間,這里就不展開(kāi)了。[33]
                                                                                                       這個(gè)問(wèn)題,可以更加深入地討論。但無(wú)論如何,倪老師把形而上學(xué)納入“功夫哲學(xué)”,這是一個(gè)直擊當代哲學(xué)前沿的想法。
                                                                                                     
                                                                                                     
                                                                                                    On Confucian "Self-cultivation Effort Philosophy" And Western "Practical Philosophy"
                                                                                                     
                                                                                                    Abstract: "Self-cultivation Effort Philosophy" involves three important issues. The first is the issue of the synchronic connotations of the concept of "self-cultivation effort" (Kung Fu功夫)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philosophies. In fact, the "eight steps" (八目) of the Great Learning (大學(xué)), consisting of doing things (格物), acquiring knowledge (致知), making intention sincere (誠意), making heart honest (正心), making oneself cultivated (修身), making family harmonious (齊家), making state well-governed (治國) and making world peaceful (平天下), are all the issues of the effort. The Confucian effort theory can roughly correspond to the Western practical philosophy. The second is the issue of the diachronic transformation of the concept of "effort" and the change of Confucian philosophy from ancient to modern. In order to make the logic of "making oneself cultivated, making family harmonious, making state well-governed and making world peaceful" be established in modern society, we must carry out the modern transformation of the subject, that is to say, "making family harmonious" means that citizen achieves the harmony of modern nuclear family, "making state well-governed" means that citizen exercises political sovereignty over national governance in some way, and "making world peaceful" means that citizen participates in world affairs in some way. Therefore, the standard of "doing things, acquiring knowledge, making intention sincere and making heart honest" as the cultivation effort is not the requirements for social elites, but the cultivation of qualified citizen' personality. The third is the issue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effort philosophy and practical philosophy and metaphysics. In the Neo-Confucianism of the Song and Ming Dynasti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taphysical ontology and the effort theory is the relationship of foundation-laying. In the same way, the western traditional practical philosophy also has its metaphysical basis. As for making practical philosophy or the effort philosophy become the real "first philosophy", the only way is to make the concepts of "practice" and "effort" become the concepts of "pre-being" and "pre-subjectivity".
                                                                                                    Keywords: Confucianism;Self-cultivation Effort Philosophy;Practical Philosophy
                                                                                                     

                                                                                                    注釋?zhuān)?/strong>

                                                                                                    [1]《儒學(xué)功夫論在今天如何盤(pán)活:立足當代,面向世界》,澎湃新聞2018年4月28日。
                                                                                                    [2] 黃玉順:《愛(ài)與思——生活儒學(xué)的觀(guān)念》,四川大學(xué)出版社2006年版,第129?134頁(yè)。(Huang Yushun, Love and Thought: Life Confucianism as a New Philosophy. Encino:Bridge 21 Publications, 2019, pp.179-185)
                                                                                                    [3] 倪培民:《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商務(wù)印書(shū)館2022年10月版。
                                                                                                    [4] 張汝倫:《作為第一哲學(xué)的實(shí)踐哲學(xué)及其實(shí)踐概念》,《復旦學(xué)報》(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05年第5期,第155?163頁(yè);丁立群:《何為實(shí)踐哲學(xué)?——對亞里士多德的回溯與超越》,《馬克思主義與現實(shí)》2017年第2期,第148?155頁(yè)。
                                                                                                    [5] 伽達默爾、卡斯騰·杜特:《什么是實(shí)踐哲學(xué)——伽達默爾訪(fǎng)談錄》,金惠敏譯,《西北師大學(xué)報》(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05年第1期,第7?10頁(yè);張能為:《伽達默爾與實(shí)踐哲學(xué)傳統和解釋學(xué)重建》,《學(xué)術(shù)界》2010年第10期,第48?56、260?263頁(yè)。
                                                                                                    [6] 鄭臣:《內圣外王之道——孟子實(shí)踐哲學(xué)思想初探》,《社會(huì )科學(xué)家》2012年第10期,第15?19頁(yè)。
                                                                                                    [7] 黃玉順:《愛(ài)與思——生活儒學(xué)的觀(guān)念》,第4?8頁(yè)。(Huang Yushun, Love and Thought: Life Confucianism as a New Philosophy. pp. 25-30)
                                                                                                    [8] 黃玉順:《論“大學(xué)精神”與“大學(xué)之道”》,《尋根》2010年第4期,第28–34頁(yè)。
                                                                                                    [9]《禮記·大學(xué)》,《十三經(jīng)注疏》,中華書(shū)局1980年版,第1673頁(yè)。
                                                                                                    [10]《禮記·大學(xué)》,《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73頁(yè)。
                                                                                                    [11] 林安梧:《后新儒學(xué)及“公民儒學(xué)”相關(guān)問(wèn)題之探討》,《求是學(xué)刊》2008年第1期,第13?20頁(yè);《儒學(xué)轉型——從“君子儒學(xué)”到“公民儒學(xué)”》,《當代儒學(xué)》第18輯,四川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第169?195頁(yè);張小星:《后新儒學(xué)的“公民儒學(xué)”建構及其問(wèn)題——與生活儒學(xué)的“中國正義論”比較》,《東岳論叢》2019年第11期,第96?104頁(yè)。
                                                                                                    [12] 鄧安慶:《“無(wú)形而上學(xué)的倫理學(xué)”之意義和限度——以亞里士多德〈尼各馬可倫理學(xué)〉的三種論證為例》,《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2011年第1期,第48?55頁(yè);丁立群:《理論哲學(xué)與實(shí)踐哲學(xué):孰為第一哲學(xué)?》,《哲學(xué)研究》2012年第1期,第78?84頁(yè)。
                                                                                                    [13] 徐長(cháng)福:《是與善的分類(lèi)及其意義——從亞里士多德哲學(xué)中開(kāi)出“元實(shí)踐學(xué)”的嘗試》,《南京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人文科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2006年第3期,第111?118頁(yè)。
                                                                                                    [14]《論語(yǔ)·陽(yáng)貨》,《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4頁(yè)。
                                                                                                    [15] 朱熹:《四書(shū)章句集注·大學(xué)章句序》,中華書(shū)局1983年版,第1頁(yè)。
                                                                                                    [16] 王守仁:《傳習錄上》,《王陽(yáng)明全集》第一冊,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第38頁(yè)。
                                                                                                    [17] 黃玉順:《形而上學(xué)的奠基問(wèn)題——儒學(xué)視域中的海德格爾及其所解釋的康德哲學(xué)》,《四川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04年第2期,第36–45頁(yè)。
                                                                                                    [18] 王艷秀:《亞里士多德實(shí)踐哲學(xué)的內在背反及其現代效應——從形而上學(xué)與倫理學(xué)的關(guān)系看》,《道德與文明》2013年第1期,第35?41頁(yè)。
                                                                                                    [19] 哈貝馬斯:《后形而上學(xué)思想》,曹衛東、付德根譯,譯林出版社2001年版。
                                                                                                    [20] 蒯因:《從邏輯的觀(guān)點(diǎn)看》,江天驥等譯,上海譯文出版社1987年版,第8頁(yè);黃玉順:《形而上學(xué)的黎明——生活儒學(xué)視域中的“變易本體論”建構》,《湖北大學(xué)學(xué)報》2015年第4期,第66–71頁(yè)。
                                                                                                    [21] 康德:《道德形而上學(xué)原理》,苗力田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22] 閻孟偉:《對形而上學(xué)的實(shí)踐哲學(xué)反思》,《哲學(xué)研究》2019年第4期,第25?31頁(yè)。
                                                                                                    [23] 劉清平:《“理性”何以“實(shí)踐”?——康德實(shí)踐哲學(xué)的深度悖論》,《南京社會(huì )科學(xué)》2017年第4期,第52?58頁(yè)。
                                                                                                    [24] 康德:《任何一種能夠作為科學(xué)出現的未來(lái)形而上學(xué)導論》,龐景仁譯,商務(wù)印書(shū)館1997年版。
                                                                                                    [25] 張汝倫:《批判哲學(xué)的形而上學(xué)動(dòng)機》,《文史哲》2010年第6期,第32?40頁(yè)。
                                                                                                    [26] 韓水法:《論康德批判的形而上學(xué)》,《哲學(xué)研究》2003年第5期,第42?50頁(yè)。
                                                                                                    [27] 海德格爾:《面向思的事情》,陳小文、孫周興譯,商務(wù)印書(shū)館1999年第2版,第68-69頁(yè)。
                                                                                                    [28] 海德格爾:《存在與時(shí)間》,陳嘉映、王慶節譯,生活·讀書(shū)·新知三聯(lián)書(shū)店1999年第2版,第13頁(yè)。
                                                                                                    [29] 黃玉順:《〈周易〉與現象學(xué)對于哲學(xué)重建的意義》,《國際儒學(xué)論叢》第10輯,社會(huì )科學(xué)文獻出版社2021年版,第1–13頁(yè)。
                                                                                                    [30] 黃玉順:《何謂“哲學(xué)”?——論生活儒學(xué)與哲學(xué)的關(guān)系》,《河北大學(xué)學(xué)報》2021年第2期,第1–8頁(yè)。
                                                                                                    [31] 張汝倫:《作為第一哲學(xué)的實(shí)踐哲學(xué)及其實(shí)踐概念》,《復旦學(xué)報》(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05年5期,第155?163頁(yè);張能為:《伽達默爾“實(shí)踐哲學(xué)”作為“第一哲學(xué)”何以可能及其意義理解》,《社會(huì )科學(xué)戰線(xiàn)》2020年第9期,第1?17頁(yè)。
                                                                                                    [32] 黃玉順:《“直”與“法”:情感與正義——與王慶節教授商榷“父子相隱”問(wèn)題》,《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2017年第6期,第109–117頁(yè);《前主體性詮釋?zhuān)褐黧w性詮釋的解構——評“東亞儒學(xué)”的經(jīng)典詮釋模式》,《哲學(xué)研究》2019年第1期,第55–64頁(yè)。
                                                                                                    [33] 黃玉順:《實(shí)踐主義——馬克思哲學(xué)論》,《學(xué)術(shù)界》2000年第4期,第16–28頁(yè);《前主體性對話(huà):對話(huà)與人的解放問(wèn)題——評哈貝馬斯“對話(huà)倫理學(xué)”》,《江蘇行政學(xué)院學(xué)報》2014年第5期,第18–25頁(yè);《前主體性詮釋?zhuān)褐黧w性詮釋的解構——評“東亞儒學(xué)”的經(jīng)典詮釋模式》,《哲學(xué)研究》2019年第1期,第55–64頁(yè);《前主體性詮釋?zhuān)褐袊忈寣W(xué)的奠基性觀(guān)念》,《浙江社會(huì )科學(xué)》2020年第12期,第95–97頁(yè);《如何獲得新生?——再論“前主體性”概念》,《吉林師范大學(xué)學(xué)報》2021年第2期,第36–42頁(yè)。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