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研究
                                                                                                    論荀學(xué)復興及其當代價(jià)值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2-23 11:09:56    作者:張明    來(lái)源:《東岳論叢》2022年第12期
                                                                                                    論荀學(xué)復興及其當代價(jià)值
                                                                                                    張明
                                                                                                     
                                                                                                    [摘要]種種現象顯示,荀學(xué)于當下漸趨復興之勢。反觀(guān)歷史,荀學(xué)曾經(jīng)在中晚唐和清中葉有過(guò)兩次“復興”,但因“揚孟抑荀”的思想趨向及未解決“大本不立”的實(shí)質(zhì)問(wèn)題,荀學(xué)始終被貶抑。但是,從荀學(xué)的精神特質(zhì)看,它具有開(kāi)放性、創(chuàng )新性和務(wù)實(shí)性;從荀學(xué)的歷史影響看,它以一種缺席而在場(chǎng)的方式影響了漢唐治世。當下的荀學(xué)復興絕非偶然,優(yōu)秀傳統文化復興特別是儒學(xué)復興以及黨的工作重心第四次大轉移為其提供了土壤。荀學(xué)復興因此具備了當代價(jià)值:合乎時(shí)代之需,提供創(chuàng )新資源,提升文化自信。目前,從人性論與政治哲學(xué),到當代新荀學(xué)的理論建設,以及世界影響等方面,顯示出荀學(xué)復興在“兩創(chuàng )”中的潛力和可能性。
                                                                                                    [關(guān)鍵詞]荀學(xué);復興;當代價(jià)值;“兩創(chuàng )”
                                                                                                     
                                                                                                       荀學(xué)復興本身未必是一種有意為之的運動(dòng),而是一種當下可見(jiàn)的、在學(xué)術(shù)領(lǐng)域中正在發(fā)生的現象。以筆者的觀(guān)感,大約21世紀初以來(lái),荀學(xué)逐漸成為中國哲學(xué)及思想史研究領(lǐng)域的一個(gè)熱點(diǎn),并于近年有著(zhù)急速升溫的趨勢。這從以下幾個(gè)方面得以呈現:一是參與荀學(xué)研究的隊伍擴大。不僅早先致力于該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持續深耕,并且一批相關(guān)領(lǐng)域的學(xué)者也對此加以關(guān)注和涉獵;更令人矚目的是,以荀學(xué)為題的博士、碩士論文也有逐年增長(cháng)的趨勢,展現出荀學(xué)后繼研究隊伍的壯大。二是荀學(xué)研究成果數量逐年增多,且水平顯著(zhù)提高。依據通行的文獻檢索工具,我們可以有明顯的感知:近二十年來(lái)發(fā)表的荀學(xué)論文、出版的相關(guān)專(zhuān)著(zhù),可能超過(guò)之前一個(gè)世紀的總量,而近十年又要超越前十年;且由于學(xué)術(shù)薪傳、后出轉精的緣故,其研討的范圍之廣、探究的論域之深,也可謂前所未有,蔚為大觀(guān)。三是荀學(xué)相關(guān)話(huà)題的討論熱度不減,新見(jiàn)迭出,使得該領(lǐng)域呈現出方興未艾、持續升溫的態(tài)勢。其中諸如荀子人性論的問(wèn)題,打破了兩千年來(lái)單一的“性惡”說(shuō),產(chǎn)生了“性樸”說(shuō)及其延伸性的觀(guān)點(diǎn),超越了以往“以孟解荀”的思維定式;而荀子關(guān)于禮法社會(huì )構建等政治思想也在“兩創(chuàng )”背景下閃耀出傳統儒家思想中的智慧之光,引發(fā)了學(xué)界廣泛關(guān)注。
                                                                                                       總括以上這些現象,單純從橫向的古典學(xué)術(shù)領(lǐng)域來(lái)看,或許只可稱(chēng)之為“荀學(xué)熱”,即在當下人文學(xué)術(shù)領(lǐng)域特別是中國傳統文化領(lǐng)域,荀學(xué)的確稱(chēng)得起是一個(gè)熱點(diǎn)。但稱(chēng)其為“復興”,則要從荀學(xué)的歷史著(zhù)眼找尋依據。
                                                                                                     
                                                                                                    一、歷史上的兩場(chǎng)荀學(xué)復興運動(dòng)及其結局
                                                                                                       眾所周知,荀學(xué)和孟學(xué)是繼孔子創(chuàng )立儒家學(xué)說(shuō)之后的兩大分支,而自先秦以來(lái)兩者“道同而術(shù)不同”1,彼此既有共通之處,也甚多捍格所在,乃至在后世產(chǎn)生了諸多未料的結果。大致而言,秦之后,直至唐代早期,以經(jīng)學(xué)為主,孟、荀等子學(xué)尚未顯揚,只是作為“六經(jīng)”的輔翼。至中唐,以韓愈為濫觴,他稱(chēng)孟子“醇乎醇”而荀子則“大醇而小疵”2,孟學(xué)與荀學(xué)才逐漸成為受人矚目的領(lǐng)域,而荀孟之別、孰高孰下,在其后也成為爭論不休的議題。自戰國末期以來(lái)歷經(jīng)千年之久,荀子和荀學(xué)被凸顯出來(lái)并成為思想界、學(xué)術(shù)界熱議的對象,這還是頭一遭,姑且可稱(chēng)之為一次“復興”。這次復興的成果,除了上述對荀學(xué)的評價(jià)以及對荀、孟的比較之外,還產(chǎn)生了第一部《荀子》的注本,即楊倞《荀子注》3。
                                                                                                       按今存最早的宋臺州刻本統計,楊倞的注本共計出校釋之文三千四百八十八條,校注文字八萬(wàn)一千余字,超出荀書(shū)本文六千余字4,可見(jiàn)其用力甚勤。就其注釋的水平而言,也頗為后世所褒譽(yù),如《四庫全書(shū)總目》就評價(jià)稱(chēng)“楊倞所注亦頗詳洽”5。在楊倞的序言中,給予荀子極高的評價(jià),認為“觀(guān)其立言指事,根極理要,敷陳往古,掎挈當世,撥亂興理,易于反掌,真名世之士,王者之師。又其書(shū)亦所以羽翼六經(jīng),增光孔氏,非徒諸子之言也。蓋周公制作之,仲尼祖述之,荀、孟贊成之,所以膠固王道,至深至備,雖春秋之四夷交侵,戰國之三綱弛絕,斯道竟不墜矣”6。這種評價(jià)代表了當時(shí)及其后唐、宋諸多儒者的看法。盡管楊倞本人深受韓愈的影響,在他所作的注中也多處保留了韓愈的見(jiàn)解,但在荀孟之別的問(wèn)題上,卻并未照搬韓愈所謂“大醇而小疵”的評荀之說(shuō)。一方面,楊倞將荀、孟并舉,一并視為孔子之后杰出的儒家大師,繼承了司馬遷《史記》的評價(jià)標準,即“孔、墨同稱(chēng),始于戰國,孟、荀齊號,起自漢儒,雖韓退之亦不免”7。另一方面,楊倞又承續了漢以來(lái)“先荀后孟”的表述方式。這種表述方式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在這一千年中荀子的影響超過(guò)了孟子8,而甘心傾注全力為《荀子》作注的楊倞,其傾向性也因此表露無(wú)疑。不過(guò),盡管楊倞的注無(wú)論在??庇栐b還是在文意疏通上都堪稱(chēng)范本,對荀學(xué)的發(fā)揚光大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但是猶如今日學(xué)者指出的那般,他對《荀子》某些關(guān)鍵概念(如“偽”)的解釋仍不得要領(lǐng),甚或誤解、錯解,為宋儒攻擊荀學(xué)留下了把柄,致使荀學(xué)再度隱沒(méi)9。
                                                                                                       如果說(shuō)發(fā)生在唐中晚期荀學(xué)復興的態(tài)勢能夠順利延續下去的話(huà),那么很可能跟孟學(xué)一起,恢復先秦儒學(xué)的氣象,兩條進(jìn)路并行,而在此后的歷史中發(fā)揮其各自的優(yōu)長(cháng),彼此互補,光大孔門(mén)。但頗為遺憾的是,自程朱理學(xué)興起并直至發(fā)展為官方學(xué)說(shuō),尊奉孟學(xué)而貶斥荀學(xué),樹(shù)立“道統”而將荀子摒棄于外,致使荀學(xué)再次陷入低谷。作為孔子之后儒學(xué)的兩翼舍去其一,只聞“孔孟之道”,不見(jiàn)“孔荀之道”,正統與異端門(mén)戶(hù)森然,《孟子》升經(jīng)而為科舉拔士的典冊,《荀子》則湮沒(méi)無(wú)聞,直至清代中葉方有回響,距中唐又過(guò)去一千年。
                                                                                                       我們把這次集中爆發(fā)于清乾嘉時(shí)期,且斷續遷延至晚清的運動(dòng)稱(chēng)為第二次荀學(xué)復興,這已成為當前學(xué)界的共識。但是此次荀學(xué)復興運動(dòng)與千年前的復興運動(dòng)情狀有所不同。中唐以前,經(jīng)學(xué)盛行,作為子學(xué)的荀學(xué)只是沒(méi)有得到彰顯,韓愈、楊倞等人對荀學(xué)的推動(dòng),是由隱變顯,使荀學(xué)擺在了世人面前;而到了清代中葉,荀學(xué)已備受打壓,甚至成為異端,重提荀學(xué)、重尊荀學(xué),就是矯枉和正名,是歷史的翻案,故而更具“復興”意味。就其規模而言也非前代可比,不僅如汪中、盧文弨、戴震、錢(qián)大昕、俞樾、王先謙、章太炎等著(zhù)名學(xué)者參與其間,且著(zhù)書(shū)立說(shuō)五十余種,遠超前代著(zhù)述之總和,可謂盛況空前。有推重“孔荀”而不稱(chēng)“孔孟”者(汪中),有提議荀子重入孔廟從祀者10(凌廷堪、嚴可均等),有一反韓說(shuō)認定荀子“醇乎醇”者(郝懿行),有提倡《荀子》同《孟子》一樣升“經(jīng)”者(俞樾)。而在章太炎那里,更是抑孟尊荀,稱(chēng)“同乎荀卿者與孔子同,異乎荀卿者與孔子異”11,尊荀子為“后圣”。有清一代,樸學(xué)大盛,如盧文弨、謝墉、王先謙等樸學(xué)大師,專(zhuān)事《荀子》的注釋、刊刻工作,在楊倞注的基礎上,考鏡源流,辨章學(xué)術(shù),在《荀子》文本的整理事業(yè)上做出巨大貢獻。至今,王先謙吸納諸家之言的《荀子集解》仍是讀荀、研荀的重要參考文獻。
                                                                                                       從時(shí)代背景來(lái)看,這次荀學(xué)復興最初發(fā)源于明季儒家有識之士自覺(jué)的反思運動(dòng),即總結歷史教訓,對宋明以來(lái)的心性之學(xué)的偏頗加以糾正,而將儒學(xué)引向經(jīng)世致用,于是跟孟學(xué)相比,顯然更關(guān)注現實(shí)政治施為、強調“外王”之學(xué)的荀學(xué)更加合乎此種旨趣,故而原先為程朱排斥的儒學(xué)“異端”,開(kāi)始以正面的形象進(jìn)入人們的視野。繼而隨著(zhù)樸學(xué)的勃興乃至鼎盛,考據家與研究者不再局限于《四書(shū)》《五經(jīng)》等狹窄的天地,而務(wù)求廣博,舉凡經(jīng)史子集,乃至諸多雜學(xué),無(wú)不列入樸學(xué)的范疇。既然有所見(jiàn)、有所識,就不能不有所思、有所想,加之荀學(xué)本就博大精深,交互作用之下,也就有了為數眾多的荀學(xué)擁躉,遂引發(fā)了這場(chǎng)復興運動(dòng)。迨至晚清,西學(xué)東漸,形成千年未有之變局,于是再次掀起反思歷史、自我批判的強大思潮,本就賡續不斷的荀學(xué)復興之光,又在此時(shí)成為焦點(diǎn),歷史仿佛回到了中晚唐以及兩宋,尊荀抑孟者有之,尊孟抑荀者有之,荀孟并舉者亦有之。
                                                                                                       但是,熱鬧歸熱鬧,議論歸議論,史上第二次的荀學(xué)復興卻在一片喧囂聲中重歸沉寂。這不僅是因為清末民初驚天動(dòng)地的歷史變革,更大的噪音淹沒(méi)了一曲孤調,而且在學(xué)理上,清代的荀學(xué)復興運動(dòng)也未解決自宋儒以來(lái)的困境與難題。“清代荀學(xué)復興運動(dòng)之失敗,根本的原因是未能從根本上動(dòng)搖并解構宋儒關(guān)于荀學(xué)‘大本已失’之基本論定。‘性’和‘偽’是荀子哲學(xué)的兩大法眼,對二者的誤讀和誤解,在導致宋儒得出錯誤論定的同時(shí),也將荀學(xué)推向了一個(gè)千年衰微不振的困頓境地。”12由于此種局限,馮友蘭所謂“接著(zhù)講”是接續宋明理學(xué)而講13,并不觸及荀學(xué)。作為現代新儒家的代表牟宗三則言:“仁與義非外在者,而備吾人之守之行之也,乃真誠惻怛之至誠中即仁義之全德具焉,孟子即由此而言仁義內在,因而言性善。荀子于此不能深切把握也,故大本不立矣。”14“大本不立”正是程朱當年批判荀學(xué)的要害!眾所周知,荀子言“性惡”,同時(shí)批評孟子的“性善”論,這在宋儒的心目中就是荀學(xué)的大錯特錯之處。故而程頤說(shuō):“荀子極偏駁,只一句‘性惡’,大本已失。”15朱熹接著(zhù)說(shuō):“不須理會(huì )荀卿,且理會(huì )孟子性善。……荀、揚不惟說(shuō)‘性’不是,從頭到底皆不識。”16直至明代理學(xué)家胡居仁也說(shuō):“荀子只性惡一句,諸事壞了。是源頭已錯,末流無(wú)一是處。”17可以說(shuō),到了20世紀的上半期,有關(guān)荀學(xué)的評價(jià)又回到了宋代理學(xué)的原點(diǎn)。根本問(wèn)題即荀子“性惡”論未得到充分研究和探討,未能達成圓滿(mǎn)的解釋?zhuān)瑒t是這場(chǎng)復興運動(dòng)失敗的原因。但同時(shí),也為當下荀學(xué)的再次復興埋下了伏筆。
                                                                                                       綜觀(guān)兩次荀學(xué)復興的歷史,我們不得不說(shuō),這是一個(gè)跨越了兩千年歷史長(cháng)河的謎一般的存在。一方面,荀學(xué)雖然經(jīng)歷不同時(shí)代由不同原因造成的隱匿與沉默,但是總是能在某種機緣之下顯示出它的價(jià)值而為人們重新發(fā)掘,因此可以說(shuō)它的生命力是頑強的。另一方面,盡管兩次復興運動(dòng)都沒(méi)有能夠真正將附著(zhù)于其上的灰塵擦拭干凈,以呈現出它的思想光輝與深刻內涵,但是這正如某種寶藏一般,指引著(zhù)一代又一代的思想探寶者和歷史解謎者不斷前往探尋,以期找到正確的答案。而正如筆者在本文開(kāi)端所述,這個(gè)時(shí)機已經(jīng)到來(lái),新一輪的儒學(xué)復興運動(dòng)正在展開(kāi),路正在我們的腳下。那么,為什么會(huì )出現這樣的一個(gè)時(shí)機,我們則要從荀學(xué)的內在特質(zhì)及其歷史影響與形成當下荀學(xué)復興的外在環(huán)境說(shuō)起。
                                                                                                     
                                                                                                    二、荀學(xué)的內在特質(zhì)及其歷史影響
                                                                                                       自《史記》為荀、孟并傳始,就奠定了“荀孟并舉”的格局,直至今日治先秦儒學(xué)者,凡談荀必談孟,而論孟也少不了論荀。因此從荀、孟之別來(lái)談?wù)?,最能凸顯出各自的特質(zhì)。一般而言,孟子言“性善”,荀子言“性惡”;孟子重“內圣”,荀子重“外王”;孟子講“王道”黜“霸道”,而荀子不僅王霸兼用,且吸收法家學(xué)說(shuō),隆禮而重法,種種差別因文獻可征,已經(jīng)成為學(xué)界之共識,乃至常識。但是,二者的這些觀(guān)點(diǎn)和主張,真正對后世產(chǎn)生了何種影響,借以顯示其特質(zhì),即以思想史的視角來(lái)觀(guān)照此中奧妙,這是我們的重點(diǎn)。
                                                                                                       孟學(xué)自不必說(shuō),程朱奉其為道統正宗,闡發(fā)其心性之學(xué)而為宋明新儒學(xué),及至成為官方學(xué)說(shuō),遂為明清數百年的主流思想。但是荀學(xué)呢?問(wèn)題就較為復雜。一方面,荀子曾在稷下學(xué)宮三次擔任祭酒,“最為老師”18,據說(shuō)先秦典籍“五經(jīng)”都由他的學(xué)生傳授下來(lái),雖經(jīng)秦火而不至堙滅,他的貢獻最大,所以被奉為后世經(jīng)學(xué)的鼻祖。但是另一方面就頗為吊詭,荀子不僅傳授古代經(jīng)典,還有保存他自己獨特思想的著(zhù)作傳世,為何長(cháng)期以來(lái)很少有人談?wù)撥鲗W(xué)自身的創(chuàng )見(jiàn)并加以研究呢?筆者以為,這需要從外在與內在兩個(gè)角度來(lái)探討。
                                                                                                       從外在來(lái)看,漢唐時(shí)代是經(jīng)學(xué)的時(shí)代,研習“五經(jīng)”是治學(xué)乃至干政的基礎方式,無(wú)論是漢末鄭玄遍注六經(jīng),還是唐初孔穎達等人奉敕編纂《五經(jīng)正義》,其他諸子之書(shū)都作為“經(jīng)”的輔翼,類(lèi)似于“傳”的地位19,故學(xué)者以“經(jīng)”為主,寧可自己撰述,也不會(huì )舍本逐末,專(zhuān)攻先秦子書(shū)。
                                                                                                       從內在看來(lái),荀學(xué)實(shí)質(zhì)上影響了漢唐時(shí)代的政治趨向。荀子在戰國末期吸收了法家思想,采取禮法并重、王霸兼施的策略,以實(shí)現“大一統”的目標。后世詬病荀學(xué)者,除“性惡”論之外,就是荀子援法入儒的思想,如朱熹就斥之為“全是申韓”20!按先秦儒家與法家雖有不同,但未嘗沒(méi)有相融之處,二者同樣致力于建構某種國家社會(huì )治理制度,用當下話(huà)語(yǔ)來(lái)說(shuō),大致可各自歸為德治與法治,彼此頗可借鑒融通。所以先秦時(shí)代大部分時(shí)間里,儒、法兩家實(shí)際上少有違和。如孔子對法家的先驅管仲、子產(chǎn)大加贊譽(yù)21;孟子批評墨家和道家,目的是維護社會(huì )秩序22;而荀子在批判的基礎上對諸家特別是法家思想的優(yōu)長(cháng)加以吸納,遂成為戰國思想的集大成者。儒法之爭,源自周秦之際23,而實(shí)際發(fā)生于漢武時(shí)代。由于武帝采納了董仲舒等“罷黜百家,獨尊儒術(shù)”的方略,以儒家思想取代西漢前期法家及黃老之術(shù),儒家借以上位,為鞏固自身地位以及為漢帝國的合法性進(jìn)行辯護,因此將矛頭指向了法家與秦政,而對秦統一戰爭及其治國方略的設計與實(shí)施有著(zhù)巨大影響的韓非和李斯,皆受業(yè)于荀子,這也為后世貶抑荀學(xué)埋下了禍根24。
                                                                                                       然而即便在儒家戰勝法家成功上位之后,作為最高統治者的漢朝皇帝,并未在治國之道的實(shí)質(zhì)上完全倒向漢儒一端。有一個(gè)著(zhù)名的事例可以為證,當傾心儒學(xué),抵制刑名法治的漢元帝(時(shí)為太子)向父親漢宣帝勸諫“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之時(shí),“宣帝作色曰:‘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住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達時(shí)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實(shí),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嘆曰:‘亂我家者,太子也!’”25作為漢帝國的根本制度,實(shí)則兼用王霸、求為實(shí)用,這正是合乎荀子的主張。我們以宣帝所揭示的“漢制”來(lái)反觀(guān)荀子,荀子為何要積極吸納法家思想?其出發(fā)點(diǎn)是對具體歷史時(shí)代的清醒認識,其政治思想是依據這種認識而擔負時(shí)代的使命,而其要務(wù)則是為時(shí)所用、取得實(shí)績(jì)。荀子使秦,觀(guān)其山川、民風(fēng)、吏治、朝廷,不禁感嘆其霸業(yè)有成,然而又指出其短板在“無(wú)儒”,即缺乏王道教化。但是,王道固然是作為儒家追求的理想狀態(tài),霸道仍然有其合理性,因其乃時(shí)代之需,“霸者之善著(zhù)焉,可以時(shí)托也,王者之功名不可勝日志也”。(《荀子·強國》)從歷史發(fā)展進(jìn)程看,荀子可謂獨具慧眼,甚至可稱(chēng)為政治預言家。他敏銳看出,秦國雖然具有種種有利之勢,但是單純以法家學(xué)說(shuō)為指引的霸道,或可逞一時(shí)之威,然終須兼以王道來(lái)彌補,儒勝法,或以儒為主以法為輔的政治時(shí)代也必將到來(lái)。這就是從漢宣帝口中無(wú)遮攔地道出的“漢家自有制度”。相反的是,漢元帝之后,專(zhuān)任儒生,及至“民選皇帝”王莽上位,一味恢復周朝舊制,反而釀成禍亂。我們說(shuō)漢代傳經(jīng),荀子是鼻祖,眾多儒生信奉古經(jīng)由而復古,也算托蔭于荀子。然而,作為傳經(jīng)老師的荀子,與《荀子》書(shū)的作者,尚須做一番區分。荀子傳經(jīng),但不唯經(jīng),他重“禮”,重其實(shí)踐以及在政治上的實(shí)際價(jià)值。僅學(xué)習書(shū)本知識而不懂得實(shí)踐,在荀子看來(lái)就是“陋儒”,而食古不化,“不道禮憲,以《詩(shī)》《書(shū)》為之,譬之猶以指測河也,以戈舂黍也,以錐餐壺也,不可以得之矣”(《荀子·勸學(xué)》)。比諸漢儒膠柱鼓瑟,荀子更傾向于量體裁衣。他是從時(shí)代的實(shí)際狀況出發(fā),而非刻板地以書(shū)本知識做參照,開(kāi)創(chuàng )性地援法入儒,雜用王霸之策,實(shí)質(zhì)性地奠定了秦漢大一統,特別是漢武帝之后的治國策略。后世或稱(chēng)其為“陰法陽(yáng)儒”,帝王之術(shù),有貶損之意;但我們如果拋開(kāi)這種帶有成見(jiàn)的評價(jià),依據實(shí)際的政治現實(shí)及其所展現出的成效來(lái)看,儒法之間的結合,確乎為漢唐治世的創(chuàng )立提供了有效的思想基礎,甚至如當下所言德治與法治的結合才是最為正確的治道。
                                                                                                       錢(qián)穆說(shuō):“漢唐儒志在求‘善治’,即初期宋儒亦如此。而理學(xué)家興,則志在為‘真儒’。志善治,必自孔子上溯之周公;為真儒,乃自孔子下究之孟軻。”26實(shí)際上,漢唐儒家求為善治的態(tài)度無(wú)需上溯孔子周公,究之于荀卿即可。荀、孟之別在“善治”與“真儒”上就可做一番裁判,而漢唐儒學(xué)與宋后期勃興的理學(xué),就分別承續了荀學(xué)與孟學(xué)的特色。如果我們按照現代新儒家慣常的說(shuō)法,把受孟學(xué)影響的宋明理學(xué)稱(chēng)為“道德理想主義”,那么也可以對應地把受荀學(xué)影響的漢唐儒學(xué)稱(chēng)為“政治現實(shí)主義”。對于漢唐儒家來(lái)說(shuō),是否嚴格地恪守原始儒家的觀(guān)念,并排斥其他學(xué)說(shuō)以求“醇乎醇”,絕非其真正的追求。而如何依據時(shí)代之需,參與政治實(shí)踐并獲得“善治”的成效,才是其向往的目標。其間,至于援引何種別家的思想資源,以充實(shí)自身的不足,因時(shí)通便,則并未在他們頭腦中設置障礙。
                                                                                                       這一點(diǎn),甚至在“揚孟抑荀”始作俑者韓愈身上也有著(zhù)相應的體現。韓愈的“揚孟”與其說(shuō)是對孟學(xué)的接受,不如說(shuō)是對孟子部分思想的嫁接移植為自己所用,而其目的則是政治上的務(wù)實(shí)態(tài)度。韓愈面對的中唐政治現實(shí)是佛教、道教大行其道,蠱惑皇帝乃至權貴官吏,致使朝綱紊亂,經(jīng)濟凋敝,儒家及其維系的正常國家社會(huì )秩序遭到嚴重破壞。出于力挽社稷傾頹、維護吏治民生的儒者,韓愈辟佛老、樹(shù)道統,并從孟子那里找到了有效的思想資源。其一是以孟子“距楊墨”為自己“辟佛老”來(lái)辯護:“釋老之害過(guò)于楊墨,韓愈之賢不及孟子。孟子不能救之于未亡之前,而韓愈乃欲全之于已壞之后。嗚呼!其亦不量其力,且見(jiàn)其身之危,莫之救以死也!雖然,使其道由愈而粗傳,雖滅死萬(wàn)萬(wàn)無(wú)恨!”27可以想見(jiàn),在佛道二教大行于世,苦于無(wú)法抵抗的時(shí)刻,韓愈是怎樣以欣喜之情看到了儒學(xué)先輩孟子的那番慷慨陳詞,“能言距楊墨者,圣人之徒也”!(《孟子·滕文公下》)而其二,他又從《孟子》卒章28中見(jiàn)到了儒家“道統”的影子,承續其言曰:“斯吾所謂道也,非向所謂老與佛之道也。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傳之孔子,孔子傳之孟軻。軻之死,不得其傳焉。”29作為“粗傳”者的韓愈自己,自然要奉孟子為祖師,肩負起延續儒學(xué)命脈的職責。但是,我們同樣也要看到,對于孟子,韓愈幾乎采取了完全的實(shí)用主義態(tài)度,為了達到現實(shí)政治目的而片面截取了孟學(xué)可為所用的幾條觀(guān)點(diǎn);至于被程朱視為“大本”的“性善論”等等,在韓愈那里則如同視而不見(jiàn),甚至還專(zhuān)門(mén)作《原性》篇,大談“性三品說(shuō)”,無(wú)怪乎朱子之后學(xué)再論“道統”的時(shí)候,連韓愈都給趕出門(mén)墻。由此而見(jiàn),從表面來(lái)看韓愈雖然揚孟抑荀,將孟子贊許得無(wú)以復加,但從精神實(shí)質(zhì)來(lái)看,他還是那個(gè)追求“善治”,秉奉政治現實(shí)主義的荀學(xué)精神的繼承者。李澤厚有言,“舉孟旗,行荀學(xué)”,他安在朱熹身上似乎未必恰當,而安在韓愈身上大致是沒(méi)錯的30。
                                                                                                       以筆者觀(guān)之,盡管荀學(xué)因為種種原因在漢唐時(shí)代長(cháng)期沒(méi)有被擺在歷史的桌面上,但是荀學(xué)的內在精神實(shí)質(zhì)卻影響乃至指引著(zhù)漢唐儒家的政治追求和政治實(shí)踐,因此可稱(chēng)之為“缺席的在場(chǎng)”31。雖然經(jīng)歷了歷史上兩次不同情形的“復興”運動(dòng),而又均以失敗告終,但是花果凋零,種子不死,一旦遇到適合的土壤與雨露,荀學(xué)再次煥發(fā)生機的時(shí)刻也必將到來(lái)。
                                                                                                     
                                                                                                    三、荀學(xué)復興的外在環(huán)境及其當代價(jià)值
                                                                                                       當下荀學(xué)復興,有賴(lài)于從官方到民間對于傳統文化復興特別是儒家文化復興的熱忱,同時(shí)也是歷史走到今天的一個(gè)必然結果。自晚清西學(xué)東漸以來(lái),華夏文明的發(fā)展遭遇了千年未有之大變局,而其中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文化存續問(wèn)題構成了焦點(diǎn)。當啟蒙與救亡的雙重變奏,以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政治運動(dòng)和極端思潮在這個(gè)古老的大地上不斷回旋往復時(shí),問(wèn)題始終沒(méi)有得到恰當的解決。直至20世紀八九十年代,在政治平復、社會(huì )平穩的狀況下,人們才逐漸以一種較為平和的心態(tài),來(lái)重新審視我們的文化遺產(chǎn),并試圖通過(guò)取精去粕的批判眼光來(lái)恢復古代文化傳統的優(yōu)秀一脈,一時(shí)間“國學(xué)熱”“傳統文化熱”逐漸升溫。
                                                                                                       最為高光的時(shí)刻,莫過(guò)于黨的十八大之后,國家最高領(lǐng)導人前往孔子故里,并在其后多次就優(yōu)秀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文化的復興做出指示。其中,稱(chēng)中國傳統文化的特征“一是儒家思想和中國歷史上存在的其他學(xué)說(shuō)既對立又統一,既相互競爭又相互借鑒,雖然儒家思想長(cháng)期居于主導地位,但始終和其他學(xué)說(shuō)處于和而不同的局面之中。二是儒家思想和中國歷史上存在的其他學(xué)說(shuō)都是與時(shí)遷移、應物變化的,都是順應中國社會(huì )發(fā)展和時(shí)代前進(jìn)的要求而不斷發(fā)展更新的,因而具有長(cháng)久的生命力。三是儒家思想和中國歷史上存在的其他學(xué)說(shuō)都堅持經(jīng)世致用原則,注重發(fā)揮文以化人的教化功能,把對個(gè)人、社會(huì )的教化同對國家的治理結合起來(lái),達到相輔相成、相互促進(jìn)的目的”32。這種對儒家思想優(yōu)長(cháng)之處高屋建瓴式的概括,提供了帶有實(shí)質(zhì)意義上的儒學(xué)復興的推動(dòng)力,同時(shí)也為荀學(xué)復興帶來(lái)了重要轉機。
                                                                                                       從歷史發(fā)展的必然性角度,王學(xué)典認為,在黨的百年歷程中,工作的重心經(jīng)歷了四次大轉移,而第四次大轉移就是從十八大以來(lái)的“以民族復興為綱,以信仰、精神、倫理、秩序、規則重建為中心”,“當下的中國社會(huì )正處于從‘文化自卑’走向‘文化自信’,從反傳統走向禮敬傳統,從崇奉西方價(jià)值到確認重建自我歷史主體性的節點(diǎn)上”33。近十余年來(lái)荀學(xué)成為熱點(diǎn)乃至焦點(diǎn),與這第四次大轉移同步同調,并且很明顯地在重建自我歷史主體性方面發(fā)揮了積極作用。
                                                                                                       東風(fēng)已經(jīng)具備,時(shí)機已經(jīng)到來(lái),那么如何解釋荀學(xué)較之其他儒學(xué)諸門(mén)于當下顯得更為耀眼,更具熱度,因此可稱(chēng)為“復興”?應當有以下幾個(gè)層面的原因:
                                                                                                       其一,就荀學(xué)精神實(shí)質(zhì)而言,更為合乎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的三點(diǎn)特征。荀學(xué)是先秦儒家與法家相互競爭又相互借鑒的產(chǎn)物,在保持儒家主體的基礎上,善于汲取法家等學(xué)派的優(yōu)長(cháng),因而具有海納百川的開(kāi)放性;荀學(xué)是中國歷史由戰國分裂走向秦漢統一的時(shí)代產(chǎn)物,其精神內核在于順應時(shí)代前進(jìn)之需,謀求社會(huì )發(fā)展更新,因而具有乘時(shí)通變的創(chuàng )新性;荀學(xué)不但追求個(gè)人道德提升和社會(huì )教化功能,還汲汲于治國理政的方針與實(shí)踐,因而具有經(jīng)世致用的務(wù)實(shí)性。三者之中,儒門(mén)其他各派或有一二可取之處,但是可以肯定地說(shuō),荀學(xué)三者兼備,集其大成,是故儒學(xué)復興之大業(yè),從荀學(xué)入手乃是一條康莊大道。眾多學(xué)者專(zhuān)家將目光轉向荀學(xué),不能不說(shuō)是被荀學(xué)這種博大而完備的思想體系所吸引。
                                                                                                       其二,作為黨的第四次工作中心的轉移,特別是作為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的當代使命,荀學(xué)復興成為理所當然的突破口。荀學(xué)具有深厚的思想文化蘊含,并在歷史上發(fā)揮了重要影響,還經(jīng)歷了兩次“復興”,然而由于某些成見(jiàn)和偏見(jiàn),導致其在中唐之時(shí)復而不興,有清一代興而不復,始終處于暗昧不彰的狀態(tài)中,巨大的思想寶庫有待發(fā)掘開(kāi)采。這一時(shí)機已經(jīng)到來(lái)!我們今日所言的優(yōu)秀傳統文化復興以及儒學(xué)復興,既不同于百余年前的中西文化之爭,也不同于千余年前的荀孟學(xué)派之爭,而是站在現代的立場(chǎng)對民族文化遺產(chǎn)的省察與重估,這是我們的前提和出發(fā)點(diǎn),因此毫無(wú)必要困守于古人的成見(jiàn),甚至必須打破這種牢籠,才能將被淹沒(méi)于歷史流沙中的思想菁華與精神活力釋放出來(lái)。荀學(xué)堪稱(chēng)其中最大的樣本?;蛟S我們可以這樣說(shuō),沿著(zhù)宋明理學(xué)“接著(zhù)講”的孔孟之道,即便有所成就,也不免重疊復沓、缺乏新意,而荀學(xué)則更像一片新墾地,豐厚肥沃,有待來(lái)者開(kāi)掘播種。學(xué)術(shù)研究追求的價(jià)值在于創(chuàng )新,而創(chuàng )新的基礎在于研究領(lǐng)域的可開(kāi)發(fā)度,荀學(xué)無(wú)疑提供了這樣一種資源,著(zhù)實(shí)大有可為。
                                                                                                       其三,文化復興與文化自信是互為表里、兩相對應的概念,優(yōu)秀傳統文化在當下重現其價(jià)值,發(fā)揮影響,必然帶動(dòng)國人對自身文化的認同感和自信心,而作為在歷史上發(fā)揮重要作用的荀學(xué)之復興,也必然促進(jìn)整個(gè)民族的文化自信。中國歷史源遠流長(cháng),儒學(xué)的影響也不絕如縷,然而歷史發(fā)展有曲折,儒學(xué)影響的方式也各有不同??涤袨檎J為:“唐以前尊荀,唐以后尊孟。”34正如前述,荀學(xué)發(fā)揮其影響,在歷史上是秦漢隋唐,以孟學(xué)為奠基的理學(xué),發(fā)揮其影響則在宋元明清,兩相比較,后者與漢唐氣象難以相比,漢唐是中國歷史上文明發(fā)達、文化輸出,以及文化自信最為恢弘的時(shí)代。尊荀,也必然是對漢唐盛世文化的推崇,是對宋明以來(lái)文化的重審。在當前倡導文化復興與文化自信的風(fēng)氣下,如何選擇,如何判別,何去何從,孰優(yōu)孰劣,也須得經(jīng)過(guò)一番分析和討論,但是,筆者以為,荀學(xué)是自然要列入席中、要在場(chǎng)的。
                                                                                                       綜上而言,荀學(xué)的復興在當下傳統文化復興熱潮中顯示出極為重要的價(jià)值。它不僅因為具備儒學(xué)開(kāi)放性、創(chuàng )新性和務(wù)實(shí)性而更合乎現代意義上的文化精神追求,而且因為長(cháng)期埋沒(méi)于歷史偏見(jiàn)、亟待重新發(fā)掘,而具有矯枉糾偏、正本清源的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價(jià)值,還因為其所代表的盛世文化象征,而更具思想魅力,引發(fā)文化自信心和自豪感。新一輪展開(kāi)的荀學(xué)復興,自不必猶抱琵琶半遮面,而是真正向著(zhù)現代世界敞開(kāi)其價(jià)值內涵,在優(yōu)秀傳統文化整體復興的思想場(chǎng)域中占有一席之地,并且在“兩創(chuàng )”方針的指引下,拂去兩千年之蒙塵,煥發(fā)古代智慧之光,重現中華民族盛世氣象。
                                                                                                     
                                                                                                    四、荀學(xué)復興的現狀與“兩創(chuàng )”的可能性
                                                                                                       正如開(kāi)篇所言,當下的荀學(xué)復興不是一種有意為之的行為,而是在具備了上述內在與外在、歷史與現實(shí)的種種條件和因素的前提下,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種現象,并且作為當下傳統學(xué)術(shù)的研究熱點(diǎn)和生長(cháng)點(diǎn),荀學(xué)復興正處在方興未艾、大有可為的進(jìn)行時(shí)態(tài)中。處于其間,我們雖然尚不能概括其全貌與全程,但是就其行進(jìn)至此而表露出的某些特點(diǎn),倒可以做一番描述。
                                                                                                       其一,從人性論到政治哲學(xué)。宋儒揚孟抑荀,最關(guān)鍵之處就是指斥荀子的“性惡論”,因之不合乎他們尊崇的孟學(xué)“性善論”,就被貶為“大本不立”,陷荀學(xué)為異端。清代雖有相當一批儒者褒揚荀學(xué),意欲翻案,但就因為這“大本”的問(wèn)題始終解釋不清,最終也只落得草草收場(chǎng),孟學(xué)—宋明理學(xué)—現代新儒家一脈相承,仍占據著(zhù)傳統儒學(xué)主陣地。因此,要想重振荀學(xué),要想為清代荀學(xué)復興運動(dòng)續脈,必須在人性論這個(gè)問(wèn)題上有所突破。而這個(gè)突破性事件恰恰發(fā)生在21世紀的初期。代表性的成績(jì)有:周熾成等人借鑒日本學(xué)者兒玉六郎所提“性樸論”的思路,否定了長(cháng)久以來(lái)單一“性惡論”的觀(guān)點(diǎn);路德斌則從分析“偽”這個(gè)概念出發(fā),澄清了楊倞注的誤解,糾正了歷來(lái)“以孟解荀”的偏見(jiàn)。荀子人性論問(wèn)題就此引發(fā)諸多學(xué)者的關(guān)注與參與,或各抒己見(jiàn),或各執一詞,雖然至今爭論未見(jiàn)平息,但是今人對荀學(xué)的看法已然超越了古人,“大本”初立,風(fēng)氣一新。隨之而來(lái),或者說(shuō)并行不悖地,荀子的政治哲學(xué)思想也受到重視,并加以重新闡釋?zhuān)趾晷堑南嚓P(guān)研究即具有代表性35。一時(shí)之間,荀學(xué)升溫,炙手可熱,遂成為不可逆轉之勢,一場(chǎng)荀學(xué)復興運動(dòng)遽爾產(chǎn)生。
                                                                                                       其二,以“新荀學(xué)”比“新孟學(xué)”。“新孟學(xué)”可以代指宋明理學(xué)以及“接著(zhù)講”的現代新儒家,孟子的心性之學(xué)是其理論的基石,其思想進(jìn)路是一脈相承的,其中也包括對荀學(xué)的態(tài)度。但是或因時(shí)代變遷,思想開(kāi)放,更或由于荀學(xué)自身的魅力,在相同的土壤中也萌生出“新荀學(xué)”的新芽。作為當代“新荀學(xué)”首倡者的臺灣學(xué)者劉又銘,在詳細周慮地分析了荀學(xué)之優(yōu)長(cháng)后,“呼吁所有覺(jué)醒了、自知自信了的荀學(xué)自我人格,一起來(lái)為一個(gè)真實(shí)有力、開(kāi)闊厚實(shí)、復蘇與再生了的荀學(xué)而努力!當代新荀學(xué)是真正屬于當代的,是屬于整個(gè)社會(huì )與全體大眾的,而不是只屬于精英階層的少數儒者的,它就是當代新儒家荀學(xué)派的當代新荀學(xué)”36!當代新荀學(xué)的提出,是對當代新儒家現代性困境的一種積極并可能富有成效的解決方案,而在大陸荀學(xué)漸趨升溫的情形下,這一觀(guān)念很快受到大陸儒家學(xué)者的關(guān)注與歡迎。以荀學(xué)駁孟學(xué),把蒙塵千載的荀學(xué)重新拉回思想的競技場(chǎng),以當代新荀學(xué)的旗幟來(lái)呼吁更多學(xué)者乃至大眾的關(guān)注,繼續推動(dòng)荀學(xué)復興,乃是儒學(xué)傳統文化實(shí)現“兩創(chuàng )”的極佳之路。
                                                                                                       其三,兼“民族化”與“國際化”。隨著(zhù)我國改革開(kāi)放的日益深化,儒家文明與世界文明的對話(huà)也日趨熱烈,荀學(xué)的復興一方面固然是對本民族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繼承,另一方面也是在文明對話(huà)中注入活力煥發(fā)新生。從國際化的角度看,荀學(xué)早在上個(gè)世紀就被西方世界所認知,受到極大關(guān)注并引發(fā)研究熱情。從早期的德效騫到后來(lái)波士頓儒家,都將荀學(xué)作為研究的重點(diǎn),時(shí)至今日而不衰,其熱度遠遠則超過(guò)了孟學(xué)。從荀學(xué)復興的角度看,這種事情的發(fā)生或許是一種良好的刺激,建立在文明互鑒和文化對話(huà)的基礎上,荀學(xué)顯然具有更大的潛力和更多的可能性。
                                                                                                     
                                                                                                    注釋?zhuān)?/strong>
                                                                                                    1.路德斌:《荀子與儒家哲學(xué)》,濟南:齊魯書(shū)社,2010年版,第10頁(yè)。
                                                                                                    2.(唐)韓愈:《讀荀子》,載劉真倫,岳珍:《韓愈文集匯校箋注》,北京:中華書(shū)局,2010年版,第112頁(yè)。
                                                                                                    3.張明:《楊倞〈荀子注〉之得失及其思想史影響》,《東岳論叢》,2018年第7期。
                                                                                                    4.王天海:《荀子校釋·前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第2頁(yè)。
                                                                                                    5.(清)永瑢等:《四庫全書(shū)總目》(第91卷,子部,儒家類(lèi)一),北京:中華書(shū)局,1965年版,第770頁(yè)。
                                                                                                    6.(唐)楊倞:《荀子序》,見(jiàn)王先謙撰,沈嘯寰、王星賢點(diǎn)校:《荀子集解》,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8年版,第51頁(yè)。
                                                                                                    7.梁玉繩:《史記志疑》,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1年版,第1481頁(yè)。梁書(shū)在此句后特意注明“見(jiàn)《進(jìn)學(xué)解》”。韓愈《進(jìn)學(xué)解》云:“昔者孟軻好辯,孔道以明,轍環(huán)天下,卒老于行。荀卿守正,大論是弘,逃讒于楚,廢死蘭陵。是二儒者,吐辭為經(jīng),舉足為法,絕類(lèi)離倫,優(yōu)入圣域,其遇于世何如也?”(劉真倫,岳珍:《韓愈文集匯校箋注》,第148頁(yè))說(shuō)明韓愈對荀、孟的評價(jià)還有另一面??蓞⒖甲疚摹墩擁n愈的荀學(xué)觀(guān)》,《學(xué)習與探索》,2016年第11期。
                                                                                                    8.周熾成:《從先荀后孟之說(shuō)看漢唐荀孟關(guān)系以及荀子在儒學(xué)中的地位》,《社會(huì )科學(xué)》,2017年第5期。
                                                                                                    9.路德斌:《一言之誤讀與荀學(xué)千年之命運——論宋儒對荀子“性惡”說(shuō)的誤讀》,《河北學(xué)刊》,2012年第5期。
                                                                                                    10.荀子被罷祀孔廟發(fā)生在明嘉靖九年(1530年)?!睹魇?middot;志第二十六》記載:“嘉靖九年,……于是禮部會(huì )諸臣議:‘……至從祀之賢,不可不考其得失。……公伯寮、秦冉、顏何、荀況、戴圣、劉向、賈逵、馬融、何休、王肅、王弼、杜預、吳澄罷祀。……’命悉如議行。”見(jiàn)(清)張廷玉等:《明史》,北京:中華書(shū)局校點(diǎn)本,1974年版,第1298-1300頁(yè)。
                                                                                                    11.章太炎:《后圣》,《章太炎全集·太炎文錄補編》(上),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36頁(yè);原刊《實(shí)學(xué)報》(第二冊),1897年9月7日出版。
                                                                                                    12.路德斌:《荀子:“心偽”與“大本”——從清儒荀學(xué)研究的不足看當下荀學(xué)復興所要解決的一個(gè)根本問(wèn)題》,《邯鄲學(xué)院學(xué)報》,2017年第3期。
                                                                                                    13.馮氏云:“我們現在所講之系統,大體上是承接宋明道學(xué)中之理學(xué)一派。……我們說(shuō)‘承接’,因為我們是‘接著(zhù)’宋明以來(lái)底理學(xué)講底,而不是‘照著(zhù)’宋明以來(lái)底理學(xué)講底。”見(jiàn)氏著(zhù)《貞元六書(shū)(上)·新理學(xué)》,北京:中華書(shū)局,2014年版,第11頁(yè)。
                                                                                                    14.牟宗三:《名家與荀子》,長(cháng)春:吉林出版集團有限公司,2010年版,第132頁(yè)。
                                                                                                    15.(宋)程頤:《二程集·河南程氏遺書(shū)》卷第十九,北京:中華書(shū)局,2004年版,第262頁(yè)。
                                                                                                    16.(宋)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一三七,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6年版,第3254頁(yè)。
                                                                                                    17.(明)胡居仁:《居業(yè)錄·心性第一》,《胡居仁文集》,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19頁(yè)。
                                                                                                    18.(漢)司馬遷:《史記·孟軻荀卿列傳》,北京:中華書(shū)局校點(diǎn)修訂本,2013年版,第2852頁(yè)。
                                                                                                    19.(漢)趙岐《孟子題辭》:“漢興,除秦虐禁,開(kāi)延道德,孝文皇帝欲廣游學(xué)之路,《論語(yǔ)》《孝經(jīng)》《孟子》《爾雅》皆置博士。后罷傳記博士,獨立《五經(jīng)》而已。”意即除《五經(jīng)》外,《論語(yǔ)》諸書(shū)被視為“傳”,所立學(xué)官為“傳記博士”,至武帝時(shí)皆罷黜。(清)焦循:《孟子正義》,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7年版,第17頁(yè)。
                                                                                                    20.(宋)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一三七,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6年版,第3255頁(yè)。
                                                                                                    21.孔子稱(chēng)管仲為“仁人”,《論語(yǔ)·憲問(wèn)》:“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管仲九合諸侯,不以兵車(chē),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稱(chēng)子產(chǎn)為“惠人”,《論語(yǔ)·公冶長(cháng)》:“子謂子產(chǎn):‘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22.《孟子·滕文公下》:“楊氏為我,是無(wú)君也;墨氏兼愛(ài),是無(wú)父也。無(wú)父無(wú)君是禽獸也。”
                                                                                                    23.《韓非子·五蠹》:“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較為明確反儒。
                                                                                                    24.張明:《荀子與韓非及法家關(guān)系諸問(wèn)題:一種觀(guān)念史的視角》,《山東社會(huì )科學(xué)》,2020年第9期。
                                                                                                    25.(漢)班固:《漢書(shū)·元帝紀》,(清)王先謙:《漢書(shū)補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版,第387頁(yè)。
                                                                                                    26.錢(qián)穆:《中國學(xué)術(shù)思想史論叢五·周程朱子學(xué)脈論》,北京:九州出版社,2011年版,第319頁(yè)。
                                                                                                    27.(唐)韓愈:《與孟簡(jiǎn)尚書(shū)書(shū)》,劉真倫,岳珍:《韓愈文集匯校箋注》,北京:中華書(shū)局,2010年版,第888頁(yè)。
                                                                                                    28.《孟子·盡心下》曰:“由堯舜至于湯,五百有余歲;若禹、皋陶,則見(jiàn)而知之;若湯,則聞而知之。由湯至于文王,五百有余歲,若伊尹、萊朱,則見(jiàn)而知之;若文王,則聞而知之。由文王至于孔子,五百有余歲,若太公望、散宜生,則見(jiàn)而知之;若孔子,則聞而知之。由孔子而來(lái)至于今,百有余歲,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遠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無(wú)有乎爾,則亦有乎爾。”
                                                                                                    29.(唐)韓愈:《原道》,劉真倫,岳珍:《韓愈文集匯校箋注》,北京:中華書(shū)局,2010年版,第4頁(yè)。
                                                                                                    30.臺灣學(xué)者劉又銘稱(chēng)韓愈等為“孟皮荀骨”,角度不同,大意相仿。見(jiàn)劉又銘:《一個(gè)當代的、大眾的儒學(xué)——當代新荀學(xué)論綱》,北京:中國人民大學(xué)出版社,2019年版,第33頁(yè)。
                                                                                                    31.參見(jiàn)拙文《荀學(xué)歷史與荀學(xué)復興》,《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2018年12月11日第2版。
                                                                                                    32.《習近平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年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暨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第五屆會(huì )員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新華網(wǎng),2014年9月24日。
                                                                                                    33.王學(xué)典:《全黨工作重心的第四次轉移與文化自信的提出》,《濟南大學(xué)學(xué)報》(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22年第1期。
                                                                                                    34.康有為:《萬(wàn)木草堂口說(shuō)》,康有為著(zhù),樓宇烈整理:《康有為學(xué)術(shù)著(zhù)作選·長(cháng)興學(xué)記桂學(xué)答問(wèn)萬(wàn)木草堂口說(shuō)》,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8年版,第195頁(yè)。
                                                                                                    35.限于本文主旨與篇幅,僅只選取在這場(chǎng)荀學(xué)復興運動(dòng)中著(zhù)手早、代表性強的學(xué)者舉例。
                                                                                                    36.劉又銘:《一個(gè)當代的、大眾的儒學(xué)——當代新荀學(xué)論綱》,第65頁(yè)。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