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明清
                                                                                                    論黃宗羲經(jīng)濟思想的創(chuàng )見(jiàn)*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1-18 16:22:39    作者:孫寶山    來(lái)源:《孔子研究》2022年第6期

                                                                                                        摘要:黃宗羲是明末清初經(jīng)世學(xué)最具代表性人物,以往學(xué)界對其政治思想探討較多,但其經(jīng)濟思想和政治思想一樣具有創(chuàng )造性。他提出田地分配兼顧平均性與差別性,貨幣保持流動(dòng)性以促進(jìn)流通,賦稅征收實(shí)行低稅率和差異性,在許多方面都對傳統經(jīng)濟思想有所突破,具有了現代經(jīng)濟思想因素。黃宗羲的思想在中國的現代變革中產(chǎn)生了很大影響,為中國從傳統向現代的轉換提供了助力,這并非是有意夸大和過(guò)度發(fā)揮,而是其內含的理論因素使然。
                                                                                                        關(guān)鍵詞:黃宗羲  經(jīng)濟  田地  貨幣  賦稅
                                                                                                        作者簡(jiǎn)介:孫寶山,中央民族大學(xué)哲學(xué)與宗教學(xué)學(xué)院教授,主要從事儒學(xué)研究。
                                                                                                     
                                                                                                          明代末期,社會(huì )矛盾不斷積累,內憂(yōu)外患日益加劇,整個(gè)國家面臨著(zhù)巨大的生存危機。面對危機四伏的現狀,一些有志之士轉而致力于政治、民生、軍事等與國家治理直接相關(guān)問(wèn)題的研究,他們迫切希望通過(guò)對這些問(wèn)題的研究找到挽救國家危亡的切實(shí)可行的辦法,于是經(jīng)世學(xué)迅速興起并取代了心性學(xué)成為時(shí)代的風(fēng)尚。經(jīng)世學(xué)直接面對現實(shí)問(wèn)題,通過(guò)借鑒歷史而尋找解決的方案,內容遍及政治、經(jīng)濟、法律、軍事、民生、教育、歷法等各個(gè)層面。經(jīng)世學(xué)從明末開(kāi)始,一直延續至清初,黃宗羲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读魰?shū)》和《明夷待訪(fǎng)錄》是其經(jīng)世學(xué)的兩部代表作,涵蓋政治、經(jīng)濟、法律、軍事、民生、教育、官制、取士等各個(gè)方面。以往學(xué)界對其中的政治思想探討較多,但其政治思想與經(jīng)濟思想是聯(lián)系在一起的,經(jīng)濟思想同樣不可忽視,本文結合政治思想對其經(jīng)濟思想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研究。
                                                                                                     
                                                                                                    一、田地分配兼顧平均性與差別性
                                                                                                     
                                                                                                        孟子基于“民之為道也,有恒產(chǎn)者有恒心,無(wú)恒產(chǎn)者無(wú)恒心”(《孟子·滕文公上》)這一認識,提出了“夫仁政必自經(jīng)界始”“經(jīng)界既正,分田制祿可坐而定也”(《孟子·滕文公上》)的政治主張。一般民眾的處世原則是擁有固定的產(chǎn)業(yè)才能保持住固有的善性,如果沒(méi)有固定的產(chǎn)業(yè)也就不能保持住固有的善性,所以如果要實(shí)行仁政的話(huà),首先應該改變田地之間的界限進(jìn)行田地改革,具體的方案是實(shí)行井田制:“方里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后敢治私事。”(《孟子·滕文公上》)也就是說(shuō),把每平方里之內的九百畝田地安照井字形劃分成九塊,中間的一塊歸官家公有,其余的八塊歸八戶(hù)人家私有,八戶(hù)人家一同耕種官家公田,然后再耕種自己的私田,這樣公田的出產(chǎn)歸官家所有,私田的出產(chǎn)歸私家所有,民眾就不用再繳納賦稅了。
                                                                                                        孟子之后,“井田制”成為歷代儒家學(xué)者討論的話(huà)題,形成了“井田不可復”和“井田必可復”兩種意見(jiàn)。黃宗羲對此進(jìn)行了總結,認為前代學(xué)者關(guān)于“井田制”的討論都存在一定的問(wèn)題,基本上沒(méi)落到實(shí)處:
                                                                                                        后儒言井田必不可復者,莫詳于蘇洵;言井田必可復者,莫切于胡翰、方孝孺。洵以川路、澮道、洫涂、溝畛、遂徑之制,非窮數百年之力不可。夫誠授民以田,有道路可通,有水利可修,亦何必拘泥其制度疆界之末乎!凡蘇洵之所憂(yōu)者,皆非為井田者之所急也。胡翰、方孝孺但言其可復,其所以復之之法亦不能詳。1
                                                                                                        蘇洵等拘泥于川路、澮道、洫涂、溝畛、遂徑等細枝末節斷言“井田必不可復”,但這些并不是恢復“井田制”要迫切考慮的問(wèn)題,胡翰、方孝孺等雖力主“井田必可復”,但又未能提出具體可行的恢復辦法。在黃宗羲看來(lái),“井田制”的關(guān)鍵就是“授民以田”,只要有可以通行的道路、能夠興修的水利就可以了,其他的細枝末節可以不必拘泥?;诖朔N考慮,他以明代的“屯田制”為依據推斷“井田制”必定可以恢復:
                                                                                                        每軍撥田五十畝,古之百畝也,非即周時(shí)一夫授田百畝乎?五十畝科正糧十二石,聽(tīng)本軍支用,余糧十二石,給本衛官軍俸糧,是實(shí)征十二石也。每畝二斗四升,亦即周之鄉遂用貢法也。天下屯田見(jiàn)額六十四萬(wàn)四千二百四十三頃,以萬(wàn)歷六年實(shí)在田土七百一萬(wàn)三千九百七十六頃二十八畝律之,屯田居其十分之一也,授田之法未行者,特九分耳。由一以推之九,似亦未為難行。況田有官民,官田者,非民所得而自有者也。州縣之內,官田又居其十分之三。……故吾于屯田之行,而知井田之必可復也。2
                                                                                                        明代的五十畝相當于周代的一百畝,每個(gè)衛所的軍戶(hù)由朝廷撥田五十畝就相當于周代一戶(hù)授田一百畝,在明神宗萬(wàn)歷年間,屯田已占國家全部田地的十分之一,而且各州縣還擁有官田,官田又占全部田地的十分之三,他由此推斷“井田制”必定可以恢復。以明代的“屯田制”為參照,他提出了恢復“井田制”的構想:
                                                                                                        以實(shí)在田土均之,人戶(hù)一千六十二萬(wàn)一千四百三十六,每戶(hù)授田五十畝,尚余田一萬(wàn)七千三十二萬(wàn)五千八百二十八畝,以聽(tīng)富民之所占,則天下之田自無(wú)不足,又何必限田、均田之紛紛,而徒為困苦富民之事乎?3
                                                                                                        他拋開(kāi)了諸如田地的整齊劃一、溝渠灌溉等技術(shù)性問(wèn)題,主張根據“井田制”的平均原則每戶(hù)授田五十畝即周代的一百畝,但又反對絕對的平均,主張授田之后的余田任由富民占有,不要橫加限制而使其蒙受困苦。這種田地分配主張兼顧了平均性與差別性的原則,既使貧民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又讓富民的財產(chǎn)經(jīng)營(yíng)免受侵害,從而為社會(huì )的多層次發(fā)展留出了空間。
                                                                                                        關(guān)于國家授田的來(lái)源,黃宗羲認為應該是其所擁有的“屯田”和“官田”,這樣平均授田才具有正當性,他堅決反對為實(shí)現平均授田的目的而對民眾自有田地進(jìn)行侵奪的行為:
                                                                                                        自井田之廢,董仲舒有“限民名田”之議,師丹、孔光因之,令民名田無(wú)過(guò)三十頃,期盡三年而犯者沒(méi)入之。其意雖善,然古之圣君,方授田以養民,今民所自有之田,乃復以法奪之,授田之政未成而奪田之事先見(jiàn),所謂行一不義而不可為也。4
                                                                                                        董仲舒針對漢代中期以后田地兼并嚴重、貧富差距懸殊的狀況,提出了“限民名田”的建議:“古井田法雖難卒行,宜少近古,限民名田,以澹不足,塞并兼之路。”5所謂“限民名田”就是限制私人占有田地的數量,到了漢代末期,師丹、孔光接受了這一提議,并強令富民占有田地不得超過(guò)三十頃,如果不加處理三年之后予以沒(méi)收。黃宗羲認為這種“限田”主張用意雖好,但有違“井田養民”的原則,對民眾自有田地公然進(jìn)行侵奪勢必造成還未授田而先行奪田的狀況,即便是為了照顧多數人的利益而侵犯少數人的利益也是不正當的。從這里可以看出,他是反對為了平均性而犧牲差別性的,政府可以對國家所擁有的公共財產(chǎn)進(jìn)行平均分配,但不能將民眾的私有財產(chǎn)拿來(lái)進(jìn)行平均分配,雖然這樣做目的是好的,但方式是不正當的,正如孟子所言:“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為也。”(《孟子·公孫丑上》)黃宗羲的家境并不富裕,所擁有的田地等財產(chǎn)也有限,維持日常的生活都很緊張,甚至還要外出到友人私塾教書(shū)補貼家用,他的上述主張是出于公心,而非私意。在他的觀(guān)念中,已經(jīng)有了明確的公共利益與私人利益的區分,對君主假借公共利益侵犯民眾的私人利益,即“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6,他是堅決反對的,認為這違反了建立國家、設立君主的初始目的。君主假借公共利益侵犯民眾的私人利益就會(huì )異變?yōu)槲<皣业囊淮蟮満?,如果是這樣的話(huà),那么還不如回到?jīng)]有君主、人們各自管理自身事務(wù)、各自滿(mǎn)足自身需求的原初社會(huì ),他說(shuō):“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無(wú)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7
                                                                                                        關(guān)于田地的具體分配方案,他特別注重差別性,主張重新丈量田地按照肥瘠分等授田,反對不分等第統一征稅:
                                                                                                        《周禮》大司徒,不易之地家百畝,一易之地家二百畝,再易之地家三百畝,是九則定賦之外,先王又細為之等第也。今民間田土之價(jià),懸殊不啻二十倍,而有司之征收,畫(huà)以一則,至使不毛之地歲抱空租,亦有歲歲耕種,而所出之息不償牛種。小民但知其為瘠土,向若如古法休一歲、二歲,未始非沃土矣。官府之催科不暇,雖欲易之,惡得而易之?何怪夫土力之日竭乎?吾見(jiàn)有百畝之田而不足當數十畝之用者,是不易之為害也。
                                                                                                        今丈量天下田土,其上者依方田之法,二百四十步為一畝,中者以四百八十步為一畝,下者以七百二十步為一畝,再酌之于三百六十步、六百步為畝,分之五等。魚(yú)鱗冊字號,一號以一畝準之,不得贅以奇零。如數畝而同一區者不妨數號,一畝而分數區者不妨一號。使田土之等第,不在稅額之重輕,而在丈量之廣狹,則不齊者從而齊矣。是故田之中、下者,得更番而作,以收上田之利。8
                                                                                                        田地等第不同,產(chǎn)出差別很大,如果不加區分統一征稅,就無(wú)法進(jìn)行休耕,會(huì )使地力枯竭,他借鑒《周禮》的“分等授田法”和王安石的“方田法”,主張根據肥瘠將田地劃分為五個(gè)等第,授田的面積隨等第的遞減而遞增,這樣可以使中、低等田輪番休耕,使其產(chǎn)出可以與上等田相當。通過(guò)這種差別性授田,可以使民眾真正實(shí)現田地的平均分配,從而避免不分等第統一征稅的“暴稅”弊害。
                                                                                                     
                                                                                                    二、貨幣保持流動(dòng)性以促進(jìn)流通
                                                                                                     
                                                                                                        在貨幣制度方面,明代實(shí)行單一的“銀本位制”,但是銀的來(lái)源并不充裕,甚至在流通中有去無(wú)回,最終導致流動(dòng)性枯竭,造成了嚴重的通貨緊縮,給國計民生帶來(lái)了巨大的災難。鑒于這一慘痛的歷史教訓,黃宗羲提出將來(lái)國家重建時(shí)要想實(shí)現安定富足一定要廢除“金銀本位制”:
                                                                                                        后之圣王而欲天下安富,其必廢金銀乎?
                                                                                                        明初亦嘗禁金銀交易,而許以金銀易鈔于官,則是罔民而收其利也,其誰(shuí)信之?故至今日而賦稅市易銀乃單行,以為天下之大害。蓋銀與鈔為表里,銀之力絀,鈔以舒之,故元之稅糧折鈔而不折銀。今鈔既不行,錢(qián)僅為小市之用,不入貢賦,使百務(wù)并于一途,則銀力竭。元又立提舉司,置淘金戶(hù),開(kāi)設金銀場(chǎng),各路聽(tīng)民煽煉,則金銀之出于民間者尚多。今礦所封閉,間一開(kāi)采,又使宮奴主之,以入大內,與民間無(wú)與,則銀力竭。二百余年,天下金銀綱運至于燕京,如水赴壑。承平之時(shí),猶有商賈官吏返其十分之二三。多故以來(lái),在燕京者既盡泄之邊外,而富商、大賈、達官猾吏,自北而南,又能以其資力盡斂天下之金銀而去,此其理尚有往而復返者乎?
                                                                                                        夫銀力已竭,而賦稅如故也,市易如故也?;驶是筱y,將于何所?故田土之價(jià),不當異時(shí)之什一,豈其壤瘠與?曰:否。不能為賦稅也。百貨之價(jià),亦不當異時(shí)之什一,豈其物阜與?曰:否。市易無(wú)資也。當今之世,宛轉湯火之民,即時(shí)和年豐無(wú)益也,即勸農沛澤無(wú)益也,吾以為非廢金銀不可。9
                                                                                                        明代初期曾經(jīng)嘗試禁止金銀交易,實(shí)行紙幣制度,但這種制度并沒(méi)有把金銀作為“準備金”而限量發(fā)行,只允許民眾到官府中將金銀兌換成紙幣,而不能將紙幣再兌換成金銀,這無(wú)疑是欺罔民眾而掠奪其財富的行為,這種缺乏信用基礎的紙幣制度最終失敗,使得銀成為單一的貨幣而流通,經(jīng)濟活動(dòng)大多是通過(guò)銀來(lái)結算,賦稅也需要繳納白銀,銅錢(qián)只用于小的商品交易結算。盡管社會(huì )各行各業(yè)都需要銀,但銀的來(lái)源又非常有限,朝廷封閉礦場(chǎng)壟斷銀礦開(kāi)采,即便間或進(jìn)行開(kāi)采,也是讓宮廷太監把持,所得之銀運入宮中,不進(jìn)入民間進(jìn)行流通,后又因遼東戰事而流于關(guān)外,再加上富商巨賈、大小官員極力聚斂,結果導致白銀短缺而流動(dòng)性枯竭,田地貨物價(jià)格跌去九成多,嚴重的通貨緊縮使國家經(jīng)濟陷于崩潰,使民眾生活難以為繼。通過(guò)對明代貨幣制度的歷史進(jìn)行反思,黃宗羲認識到實(shí)行單一的“銀本位制”會(huì )給國家經(jīng)濟和民眾生活帶來(lái)巨大危害,所以強烈主張廢除“金銀本位制”。
                                                                                                        當然,他所說(shuō)的廢除“金銀本位制”并不是要放棄貨幣經(jīng)濟,退回到“以物易物”的自然經(jīng)濟時(shí)代,而是要從根本上對貨幣制度進(jìn)行改革,實(shí)行“錢(qián)鈔混用制”即銅錢(qián)與紙幣混合使用的貨幣制度:
                                                                                                        誠廢金銀,使貨物之衡盡歸于錢(qián)。京省各設專(zhuān)官鼓鑄,有銅之山官為開(kāi)采,民間之器皿、寺觀(guān)之像設悉行燒毀入局。千錢(qián)以重六斤四兩為率,每錢(qián)重一錢(qián),制作精工,樣式畫(huà)一,亦不必冠以年號。除田土賦粟帛外,凡鹽酒征榷,一切以錢(qián)為稅。如此而患不行,吾不信也。
                                                                                                        按鈔起于唐之飛錢(qián),猶今民間之會(huì )票也,至宋而始官制行之。然宋之所以得行者,每造一界,備本錢(qián)三十六萬(wàn)緡,而又佐之以鹽酒等項。蓋民間欲得鈔,則以錢(qián)入庫;欲得錢(qián),則以鈔入庫;欲得鹽酒,則以鈔入諸務(wù)。故鈔之在手,與見(jiàn)錢(qián)無(wú)異。其必限之以界者,一則官之本錢(qián),當使與所造之鈔相準,非界則增造無(wú)藝;一則每界造鈔若干,下界收鈔若干,詐偽易辨,非界則收造無(wú)數。宋之稱(chēng)提鈔法如此。即元之所以得行者,隨路設立官庫,貿易金銀,平準鈔法。有明寶鈔庫,不過(guò)倒收舊鈔,凡稱(chēng)提之法俱置不講,何怪乎其終不行也?……然誠使停積錢(qián)緡,五年為界,斂舊鈔而焚之,官民使用,在關(guān)即以之抵商稅,在場(chǎng)即以之易鹽引,亦何患其不行?且誠廢金銀,則谷帛錢(qián)緡不便行遠,而囊括尺寸之鈔隨地可以變易,在仕宦商賈又不得不行。10
                                                                                                        他主張廢除金銀,代之以銅錢(qián)進(jìn)行交易結算,官府壟斷銅礦開(kāi)采,統一設計鑄造銅錢(qián),除了對田地征收粟帛等“實(shí)物稅”外,對包括鹽酒等官府專(zhuān)賣(mài)商品在內的所有商品都實(shí)行以銅錢(qián)結算的“貨幣稅”。當然,他也知道大量使用銅錢(qián)進(jìn)行交易結算會(huì )存在笨重不便攜帶運輸的問(wèn)題,通過(guò)借鑒宋元行鈔的成功經(jīng)驗和反思明代行鈔的失敗教訓,他提出以國庫積蓄的銅錢(qián)作為儲備定期發(fā)行等量的紙幣用于納稅交易結算,每五年回收舊鈔予以焚毀再發(fā)行新鈔,并且讓銅錢(qián)與紙幣可以隨地自由兌換而相互補充。這樣,既可以從根本上解決實(shí)行單一的“銀本位制”所造成的白銀短缺、流動(dòng)枯竭、通貨緊縮、物價(jià)暴跌的危害,也可以避免缺少貨幣儲備、濫發(fā)紙幣所造成的通貨膨脹、物價(jià)暴漲的弊病。不僅如此,他還希望通過(guò)實(shí)行“錢(qián)鈔混用制”使貨幣保持流動(dòng)性以不斷地促進(jìn)全國的商品交易和資金流通,從而給國家和民眾帶來(lái)長(cháng)久的利益,他說(shuō):“錢(qián)幣所以為利也,唯無(wú)一時(shí)之利,而后有久遠之利。以三四錢(qián)之費得十錢(qián)之息,以尺寸之楮當金銀之用,此一時(shí)之利也;使封域之內,常有千萬(wàn)財用流轉無(wú)窮,此久遠之利也。”11
                                                                                                        有的學(xué)者評價(jià)說(shuō):“黃宗羲認為‘銀力已竭’,只是表明他站在地主階級立場(chǎng)上,對用銀持保守的態(tài)度。”“黃宗羲向往的是略有貨幣(錢(qián)幣)流通而以自然經(jīng)濟占主導地位的社會(huì )。他只看到用銀加深了社會(huì )矛盾,幾乎一點(diǎn)也沒(méi)有看到用銀對社會(huì )經(jīng)濟發(fā)展所起的巨大的促進(jìn)作用。廢除金銀的主張不利于商品流通的擴大和商人資本的積累,也不利于資本主義萌芽的發(fā)展,因此是違反時(shí)代發(fā)展的要求的。”12這顯然是對黃宗羲的貨幣制度構想缺乏深入理解而造成的極大誤解,黃宗羲只是主張對田地征收粟帛等“實(shí)物稅”,以去除“所稅非所出之害”13,而對包括鹽酒等官府專(zhuān)賣(mài)商品在內的所有商品都實(shí)行以銅錢(qián)結算的“貨幣稅”,他提出廢除“金銀本位制”并不是要回到“以物易物”的自然經(jīng)濟時(shí)代,而是要實(shí)行靈活寬松、張弛有度的“錢(qián)鈔混用制”,這樣不僅可以從根本上解決由通貨緊縮或膨脹所引發(fā)的物價(jià)暴跌或暴漲的問(wèn)題,而且還可以使貨幣保持流動(dòng)性以促進(jìn)商品交易和資金流通,這將極大地促進(jìn)商品經(jīng)濟走向繁榮,而不是違背時(shí)代的潮流、開(kāi)歷史的倒車(chē)??梢哉f(shuō),黃宗羲的貨幣制度構想極具開(kāi)放性和前瞻性,已遠遠超出了他所處的時(shí)代。
                                                                                                     
                                                                                                    三、賦稅征收實(shí)行低稅率和差異性
                                                                                                     
                                                                                                        關(guān)于田地賦稅的征收,黃宗羲對秦漢以來(lái)各代轉相因循、不斷遞增的狀況進(jìn)行了分析,指出“田賦日增”而導致“民眾日困”:
                                                                                                        古者井田養民,其田皆上之田也。自秦而后,民所自有之田也,上既不能養民,使民自養,又從而賦之,雖三十而稅一,較之于古亦未嘗為輕也。
                                                                                                        至于后世,不能深原其本末,以為什一而稅古之法也。漢之省賦,非通行長(cháng)久之道,必欲合于古法。九州之田,不授于上而賦以什一,則是以上上為則也。以上上為則,而民焉有不困者乎?漢之武帝,度支不足,至于賣(mài)爵、貸假、榷酤、算緡、鹽鐵之事無(wú)所不舉,乃終不敢有加于田賦者,彼東郭咸陽(yáng)、孔僅、桑弘羊計慮猶未熟與?然則什而稅一,名為古法,其不合于古法甚矣。而兵興之世,又不能守其什一者,其賦之于民,不任田而任用,以一時(shí)之用制天下之賦,后王因之。后王既衰,又以其時(shí)之用制天下之賦,而后王又因之。嗚呼!吾見(jiàn)天下之賦日增,而后之為民者日困于前。
                                                                                                        儒者曰:井田不復,仁政不行,天下之民始敝敝矣。孰知魏、晉之民又困于漢、唐,宋之民又困于魏、晉?則天下之害民者,寧獨在井田之不復乎?今天下之財賦出于江南,江南之賦至錢(qián)氏而重,宋未嘗改;至張士誠而又重,有明亦未嘗改。故一畝之賦,自三斗起科至于七斗,七斗之外,尚有官耗私增。計其一歲之獲,不過(guò)一石,盡輸于官,然且不足。乃其所以至此者,因循亂世茍且之術(shù)也。14
                                                                                                        自秦廢除“井田制”之后,民眾都是依靠自有的田地養活自己,與“井田制”的稅率相比,對民眾自有的田地即便是按三十分之一的比率征稅也并不算輕,但后世通常按十分之一的比率征稅,這種稅率已經(jīng)屬于上限了,而戰亂之時(shí)又不能遵守,不根據田地的實(shí)際產(chǎn)出而根據當時(shí)的用度制定征稅額度,各代轉相因循不予更改,致使后代的賦稅比前代不斷增加,后代的民眾比前代更加困苦。
                                                                                                        在此基礎上,他又進(jìn)一步揭示出稅費轉換循環(huán)遞增律,認為正是由于稅費不斷轉換無(wú)窮無(wú)盡地累積遞增,才使民眾的生活越來(lái)越難以為繼:
                                                                                                        何謂積累莫返之害?三代之貢、助、徹,止稅田土而已。魏、晉有戶(hù)、調之名,有田者出租賦,有戶(hù)者出布帛,田之外復有戶(hù)矣。唐初立租、庸、調之法,有田則有租,有戶(hù)則有調,有身則有庸,租出谷,庸出絹,調出繒纊布麻,戶(hù)之外復有丁矣。楊炎變?yōu)閮啥?,人無(wú)丁中,以貧富為差,雖租、庸、調之名渾然不見(jiàn),其實(shí)并庸、調而入于租也。相沿至宋,未嘗減庸、調于租內,而復斂丁身錢(qián)米。后世安之,謂“兩稅,租也;丁身,庸、調也”,豈知其為重出之賦乎?使庸、調之名不去,何至是耶?故楊炎之利于一時(shí)者少,而害于后世者大矣!有明兩稅,丁口而外,有力差,有銀差,蓋十年而一值。嘉靖末行一條鞭法,通府州縣十歲中夏稅、秋糧、存留、起運之額,均徭、里甲、土貢、顧募、加銀之例,一條總征之,使一年而出者分為十年,及至所值之年一如余年,是銀、力二差又并入于兩稅也。未幾而里甲之值年者,雜役仍復紛然。其后又安之,謂“條鞭,兩稅也;雜役,值年之差也”,豈知其為重出之差乎?使銀差、力差之名不去,何至是耶?故條鞭之利于一時(shí)者少,而害于后世者大矣!萬(wàn)歷間,舊餉五百萬(wàn),其末年加新餉九百萬(wàn),崇禎間又增練餉七百三十萬(wàn),倪元璐為戶(hù)部,合三餉為一,是新餉、練餉又并入于兩稅也。至今日以為兩稅固然,豈知其所以亡天下者之在斯乎?使練餉、新餉之名不改,或者顧名而思義,未可知也。此又元璐不學(xué)無(wú)術(shù)之過(guò)也。嗟乎!稅額之積累至此,民之得有其生也亦無(wú)幾矣。15
                                                                                                        他對“三代”以后魏、晉、唐、宋、明各代的賦稅制度沿革進(jìn)行了歷史性的回顧和反思,“三代”只是對田地征收賦稅,魏、晉、唐、宋、明各代對賦稅名目不斷進(jìn)行變換調整,其實(shí)就是把稅外的攤派費用不斷地并入到賦稅當中,舊的攤派費用被并入到賦稅當中之后,又出現新的攤派費用,新的攤派費用被并入到賦稅當中之后,又出現更新的攤派費用,賦稅與費用就是如此轉換周而復始地不斷累積遞增,其結果是越到后世稅額越多,積重難返,民眾的納稅負擔越來(lái)越重難以為生。
                                                                                                        稅費轉換循環(huán)遞增的表現就是“田賦日增,民眾日困”即“積累莫返之害”,為了解決這一歷史性難題,黃宗羲主張賦稅征收實(shí)行低稅率和差異性。在《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一》中,他提出將來(lái)國家重建時(shí)要重新確定稅率,按照三十分之一的下限比率征稅:
                                                                                                        吾意有王者起,必當重定天下之賦。重定天下之賦,必當以下下為則,而后合于古法也。
                                                                                                        或曰:三十而稅一,國用不足矣。夫古者千里之內,天子食之,其收之諸侯之貢者,不能十之一。今郡縣之賦,郡縣食之不能十之一,其解運至于京師者十之九。彼收其十一者尚無(wú)不足,收其十九者而反憂(yōu)之乎?16
                                                                                                        他對三十分之一的稅率將造成國家用度不足的說(shuō)法進(jìn)行了駁斥,古代天子從諸侯那里收到的貢物不過(guò)是方圓千里之地出產(chǎn)的十分之一,現今所有郡縣賦稅的十分之九都要搬運集中到京師,還有什么必要擔心會(huì )用度不足呢?他在《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中對授田和未授田加以區分,主張對授田按照十分之一的比率征稅,對未授田按照二十分之一的比率征稅,通過(guò)恢復到“積累以前”的稅率來(lái)去除稅費轉換循環(huán)遞增給民眾生活帶來(lái)的侵害,他說(shuō):“今欲定稅,須反積累以前而為之制。授田于民,以什一為則;未授之田,以二十一為則。其戶(hù)口則以為出兵養兵之賦,國用自無(wú)不足,又何事于暴稅乎?”17不論是十分之一的賦稅比率,還是二十分之一的賦稅比率,都屬于低稅率,并且根據田地所有性質(zhì)的不同實(shí)行差異性征收?!睹饕拇L(fǎng)錄·田制一》中的稅率是在“井田制”未恢復時(shí)實(shí)行的,在此種情況下,田地都歸民眾自己所有,實(shí)行三十分之一的下限稅率也不比“井田制”的十分之一稅率輕:
                                                                                                        夫三十而稅一,下下之稅也。當三代之盛,賦有九等,不能盡出于下下,漢獨能為三代之所不能為者,豈漢之德過(guò)于三代歟?古者井田養民,其田皆上之田也。自秦而后,民所自有之田也。上既不能養民,使民自養,又從而賦之,雖三十而稅一,較之于古亦未嘗為輕也。18
                                                                                                        《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中的差異性稅率是在“井田制”恢復以后實(shí)行的,在此種情況下,對每戶(hù)授予的一百畝田地實(shí)行十分之一的稅率,對未授予的由富民占有的余田實(shí)行二十分之一的稅率。與“井田制”未恢復時(shí)的三十分之一稅率相比,前者稍輕,后者稍重,總體而言大致相當。根據田地所有性質(zhì)的不同,賦稅實(shí)行差異性征收,一方面可以使民眾的生活得到保障,另一方面又有節制地提高了對富民的征稅比例,在避免了“暴稅”侵害民眾權益的同時(shí),也為富民的進(jìn)一發(fā)展留出了空間。
                                                                                                        在賦稅征收方式方面,黃宗羲對“三代”以后漢、唐、宋、明的變化進(jìn)行了細致的考察,指出明代以“納銀”的“貨幣稅”代替“實(shí)物稅”即“所稅非所出”19給民眾的生活帶來(lái)了巨大的災難:
                                                                                                        古者任土作貢,雖諸侯而不忍強之以其地之所無(wú),況于小民乎?故賦谷米,田之所自出也;賦布帛,丁之所自為也。其有納錢(qián)者,后世隨民所便。布一匹,直錢(qián)一千,輸官聽(tīng)為九百,布直六百,輸官聽(tīng)為五百,比之民間,反從降落。是錢(qián)之在賦,但與布帛通融而已。其田土之賦谷米,漢、唐以前未之有改也。及楊炎以戶(hù)口之賦并歸田土,于是布帛之折于錢(qián)者與谷米相亂,亦遂不知錢(qián)之非田賦矣。宋隆興二年,詔溫、臺、處、徽不通水路,其二稅物帛許依折法以銀折輸。蓋當時(shí)銀價(jià)低下,其許以折物帛者,亦隨民所便也。然按熙寧稅額,兩稅之賦銀者六萬(wàn)一百三十七兩而已,而又谷賤之時(shí)常平就糴,故雖賦銀,亦不至于甚困。有明自漕糧而外,盡數折銀。不特折錢(qián)之布帛為銀,而歷代相仍不折之谷米,亦無(wú)不為銀矣;不特谷米不聽(tīng)上納,即欲以錢(qián)準銀,亦有所不能矣。夫以錢(qián)為賦,陸贄尚曰“所供非所業(yè),所業(yè)非所供”,以為不可,而況以銀為賦乎?天下之銀既竭,兇年田之所出不足以上供,豐年田之所出足以上供,折而為銀則仍不足以上供也,無(wú)乃使民歲歲皆?xún)茨旰??天與民以豐年而上復奪之,是有天下者之以斯民為仇也。20
                                                                                                         “三代”的賦稅征收方式是“任土作貢”21,根據田地的出產(chǎn)征收“實(shí)物稅”,不強迫諸侯及民眾繳納其田地不出產(chǎn)的貢物,漢、唐以前并沒(méi)有很大的改變,雖然也有實(shí)行“納錢(qián)”的“貨幣稅”的,宋代也有實(shí)行“納銀”的“貨幣稅”的,但都是為了方便民眾,并沒(méi)有給民眾的生活帶來(lái)太大的困苦,而明代除了漕糧完全實(shí)行“納銀”的“貨幣稅”,“所稅非所出”,結果由于國家的銀力枯竭而出現通貨緊縮,造成銀價(jià)暴漲而物價(jià)暴跌,民眾即便是在豐收之年將田地的出產(chǎn)兌換成白銀繳納賦稅仍然不足。為了解決“所稅非所出之害”,他提出對不同的群體采取“實(shí)物稅”和“貨幣稅”的差異性方式進(jìn)行征收。“實(shí)物稅”是對擁有田地、從事耕種的群體征收的,他說(shuō):“然則圣王者而有天下,其必任土所宜,出百谷者賦百谷,出桑麻者賦布帛,以至雜物皆賦其所出,斯民庶不至困瘁爾。”22他把《尚書(shū)·禹貢》的“任土作貢”進(jìn)一步發(fā)展為“任土所宜”、“賦其所出”,主張讓民眾根據田地的具體狀況種植適宜作物,根據民眾田地的出產(chǎn)確定征收的實(shí)物,其他各種雜物的征收也是如此,以免給民眾的生活造成侵害、帶來(lái)困苦。“貨幣稅”是對從事工商業(yè)經(jīng)營(yíng)的群體征收的,用銅錢(qián)進(jìn)行繳納,他說(shuō):“除田土賦粟帛外,凡鹽酒征榷,一切以錢(qián)為稅。”23他一方面主張實(shí)行“實(shí)物稅”以確保民眾的生活不受侵害、免遭困苦,另一方面又希望通過(guò)實(shí)行“貨幣稅”來(lái)促進(jìn)商品交易和貨幣流通,從而為民眾帶來(lái)“久遠之利”。24
                                                                                                        從以上所論可以看出,黃宗羲的經(jīng)濟思想和他的政治思想一樣具有創(chuàng )造性,在田地分配、貨幣流通、賦稅征收等許多方面都對傳統經(jīng)濟思想有所突破,具有了現代經(jīng)濟思想的因素。黃宗羲的思想在中國的現代變革中產(chǎn)生了很大影響,為中國從傳統向現代的轉換提供了助力,這并非是有意夸大和過(guò)度發(fā)揮,而是其內含的理論因素使然。

                                                                                                    注釋?zhuān)?/strong>
                                                                                                    *本文為國家社會(huì )科學(xué)基金一般項目“心學(xué)的形成發(fā)展與四書(shū)學(xué)的重構研究”(19BZX065)階段性成果。
                                                                                                    1.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25頁(yè)。
                                                                                                    2.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5—26頁(yè)。
                                                                                                    3.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6頁(yè)。
                                                                                                    4.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4頁(yè)。
                                                                                                    5.《漢書(shū)·食貨志》,《叢書(shū)集成新編》第二六冊,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6年,第507頁(yè)。
                                                                                                    6.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原君》,《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頁(yè)。
                                                                                                    7.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原君》,《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3頁(yè)。
                                                                                                    8.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8—29頁(yè)。
                                                                                                    9.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財計一》,《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36、37—38頁(yè)。
                                                                                                    10.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財計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39—40頁(yè)。
                                                                                                    11.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財計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38頁(yè)。
                                                                                                    12.葉世昌:《關(guān)于黃宗羲的工商皆本論》,《復旦學(xué)報》(社會(huì )科學(xué)版)1983年第5期。
                                                                                                    13.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8頁(yè)。 
                                                                                                    14.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一》,《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3、24頁(yè)。
                                                                                                    15.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6—27頁(yè)。
                                                                                                    16.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一》,《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4頁(yè)。
                                                                                                    17.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7頁(yè)。
                                                                                                    18.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一》,《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3頁(yè)。
                                                                                                    19.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6頁(yè)。 
                                                                                                    20.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8頁(yè)。
                                                                                                    21.《尚書(shū)正義》卷六《禹貢》,《十三經(jīng)注疏》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146頁(yè)。
                                                                                                    22.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田制三》,《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28頁(yè)。
                                                                                                    23.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財計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39頁(yè)。
                                                                                                    24.黃宗羲:《明夷待訪(fǎng)錄·財計二》,《黃宗羲全集》第一冊,第38頁(yè)。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