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明清
                                                                                                    ?宋明理學(xué)工夫論的建構與展開(kāi) ——以對《孟子》“集義”的詮釋為中心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1-11 18:01:55    作者:肖永明 謝川嶺    來(lái)源:

                                                                                                    作者簡(jiǎn)介

                                                                                                    肖永明(1968.4-),湖南武岡人,湖南大學(xué)岳麓書(shū)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宋明理學(xué)研究。謝川嶺(1993.1-),湖南通道人,湖南大學(xué)岳麓書(shū)院博士研究生。

                                                                                                     

                                                                                                    摘要

                                                                                                     

                                                                                                    “集義”這一概念自經(jīng)孟子提出后,便吸引了后世學(xué)者的注意。漢以降至宋初,“集義”只是描述義與氣共同生起的狀態(tài)。但在宋明理學(xué)思潮興起之后,“集義”被解釋為“積義”或“積善”,轉化為一項重要的修養工夫。圍繞著(zhù)“集義”的闡發(fā),宋明理學(xué)工夫體系中的核心議題、話(huà)語(yǔ)如有關(guān)道德心性涵養與道德實(shí)踐活動(dòng)關(guān)系的敬義論,道德認知與道德行為關(guān)系的知行觀(guān),以及注重先驗道德覺(jué)知、本能的工夫論皆得以構建、展開(kāi)??疾?ldquo;集義”之詮釋?zhuān)兄谖覀儚恼w上認識宋明理學(xué)工夫論的建構、分化、趨向,也對我們理解與勾勒近世儒學(xué)史的演進(jìn)、發(fā)展、變遷不無(wú)裨益。

                                                                                                     

                                                                                                    關(guān)鍵詞

                                                                                                    宋明理學(xué)  工夫論  《孟子》  集義

                                                                                                    項目基金

                                                                                                    國家社會(huì )科學(xué)基金重大項目《中國“四書(shū)”學(xué)史》(項目號13&ZD060)

                                                                                                     

                                                                                                    文章來(lái)源

                                                                                                    《中國哲學(xué)史》2022年第六期

                                                                                                     

                                                                                                    正文

                                                                                                    一、引言

                                                                                                     
                                                                                                    在《孟子·公孫丑上》知言養氣章中,孟子認為他的“不動(dòng)心”之道不同于告子等人之處,在于他“知言,善養吾浩然之氣”,而“浩然之氣”,“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wú)是,餒也。是集義所生者,非義襲而取之也”[1]。由此正式點(diǎn)出了“集義”問(wèn)題。以往學(xué)界在探討知言養氣的過(guò)程中,會(huì )順帶分析“集義”,但缺乏對“集義”單獨作系統而深入的梳理。實(shí)際上,“集義”作為知言養氣章中的核心范疇之一,自經(jīng)孟子提出后,后世學(xué)者們便注意到了它的重要性[2],并紛紛立足于自己的思想立場(chǎng)對之進(jìn)行詮釋與發(fā)揮。這使得“集義”的內涵變得越發(fā)豐富,也日益復雜。
                                                                                                    但是,在漢唐以降至宋初,學(xué)者們對“集義”問(wèn)題的關(guān)注度并不高。此期儒學(xué)主要盛行章句訓詁之學(xué),對“集義”之詮釋?zhuān)沧⒅匚谋咀衷~上的訓詁疏解。如東漢趙岐解釋?zhuān)?span style="color: rgb(95, 156, 239); box-sizing: border-box;">“集,雜也。密聲取敵曰襲。言此浩然之氣,與義雜生,從內而出,人生受氣所自有者。”[3]趙岐將“集”解釋為“雜”,“集義”也就主要描述“氣”與“義”夾雜而生,共同生起的狀態(tài)。[4]很明顯,在趙岐看來(lái),“集義”主要作為一描述語(yǔ),本身并沒(méi)有特別的意涵。東漢趙岐之后,有關(guān)《孟子》的注疏多已亡佚,從現存的著(zhù)作看,基本以述趙為主。如唐代陸善經(jīng)說(shuō):“言以道義配之,則充塞無(wú)是餒也。”[5]北宋初題名孫奭的《孟子注疏》說(shuō):“孟子又言是氣也,是與義雜生所自有者也,從內而出,非義之所密取,而在外入者也。”[6]皆沒(méi)有超過(guò)趙岐所詮釋的范圍。
                                                                                                    可見(jiàn),漢唐至宋初的學(xué)者只是將“集義”看作“浩然之氣”與“義”共同生起的描述語(yǔ),“集義”問(wèn)題尚不凸顯,“集義”是否作為一種重要的修養工夫還并不明確。但北宋中葉以后,特別是隨著(zhù)理學(xué)思潮的興起,儒者們對“集義”的關(guān)注度與日俱增。與趙岐對“集義”訓釋不同,宋儒訓“集”為“積”,“集義”變?yōu)?ldquo;積義”或“積善”,如程頤說(shuō)“‘集義’是積義”[7],張載說(shuō)“集義猶言積善也”[8],朱熹說(shuō)“集義,猶言積善”[9],陸九淵說(shuō)“孟子所謂集義者,乃積善耳”[10],張栻說(shuō)“集義者,積眾義也”[11]。如此,集義便從一描述語(yǔ)轉化為一種積極的道德實(shí)踐。隨著(zhù)理學(xué)家的深入詮釋?zhuān)x的工夫內涵與特性亦越來(lái)越豐富與強化,并與道德涵養之敬、道德認知之格物窮理、道德直覺(jué)之本心良知等修養工夫產(chǎn)生了緊密聯(lián)系,從而牽動(dòng)著(zhù)整個(gè)宋明理學(xué)工夫體系的構建、展開(kāi)。對“集義”詮釋的考察,有助于我們從整體上把握宋明理學(xué)工夫論的建構與分化,乃至近世儒家學(xué)術(shù)的承轉、變遷過(guò)程。[12]

                                                                                                     

                                                                                                    二、集義與敬:理學(xué)工夫論中兩個(gè)面向的分立互補與會(huì )通合一

                                                                                                    《周易·文言》中有“敬以直內,義以方外”[13]之語(yǔ),受此影響,宋明理學(xué)家們在闡發(fā)孟子“集義”的過(guò)程中注意將“敬”也納入到詮釋范圍,使二者會(huì )通關(guān)聯(lián)。而這種會(huì )通關(guān)聯(lián),實(shí)則涉及到理學(xué)工夫體系下如何架構道德心性、意識的涵養與道德行為、實(shí)踐的開(kāi)展關(guān)系的重要問(wèn)題。
                                                                                                    從修養工夫上來(lái)說(shuō),作為北宋理學(xué)奠基者的二程都十分重視“敬”。不過(guò),正如蔡元培指出“明道以敬為修為之法,伊川同之”,但程頤“又本《易傳》敬以直內、義以方外之語(yǔ),與敬之外,尤注重集義”[14]。程頤的確非常注重對“集義”的闡發(fā),而且在他的吸納下,“集義”與“敬”一起構成了其整個(gè)修養工夫體系的兩個(gè)重要面向。他說(shuō):
                                                                                                    敬以涵養也。集義,然后為有事也。知敬而不知集義,不幾于兀然無(wú)所為者乎?[15]
                                                                                                    敬只是持己之道,義便知有是有非。順理而行,是為義也。若只守一個(gè)敬,不知集義,卻是都無(wú)事也。且如欲為孝,不成只守著(zhù)一個(gè)孝字?須是知所以為孝之道,所以侍奉當如何,溫凊當如何,然后能盡孝道也。[16]
                                                                                                    如果說(shuō)程頤提出“涵養需用敬”的理論是對《易傳》“敬以直內”的發(fā)揮,那么他對孟子“集義”的推闡則是對《易傳》“義以方外”的接續。“義”按《禮記·中庸》“義者,宜也”[17],是道德行為在具體事物活動(dòng)中合宜如理的展開(kāi),如程頤說(shuō)“在物為理,處物為義”[18]。一方面,義是人接物處事之宜,所以“義”離不開(kāi)人自身,也即孟子所強調的“義內”,朱熹所說(shuō)“義則吾心之能斷制者”[19];另一方面,“義”必然要在處事接物中才能體現出來(lái),脫離具體的實(shí)踐活動(dòng)也就無(wú)所謂義不義了,故有學(xué)者指出“‘集義’并非仁義觀(guān)念的積淀,而是仁義道德踐履的積累”[20]。
                                                                                                    在程頤這里,“集義”正是指向具體人事“順理而行”的實(shí)行踐履,涉及到外在道德行為的如理展開(kāi);“敬”則是涵養人的內在德性,涉及到內在道德精神的修持提高。程頤認為,內在心性的涵養,并不排斥道德行為的展現,相反,一味的“敬”而不知“集義”,就會(huì )陷入“兀然無(wú)所為”,一種枯寂、死靜的精神狀態(tài),這正與佛老之空寂無(wú)為相似[21]。因此,“集義”之實(shí)行踐履對“敬”之內在心性涵養來(lái)說(shuō),有防止落入虛無(wú)、區別異教、補偏救弊的重要作用,凸顯了踐履著(zhù)實(shí)的儒學(xué)本位。當然,程頤這里還提出,“敬”正如在心中“守著(zhù)一個(gè)孝字”,集義便是要“知所以為孝之道,所以侍奉當如何,溫凊當如何”,這其實(shí)又有了程頤為學(xué)工夫“進(jìn)學(xué)則在致知”的意味,后來(lái)朱熹及其后學(xué),便對集義與致知窮理之間的關(guān)系進(jìn)行了深入地辨析。
                                                                                                    總體而言,“敬”是道德精神的持續涵養與提高,“集義”則是道德行為的踐履與累積,二者一同構成了宋明理學(xué)成德工夫論的兩個(gè)重要方面。在二者的對照中,“敬”自身的心性存養功能得以凸顯,“集義”則明確了其道德實(shí)踐的內涵。這對理學(xué)工夫體系的明晰化、具體化有著(zhù)重要的意義。鑒于“集義”與“敬”之間的密切關(guān)系,程頤提出了一個(gè)非常經(jīng)典的表述叫“敬義夾持”[22]。所以,在概括程頤工夫論的那兩句話(huà)“涵養須用敬,進(jìn)學(xué)則在致知”之后,也可加上“處事須是集義”[23]。如此,道德意志、道德認知、道德行為聯(lián)結成一個(gè)互補互輔的修養工夫體系。
                                                                                                     朱熹沿著(zhù)程頤的思路,繼續對敬與集義之關(guān)系亦加以發(fā)揮。如果說(shuō)程頤注重“集義”對“敬”的補充作用,二者表現為一種單向聯(lián)系,那么朱熹則進(jìn)一步分析了二者相輔相成、雙向互動(dòng)的特性,如“敬”對“集義”的促進(jìn)功能就是程頤所未闡發(fā)的。他說(shuō):
                                                                                                    “義非敬則不能以自集,故孟子雖言集義,而必先之以持志;敬非義不能以自行,故程子雖言持敬,而于其門(mén)人有事干敬之問(wèn),亦未嘗不以集義為言也。”[24]
                                                                                                    “敬義工夫不可偏廢,專(zhuān)務(wù)集義而不知主敬者,固有虛驕急迫之病,而所謂義者或非其義;然專(zhuān)言主敬,而不知就日用間念慮起處分別其公私義利之所在,而決取舍之幾焉,則恐亦未免于昏憒雜擾,而所謂敬者有非其敬矣。”[25]
                                                                                                    朱熹在這里深入討論“集義”與“敬”之間密不可分的聯(lián)系。“集義”無(wú)“敬”,則無(wú)法“自集”,且有“虛驕急迫之病”,也即道德行為的合宜展開(kāi),必須有內在道德精神的滲透支撐,否則,道德行為就很難合宜如理,也就不能稱(chēng)之為“義”了;“敬”無(wú)“集義”,則不能“自行”,而“敬者有非其敬矣”,也即道德精神境界的充實(shí)存養,不能脫離日常道德實(shí)踐的持續累積,脫離道德實(shí)踐的道德精神存養只是寡頭的、孤離的,遇事便昏亂,所以敬也就不是敬了。在這里,敬與集義互滲融通,相輔相成,互不可缺,所謂“敬義夾持,循環(huán)無(wú)端”[26],亦如其好友張栻所說(shuō):“居敬集義工夫并進(jìn),相須而相成也。”[27]朱熹的這種闡發(fā),無(wú)疑進(jìn)一步豐富、完善、型塑了程朱學(xué)派“敬義”修養工夫理論。
                                                                                                    到明代之時(shí),王陽(yáng)明基于其心學(xué)思想體系,對“集義”與“敬”之關(guān)系的解釋不同于程朱,雖然他也強調“敬義立而天道達”[28],但他指出:“敬即是無(wú)事時(shí)義,義即是有事時(shí)敬,兩句合說(shuō)一件。如孔子言‘修己以敬’,即不須言義,孟子言‘集義’即不須言敬,會(huì )得時(shí)橫說(shuō)豎說(shuō)工夫總是一般。”[29]如果說(shuō)程朱將敬與義二分,那么王陽(yáng)明則將敬義合一,言敬則集義在里頭,言集義則敬在里頭,道德心性的涵養與道德行為的實(shí)踐構成了一體兩面的關(guān)系。這種詮釋思路的背后則與其一元化的工夫取徑有關(guān)。在陽(yáng)明看來(lái),無(wú)論敬還是集義,本身都是從不同角度來(lái)談致良知的工夫,這也正如早前陸九淵將敬義統攝在本心之下一樣,陸九淵嘗說(shuō):“敬此理也,義亦此理也,……此吾之本心。”[30]“敬”與“集義”無(wú)疑都包涵于先驗的本心與良知工夫之內,如此,便是一體而非二分了。
                                                                                                    湛若水同樣強調:“敬義非二也,在心為敬,在事為義,敬義并行,心事合一”。[31]又說(shuō):“當敬直時(shí)義涵于敬,當義方時(shí)敬行乎義,原非二物”[32]。顧應祥談到:“自夫知行合一之說(shuō)一出,而湛元明(湛若水)遂謂心事合一,感應合一,敬義合一”。[33]王陽(yáng)明、湛若水這種敬義合一的論調,表明心學(xué)崛起時(shí),在工夫體系上以一種一元簡(jiǎn)易的工夫模式迥別于程朱二元分立的工夫架構。
                                                                                                    可以說(shuō),在整個(gè)對集義與敬,道德心性涵養與道德實(shí)行踐履關(guān)系的闡發(fā)過(guò)程中,宋代程、朱無(wú)疑是基于其理學(xué)工夫體系,進(jìn)行了一種建構與厘定的工作,使二者互相獨立而又互補互助,凸顯了二者之間的張力及其重要性。而到明代王、湛則立足于心學(xué)工夫體系使二者合一,消解了二者之間的獨立性與界限,體現出一元化的工夫趨向。一方面,這反映出程、朱理學(xué)與王、湛心學(xué)在工夫論上的某種差異與矛盾;另一反面,也表明程、朱與王、湛分別從各自的思想進(jìn)路豐富和發(fā)展了對集義與敬這一工夫問(wèn)題的構建與闡發(fā)。而從時(shí)間線(xiàn)索來(lái)看,集義與敬作為雙方共同關(guān)心、參與的話(huà)題論域,對之加以梳理,無(wú)疑有助于我們從工夫論的邏輯理路來(lái)把握宋代理學(xué)到明代心學(xué)的轉變過(guò)程。

                                                                                                     

                                                                                                    三、集義與格致:

                                                                                                    對知行關(guān)系的闡發(fā)及走向

                                                                                                     

                                                                                                    “集義”作為一種工夫,程頤將其看作踐履實(shí)行,從而與“持敬”之內在涵養區別開(kāi)來(lái)。但是,程頤對于“集義”之實(shí)行與窮理致知的關(guān)系,卻無(wú)清晰的闡發(fā),正如之前所談及,程頤有將集義與窮理致知相溝通的傾向。有學(xué)者分析,程頤所謂“‘集義’乃是對道的理解和認識,‘集義’從根本上說(shuō)是一種道德認知,是道德理性的判斷”[34]。本來(lái),“集義”既然是人接物處事的合宜展開(kāi),那么當人剛碰到事物之時(shí),必然有一番思慮考量,也即如何應對處理才是合宜的或不合宜的,按程頤的說(shuō)法,“義者宜也,權量輕重之極”[35],朱熹亦承認“集義”要“分別其公私義利之所在”[36]。實(shí)際上,這種“權量”、“分別”就涉及到道德的判斷、認知。而且在這種長(cháng)期的集義過(guò)程中,道德判斷、道德認知、道德理性亦會(huì )越發(fā)敏銳與明朗。所以,“集義”一定程度上是包含了道德認知的,而且也能達到一定程度的“致知”效果,如張栻就曾直接肯定“集義則明理在其中”[37]。
                                                                                                    不過(guò),朱熹反對將“集義”與“窮理致知”相合一。他主要站在其知行觀(guān)的立場(chǎng)上,來(lái)分析、界定“集義”工夫與格物窮理之間的區別與聯(lián)系。朱熹認為:“集義工夫,乃在知言之后。不能知言,則亦不能集義”[38]。“知言”在《孟子》的語(yǔ)境中是知曉各種诐、淫、邪、遁之辭,朱熹則解釋說(shuō)“知言便是窮理”[39],“知言正是格物、致知”[40]??梢?jiàn),在朱熹這里,“知言”正是格物窮理的道德認知活動(dòng)。但朱熹并不把“集義”也納入道德認知的活動(dòng),當有人將集義看作是“講究書(shū)中道理”時(shí),朱熹反對說(shuō)“此又是窮理,不是集義。集義是行底工夫,只是事事都要合義”[41]??梢?jiàn),“集義只是件件事要合宜,自然積地多”[42],朱熹把“集義”收縮在了道德實(shí)踐的活動(dòng)中,也即所謂“積累行義之功”[43],“處事須是集義”[44]。因此,知言是“知”的工夫,集義是“行”的工夫,“集義工夫,乃在知言之后”,也即意味著(zhù)知先行后。
                                                                                                    而朱熹之所以強調知先行后,知言先于集義,是有其學(xué)理上的思考的。他說(shuō):“若不知言,則自以為義而未必是義,自以為直而未必是直,是非且莫辨矣。”[45]“且如集義,皆是見(jiàn)得道理分明,則動(dòng)靜出處,皆循道理,無(wú)非集義也。而今人多見(jiàn)理不明,于當為者反以為不當為,于不當為者反以為當為,則如何能集義也!惟見(jiàn)理明,則義可集”[46]。實(shí)際上,朱熹并不否認在具體接物處事的“集義”活動(dòng)中需要有“分別公私義利”的道德判斷,只是他強調在集義的道德實(shí)踐活動(dòng)之前,必須先有一番格物窮理的道德認知工夫。因為只有格物窮理之后,才能真正的明曉理義,“見(jiàn)得道理分明”,知道什么是“公私義利”,如此才能在具體的道德判斷中有一個(gè)權衡標準,去“分別公私義利”,然后再發(fā)出循理的道德行為。否則,就會(huì )陷入“自以為義,而未必是義”,“于不當為者反以為當為”,而“集義”行為也就變了一種“冥行”。因而,窮理致知先于實(shí)行踐履,知言先于集義,便是當然的、必要的。
                                                                                                    需要指出,知言與集義的先后,知與行的先后,都是一種邏輯上的先后,義理上的先后,而非線(xiàn)性的、時(shí)間上的先后,《語(yǔ)類(lèi)》載:“窮理、集義孰先?曰:窮理為先。然亦不是截然有先后。”[47]在實(shí)際的知言、集義過(guò)程中很難劃分出一個(gè)先后,二者通常是交融的、并進(jìn)的。這體現了朱熹知行觀(guān)精密圓融的特性,而這背后正與朱熹理氣觀(guān)上的天理邏輯在先說(shuō)相一貫。從中可見(jiàn),朱熹關(guān)于知言與集義的區分、先后問(wèn)題的探討,正是其知行觀(guān)念的一種展開(kāi)與建構,將朱熹知行觀(guān)簡(jiǎn)單地歸為“知先行后”是存在問(wèn)題的,也是片面化的。通過(guò)“集義”工夫的探討,無(wú)疑有助于深入認識,乃至重新審視朱熹知行觀(guān)及其建構過(guò)程。
                                                                                                    朱熹后學(xué)大多繼承了朱熹的觀(guān)點(diǎn),如黃榦說(shuō):“居敬集義乃是要檢點(diǎn)自家身心,格物致知乃是要通曉事物道理,其主意不同,不可合而言之也。”[48]陳淳則說(shuō):“欲見(jiàn)事理之破者在乎致知格物之功,欲養氣之充者在乎致集義之功。”[49]黃榦、陳淳皆恪守師說(shuō),堅持集義與格物致知的區分。
                                                                                                    但是,明代以后的朱子學(xué)者則有打破二者界限,將二者合一的傾向,特別像明末清初如陸世儀說(shuō)“集義只是格致工夫”[50],呂留良說(shuō)“集義中已兼有知言工夫在矣”[51],李光地亦認為“知言工夫即在集義內”[52]。他們之所以如此陳述,一方面,因為晚明心學(xué)家將“集義”看作是致良知,使得“集義”工夫虛化、內在化,而他們強調集義與格物窮理相合一,無(wú)疑是想將集義工夫轉向外在,重新落到實(shí)處。正如呂留良所批評:“集者事事積聚之謂,若統乎良知,則良知即義,又何用集,若以良知集義,則義又在外耶?”[53]另一方面,則像黃俊杰所說(shuō),“二元論的解釋架構是宋代儒者解釋先秦儒學(xué)的一項重要特征”,“但是這種二元論的傾向,到了16世紀以后,便不斷地受到一元論思潮的挑戰”[54]。正是在這種一元化思潮的背景之下,陸、呂、李諸人闡述了集義與知言相合一的思想,試圖突破朱子二元化的敘述邏輯。
                                                                                                    不過(guò),亦需指出,雖然他們有將集義與格致相合一的傾向,但實(shí)質(zhì)上,他們并沒(méi)有躍出朱子的思想架構,他們依舊遵守著(zhù)知先行后、窮理先于集義的既有思路,如陸世儀說(shuō)“窮理是求道工夫,集義是據德工夫,窮理然后能集義”[55],李光地說(shuō)“集義內雖是踐履意多,但不窮理精義,則義亦非真義,而尚何集乎”[56],呂留良亦說(shuō)“所謂集義者,必須格物窮理而后可”[57]。這仍然是在朱熹知先行后的的基本框架之內進(jìn)行討論的。
                                                                                                    值得注意的是,明末清初的王夫之亦對這一問(wèn)題有所考察,顯示出一種新的思想趨向。王夫之同樣“以‘知’與‘行’的分別,界定‘知言’與‘養氣’工夫的側重”[58],他談到:“以知知義,以義行知”[59],“養氣以徙義為初功,知言以窮理為始事”[60],“由其知之大明,則為知言;由其行之造極,則為養氣(自注:義無(wú)不集,故造極),行造其極則圣矣”[61]。知言是“知”的工夫,集義養氣是“行”的工夫,王夫之將由集義養氣而“行造其極”看作是入圣的標志,似乎也表示“行”比“知”更為重要。
                                                                                                    王夫之明確反對“必先知言而后養氣”說(shuō)法,認為“此種語(yǔ),說(shuō)得似有逕路,而于圣學(xué)之津涘,則杳未有見(jiàn)”,實(shí)際上,“若人將集義事且置下不料理,且一味求知言之學(xué),有不流而為小人儒者哉!知言是孟子極頂處,唯灼然見(jiàn)義于內,而精義入神,方得知言,茍不集義,如何見(jiàn)得義在內,既不灼然精義之在吾心,而以求知天下是非得失之論,非屑屑然但從事于記誦詞章,則逆詐、億不信,為揣摩鉤距之術(shù)而已矣”。[62]
                                                                                                    在王夫之看來(lái),知言是“以知知義”,“灼然見(jiàn)義于內,精義入神”,但是“茍不集義,如何見(jiàn)得義在內”,這便隱含著(zhù)集義的道德實(shí)踐活動(dòng)對知言的道德認知活動(dòng)有著(zhù)某種優(yōu)先性。具體而言,知言這種“知”的工夫必須經(jīng)過(guò)集義這種“行”的工夫的參與、檢驗,才能成為真正的知言與真知,否則知言所知之義只是“記誦詞章”、“揣摩鉤距之術(shù)”而已。很明顯,“與朱子強調知言的重要性不同,船山始終強調集義的重要性”[63],也即“行”的重要性。在王夫之這里, “行可兼知,知不可兼行”[64],“知不統行,而行必統知”[65],也即是說(shuō),他是通過(guò)行來(lái)兼知、統知的。如果說(shuō),陸、呂、李諸人沒(méi)有完全擺脫朱子知先行后的二元化敘述的籠罩,那么,王夫之則在行的基礎上,實(shí)現了知與行的統一。

                                                                                                     

                                                                                                    四、集義與先驗道德工夫論的詮解及演化

                                                                                                     

                                                                                                    如果說(shuō)朱熹等人闡發(fā)了集義與致知之間的關(guān)系,那么后來(lái)王陽(yáng)明等人則進(jìn)一步將集義與致良知相會(huì )通。這其中看似只差一個(gè)“良”字,而實(shí)際區別則很大,因為致知之“知”強調后天習得的道德知識和道德認知能力,而致良知之“知”則相當于先天本有的道德直覺(jué)、本能。我們知道,宋明理學(xué)內部的心學(xué)一系,多強調一種先天、先驗的道德覺(jué)知、實(shí)踐能力,陸九淵稱(chēng)之為本心,王陽(yáng)明稱(chēng)之為良知,皆源自于孟子。在他們看來(lái),“集義”工夫必然要契合于此先驗的道德覺(jué)知與實(shí)踐能力,方是可能的與真實(shí)的。與程朱相比,他們力圖將“集義”工夫奠定在內在的道德自覺(jué)、自律的基石之上,從而為“集義”乃至宋明理學(xué)工夫論開(kāi)辟了新的工夫路徑與面向。
                                                                                                    南宋陸九淵作為早期心學(xué)奠基者,曾談到:
                                                                                                    集義只是積善,‘行有不慊于心則餒矣’,若行事不當于心,如何得浩然?[66]
                                                                                                    吾友能棄去舊習,復其本心,使此一陽(yáng)為主于內,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無(wú)終食之間而違于是。此乃所謂有事焉,乃所謂勿忘,乃所謂敬。果能不替不息,乃是積善,乃是積義,乃是善養我浩然之氣。[67]
                                                                                                    在陸九淵看來(lái),先驗的道德“本心”是修養工夫的核心,具體的修養工夫都要以“本心”為前提條件。“集義”之“行事”亦要依靠此道德本心而發(fā)出,也即“當于心”,如非契此本心而發(fā)出的行為,那么就不是真正的“集義”工夫。而“集義”工夫亦是為了“復其本心”,這個(gè)本心乃“天所以予我者,非由外爍我也”,“積善者,積此者也;集義者,集此者也”[68],也即由集義以擴充、發(fā)明此道德本心。當然,不僅僅“集義”,其他一切工夫如“必有事”、“養氣”、“敬”等皆需統攝在先驗本心之下。由此,陸九淵的工夫論便呈現出簡(jiǎn)易直截的一元化色彩。
                                                                                                    如果說(shuō)陸九淵更多的只是指點(diǎn)出“集義”工夫與道德本原的聯(lián)系,本身并沒(méi)有十分注重闡發(fā)這一工夫,那么王陽(yáng)明則直接強調了“集義”工夫本身的重要性,而且也更為明白顯豁地揭示出“集義”與道德本體的交融互攝性。這主要是通過(guò)“集義”與他的致良知學(xué)說(shuō)相溝通而實(shí)現的。他曾言道:“君子之學(xué),終身只是集義一事”[69]??梢?jiàn),他是何等重視集義。在他眼中,“集義”與致良知的工夫并不是二分的,而是合一的。他認為:
                                                                                                    義者宜也,心得其宜之謂義,能致良知,則心得其宜矣,故集義亦只是致良知。君子之酬酢萬(wàn)變,當行則行,當止則止,當生則生,當死則死,斟酌調停,無(wú)非是致其良知以求自慊而已。[70]
                                                                                                    若時(shí)時(shí)刻刻就自心上集義,則良知之體洞然明白,自然是是非非,纖毫莫遁。[71]
                                                                                                    “集義”原是一種在接物處事中的合宜如理的道德實(shí)踐活動(dòng),它要求“集許多道德底行為”,正所謂“常行義即是集義”[72]。不過(guò),由于陽(yáng)明將事物都收攝到了心中,認為“意之所在便是物”[73],還提出“心外無(wú)物,心外無(wú)事,心外無(wú)理,心外無(wú)義,心外無(wú)善……處物為義,是吾心之得其宜也”[74],這樣也就消泯的內外之分,既然事物都不在心外,那么處物之義更不在心外。道德行為、實(shí)踐都內化為本心良知之活動(dòng),這也是他為什么說(shuō)“時(shí)時(shí)刻刻就心上集義”,“心得其宜之謂義”。
                                                                                                    而由“致良知”來(lái)解釋“集義”工夫,便強調集義之行為實(shí)踐想要合宜如理,必然要基于內在良知之道德本體的發(fā)用,也即“致其良知以求自慊”,換言之,道德實(shí)踐如能依從良知,“致是良知而行”[75],便能在“酬酢萬(wàn)變”中“當行則行,當止則止”,那么就是合宜的,這就是真正的集義。故陽(yáng)明認為“說(shuō)集義則一時(shí)未見(jiàn)頭腦”[76],“曉得良知是個(gè)頭腦,方無(wú)執著(zhù)”[77],“良知”本體正是集義的頭腦,在良知本體的統攝下,“義即是良知”[78],集義便是致良知,二者合一,所行所為都是道德本體的發(fā)用,所謂即本體即工夫。
                                                                                                    另一方面,集義之工夫亦能促使道德本體日益顯化明朗,也即使“良知之體洞然明白”,陽(yáng)明說(shuō)“集義是復其心之本體”[79],“不論心之動(dòng)與不動(dòng),只是集義,所行無(wú)不是義,此心自然無(wú)可動(dòng)處”[80],這亦是所謂即工夫即本體。其實(shí),“集義”與“致良知”工夫都必須蘊含與透顯此本體,方是真實(shí)的工夫,作為透顯了本體的真實(shí)工夫,那么說(shuō)集義就無(wú)須說(shuō)致良知,說(shuō)致良知亦無(wú)須說(shuō)集義,因為二者本不是二分的,如陽(yáng)明說(shuō):“近時(shí)有謂集義之功必須兼搭個(gè)致良知而后備者,則是集義之功尚未了徹也。集義之功尚未了徹,適足以為致良知之累而已矣。”[81]
                                                                                                    在陽(yáng)明的這種闡發(fā)中,“集義”獲得了內在道德主體的堅實(shí)力量,致良知則凸顯了其實(shí)行踐履的工夫內涵與意蘊,避免了抽象化、空洞化。當然,集義與致良知的合一,也體現著(zhù)陽(yáng)明早期知行合一思想的延續。陽(yáng)明整個(gè)體用一元、本體與工夫一元的先驗道德工夫體系亦在這種闡發(fā)過(guò)程中得以建構、明晰與完善。
                                                                                                    陽(yáng)明對“集義”的關(guān)注,也影響了陽(yáng)明后學(xué)對“集義”的重視。如王畿認為“集義便是孟氏學(xué)脈”[82],“時(shí)時(shí)慊于心,是謂集義所生,孔孟家法也”[83],不難看出,他有意地放大“集義”在孔孟儒學(xué)中的地位。他繼承了王陽(yáng)明將集義看作致良知的觀(guān)點(diǎn),說(shuō):“集義只是致良知。”[84]不過(guò),他對集義也有著(zhù)自己的理解,他說(shuō):
                                                                                                    只從一念入微時(shí)時(shí)求慊于心,便是集義真功夫。一切任名義、仗氣魄、倚見(jiàn)解,凡有題目可揀,皆是義襲之學(xué)。[85]
                                                                                                    致知無(wú)巧法,無(wú)假外求,只在一念入微處討真假,一念神感神應便是入圣之機。孟子所謂集義,是時(shí)時(shí)求慊于心。才有億度,便屬知解;才有湊泊,便落格套;才有莊嚴,便涉氣魄,皆是義襲,王霸誠偽之所由分也。[86]
                                                                                                    其實(shí),王畿所說(shuō)的“一念”是“指當下一念,見(jiàn)在一念,即人在對外部事物作反應時(shí)意識的最初活動(dòng)或未經(jīng)反思、權衡、思索而產(chǎn)生的類(lèi)似本能地作出的意識反應”[87]。這種“一念入微”也正是先驗的道德知覺(jué)、道德本體最真實(shí)、本真地呈露發(fā)用[88]。時(shí)刻保持與順從此道德本體最初之一念,以至于發(fā)動(dòng)外在行為,也都必然是合宜如度的,并“慊于心”而引起內心的愉悅滿(mǎn)足,這便是集義與致良知。這最初一念是“不假學(xué)慮”的,所謂“今心為念,是為見(jiàn)在心,所謂正念也;二心為念,是為將迎心,所謂邪念也”[89],因此王畿反對后起的人為工夫,如億度、湊泊、名義、格套,甚至連知解、見(jiàn)解、莊嚴、氣魄都不需要。這也正如他所說(shuō):“若能在先天心體上立根,則意所動(dòng)自無(wú)不善,一切世情嗜欲自無(wú)所容,致知工夫自然易簡(jiǎn)省力,所謂后天而奉天時(shí)也。”[90]
                                                                                                    可以看到,王畿這種將集義與致良知皆化歸為“一念”的思路,剝落了一切后天繁瑣支離的工夫,是如此順適自然,毫不費力,進(jìn)一步凸出了道德本體的見(jiàn)在性與現成性。從某種程度上來(lái)說(shuō),這未嘗不是將陸九淵、王陽(yáng)明所體認的先驗道德本體推向極致的表現。因此,從陸九淵、王陽(yáng)明到王畿,表面上是“集義”的內涵由“心”到“知”再到“一念”,逐漸內在化、心性化的過(guò)程,實(shí)質(zhì)上則是依據于先驗道德本體、直覺(jué)的工夫體系步步透顯、明朗的過(guò)程。而在這一過(guò)程中,先驗心體無(wú)疑成為一切工夫展開(kāi)的基礎,或者說(shuō)一切工夫都收攝到了先驗心體之中,形式上對立差異的工夫在本體上實(shí)現了同質(zhì)合一。由此,他們反對后天的割裂與分離,強調先天的渾淪與統一,這便不斷推動(dòng)著(zhù)宋明理學(xué)工夫論由二分向一元,由繁密向簡(jiǎn)易轉化。

                                                                                                     

                                                                                                    五、結語(yǔ)

                                                                                                     

                                                                                                    在宋明理學(xué)時(shí)代,為了與佛老之學(xué)一較長(cháng)短,理學(xué)家們除了在形上本體、心性論方面著(zhù)力之外,也力圖構建出一整套修養工夫體系以補充先秦儒學(xué)的不足。“集義”正是在此種背景下受到重視與發(fā)掘,從一個(gè)描述語(yǔ)轉變?yōu)橐环N修養工夫。而透過(guò)集義之詮釋?zhuān)蚊骼韺W(xué)工夫體系中的核心議題、主要話(huà)語(yǔ),如有關(guān)道德精神意志涵養與道德實(shí)踐活動(dòng)關(guān)系的敬義論,道德認知與道德行為關(guān)系的知行觀(guān),以及注重先驗道德知覺(jué)、本能的工夫論皆得到全幅展現。這都表明了“集義”范疇本身在宋明理學(xué)工夫論中的重要性與意義。
                                                                                                    總體而言,宋代程朱學(xué)派多注重將“集義”納入二元分立的工夫體系下去闡發(fā)集義與敬、格致工夫的關(guān)系,以心學(xué)家為代表的明代學(xué)者則從一元化的理論架構來(lái)詮釋集義與本心、良知、一念等概念的會(huì )通合一。這既涉及理學(xué)到心學(xué)的轉變,也涉及各學(xué)派自身的發(fā)展。岡田武彥曾指出:“由二元論到一元論、由理性主義到抒情主義,從思想史看就是從宋代到明代展開(kāi)的。”[91]梳理“集義”之詮釋史,無(wú)疑有助于我們從工夫論的維度來(lái)深化這種一元化的認識。當然,更進(jìn)一步說(shuō),這也為我們理解宋明理學(xué)工夫論的建構、分化、趨向,乃至整個(gè)新儒學(xué)的發(fā)展、演進(jìn)、變遷提供了一個(gè)具體而直觀(guān)的視角。

                                                                                                     

                                                                                                    注  釋

                                                                                                    [1] 孫奭:《孟子注疏》卷第三,阮元??蹋骸妒?jīng)注疏》,北京:中華書(shū)局,2009年,第5841頁(yè)。

                                                                                                    [2] 朱熹說(shuō):“孟子之學(xué)蓋以窮理集義為始”。王陽(yáng)明認為:“君子之學(xué),終身只是集義一事”。王畿說(shuō):“集義便是孟氏學(xué)脈”。王廷相認為:“君子平生惟義是集,則于天下之事固無(wú)不敢為者矣。”無(wú)論從孟子學(xué)問(wèn)的角度,還是從個(gè)人體驗的角度出發(fā),他們皆強調集義這一概念的重要性與意義。朱熹:《與郭沖晦》,《朱文公文集》卷三十七,《朱子全書(shū)》(第21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1639頁(yè)。王守仁;《傳習錄中》,《王文成公全書(shū)》,北京:中華書(shū)局,2015年,第90頁(yè)。王畿:《龍溪會(huì )語(yǔ)》,《王畿集》附錄二,南京:鳳凰出版社,2007年,第717頁(yè)。王廷相:《答孟望之論慎言八首》,《王廷相集·王氏家藏集》卷三十七,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9年,第667頁(yè)。

                                                                                                    [3] 孫奭:《孟子注疏》卷第三,阮元??蹋骸妒?jīng)注疏 》,第5841頁(yè)。

                                                                                                    [4] 清代焦循曾進(jìn)一步解釋?zhuān)?ldquo;雜、集二字皆訓合。與義雜生即與義合生也。與義合生,是即配義與道而生也。”焦循:《孟子正義》卷六,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7年,第202頁(yè)。

                                                                                                    [5] 陸善經(jīng):《孟子陸氏注》,馬國翰輯:《玉函山房輯佚書(shū)》(第3冊),揚州:廣陵書(shū)社,2004年,第1886頁(yè)。

                                                                                                    [6] 孫奭:《孟子注疏》卷第三,阮元??蹋骸妒?jīng)注疏 》,第5843頁(yè)。

                                                                                                    [7] 程顥、程頤:《二程集·遺書(shū)》卷第十五,北京:中華書(shū)局,2004年,第170頁(yè)。

                                                                                                    [8] 張載 :《張載集·經(jīng)學(xué)理窟》,北京:中華書(shū)局,1978年,第281頁(yè)。

                                                                                                    [9] 朱熹:《孟子集注》卷第三,《朱子全書(shū)》(第6冊),第282—283頁(yè)。

                                                                                                    [10] 陸九淵:《與傅子淵》,《陸九淵集》卷六,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0年,第77頁(yè)。

                                                                                                    [11] 張栻:《南軒先生孟子說(shuō)》卷第二,《張栻集》,北京:中華書(shū)局,2015年,第361頁(yè)。

                                                                                                    [12] 黃俊杰就注意到“朱子以降的儒者對朱子解釋的批判,多半集中在孟子‘集義’這個(gè)觀(guān)念,這不僅是因為‘集義’這個(gè)觀(guān)念是孟子‘知言養氣’說(shuō)的核心,而且也是朱子學(xué)者與反朱子學(xué)者思想歧義的根本關(guān)鍵之所在”。黃俊杰:《中國孟學(xué)詮釋史論》,北京:社會(huì )科學(xué)文獻出版社,2004年,第203頁(yè)。

                                                                                                    [13] 孔穎達:《周易正義》卷第一,阮元??蹋骸妒?jīng)注疏》,北京:中華書(shū)局,2009年,第33頁(yè)。

                                                                                                    [14] 蔡元培:《中國倫理學(xué)史(外一種)》,北京:商務(wù)印書(shū)館,2017年,第94頁(yè)。

                                                                                                    [15] 程顥、程頤:《二程集·粹言》卷第一,第1179頁(yè)。

                                                                                                    [16] 程顥、程頤:《二程集·遺書(shū)》卷第十八,第206頁(yè)。

                                                                                                    [17] 孔穎達:《禮記正義·中庸》卷第五十二,阮元??蹋骸妒?jīng)注疏 》,第3535頁(yè)。

                                                                                                    [18] 程顥、程頤:《二程集》,《周易程氏傳》卷第四,第968頁(yè)。

                                                                                                    [19]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27頁(yè)。

                                                                                                    [20] 張奇偉:《孟子“浩然之氣”辨正》,《中國哲學(xué)史》2001年第2期。

                                                                                                    [21] 何炳松指出:“程氏對于主敬的工夫另有一種特見(jiàn),這就是集義。只是敬而不集義便要變?yōu)榍鍍魺o(wú)為的道佛。所以程氏的所謂敬就是集義,并不是空虛的修養。”何氏將程頤之敬與集義相等同,未必準確,但確實(shí)指出了集義在區別佛老上的重要意義。何炳松《浙東學(xué)派溯源》,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第72頁(yè)。

                                                                                                    [22] 程顥、程頤:《二程集·遺書(shū)》卷第五,第78頁(yè)。

                                                                                                    [23] 黎靖德:《朱子語(yǔ)類(lèi)》卷第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4冊),第378頁(yè)。

                                                                                                    [24] 朱熹:《孟子或問(wèn)》卷第三,《朱子全書(shū)》(第6冊),第935—936頁(yè)。

                                                                                                    [25] 朱熹:《答余正叔》,《朱文公文集》卷五十九,《朱子全書(shū)》(第23冊),第2851頁(yè)。

                                                                                                    [26] 黎靖德:《朱子語(yǔ)類(lèi)》卷第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4冊),第378頁(yè)。

                                                                                                    [27] 張栻:《新刊南軒先生文集·答游誠之》卷三十二,第1255頁(yè)。

                                                                                                    [28] 王守仁:《答舒國用》,《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五,第231頁(yè)。

                                                                                                    [29] 王守仁:《傳習錄上》,《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一,第42頁(yè)。

                                                                                                    [30] 陸九淵:《與曾宅之》,《陸九淵集》卷一,第5頁(yè)。

                                                                                                    [31] 湛若水:《圣學(xué)格物通》卷二十六, 桂林: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 ,2015年,第1039頁(yè)。

                                                                                                    [32] 湛若水:《新泉問(wèn)辨錄》,《湛甘泉先生文集》卷八,桂林: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4年,第390頁(yè)。

                                                                                                    [33] 顧應祥:《靜虛齋惜陰錄》卷三,《續修四庫全書(shū)》(第1122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383頁(yè)。

                                                                                                    [34] 陳谷嘉:《宋代理學(xué)倫理思想研究》,長(cháng)沙:湖南大學(xué)出版社,2006年,第282頁(yè)。

                                                                                                    [35] 程顥、程頤:《二程集·遺書(shū)》卷第九,第105頁(yè)。

                                                                                                    [36] 朱熹:《答余正叔》,《朱文公文集》卷五十九,《朱子全書(shū)》(第23冊),第2851頁(yè)。

                                                                                                    [37] 張栻:《答李季修》,《新刊南軒先生文集》卷二十七,第1173頁(yè)。

                                                                                                    [38]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02頁(yè)。

                                                                                                    [39]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08頁(yè)。

                                                                                                    [40]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32頁(yè)。

                                                                                                    [41]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32頁(yè)。

                                                                                                    [42]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30頁(yè)。

                                                                                                    [43] 朱熹:《答項平父》,《朱文公文集》五十四,《朱子全書(shū)》(第23冊),第2544頁(yè)。

                                                                                                    [44] 黎靖德:《朱子語(yǔ)類(lèi)》卷第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4冊),第378頁(yè)。

                                                                                                    [45]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42頁(yè)。

                                                                                                    [46]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五十二,《朱子全書(shū)》(第15冊),第1743頁(yè)。

                                                                                                    [47] 黎靖德編:《朱子語(yǔ)類(lèi)》卷九,《朱子全書(shū)》(第14冊),第303頁(yè)。

                                                                                                    [48] 黃榦: 《答饒伯輿》,《勉齋集》卷第十五,《文淵閣四庫全書(shū)》第1168冊,臺北:臺灣商務(wù)印書(shū)館,1986年,第185頁(yè)。

                                                                                                    [49] 陳淳:《答鄭行之》,《北溪大全集》卷三十二,《文淵閣四庫全書(shū)》第1168冊,第755頁(yè)。

                                                                                                    [50] 陸世儀:《思辨錄輯要》卷二十八,《文淵閣四庫全書(shū)》第724冊,第261頁(yè)。

                                                                                                    [51] 呂留良:《天蓋樓四書(shū)語(yǔ)錄》卷三十五,《四庫禁毀書(shū)叢刊》經(jīng)部第1冊,北京:北京出版社,1997年,第355頁(yè)。

                                                                                                    [52] 李光地:《榕村續語(yǔ)錄》卷二,《榕村語(yǔ)錄;榕村續語(yǔ)錄》,北京:中華書(shū)局,1995年,第566頁(yè)。

                                                                                                    [53] 呂留良:《天蓋樓四書(shū)語(yǔ)錄》卷三十五,第355頁(yè)。

                                                                                                    [54] 黃俊杰:《孟子》,上海:三聯(lián)書(shū)店,2013年,第202頁(yè)。

                                                                                                    [55] 陸世儀:《思辨錄輯要》卷三,《文淵閣四庫全書(shū)》第724冊,第31頁(yè)。

                                                                                                    [56] 李光地:《榕村續語(yǔ)錄》卷二,《榕村語(yǔ)錄;榕村續語(yǔ)錄》,第565頁(yè)。

                                                                                                    [57] 呂留良:《天蓋樓四書(shū)語(yǔ)錄》卷三十五,第357頁(yè)。

                                                                                                    [58] 陳明:《王船山對〈孟子〉“知言養氣”章的詮釋與其對孟子為學(xué)工夫的闡發(fā)》,《湖北師范學(xué)院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11年第6期。

                                                                                                    [59] 王夫之:《張子正蒙注》卷二,《船山全書(shū)》(第12冊),長(cháng)沙:岳麓書(shū)社,2018年,第80頁(yè)。

                                                                                                    [60] 王夫之:《讀四書(shū)大全說(shuō)》卷八,《船山全書(shū)》(第6冊),第919頁(yè)。

                                                                                                    [61] 王夫之:《讀四書(shū)大全說(shuō)》卷八,第938頁(yè)。

                                                                                                    [62] 王夫之:《讀四書(shū)大全說(shuō)》卷八,第919頁(yè)。

                                                                                                    [63] 陳來(lái):《詮釋與重建:王船山的哲學(xué)精神》,北京:三聯(lián)書(shū)店,2010年,第294頁(yè)。

                                                                                                    [64] 王夫之:《尚書(shū)引義》卷三,《船山全書(shū)》(第2冊),第314頁(yè)。

                                                                                                    [65] 王夫之:《讀四書(shū)大全說(shuō)》卷六,第 815 頁(yè)。

                                                                                                    [66] 陸九淵:《陸九淵集·語(yǔ)錄》卷三十五,第445頁(yè)。

                                                                                                    [67] 陸九淵:《與曾宅之》,《陸九淵集》卷一,第6頁(yè)。

                                                                                                    [68] 陸九淵:《與邵叔宜》,《陸九淵集》卷一,第1頁(yè)。

                                                                                                    [69] 王守仁:《傳習錄中》,《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二,第90頁(yè)。

                                                                                                    [70] 王守仁:《傳習錄中》,《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二,第90頁(yè)。

                                                                                                    [71] 王守仁:《傳習錄中》,《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二,第103頁(yè)。

                                                                                                    [72] 馮友蘭:《中國哲學(xué)史》,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0年,328—329頁(yè)。

                                                                                                    [73] 王守仁:《傳習錄上》,《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一,第7頁(yè)。

                                                                                                    [74] 王守仁:《文錄》,《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四,第190頁(yè)。

                                                                                                    [75] 王守仁:《書(shū)朱守乾卷》,《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八,第339頁(yè)。

                                                                                                    [76] 王守仁:《傳習錄中》,《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二,第103頁(yè)。

                                                                                                    [77] 王守仁:《傳習錄下》,《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三,第126頁(yè)。

                                                                                                    [78] 王守仁:《傳習錄下》,《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三,第126頁(yè)。

                                                                                                    [79] 王守仁:《傳習錄上》,《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一,第30頁(yè)。

                                                                                                    [80] 王守仁:《傳習錄下》,《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三,第132頁(yè)。

                                                                                                    [81] 王守仁:《傳習錄中》,《王文成公全書(shū)》卷二,第104頁(yè)。

                                                                                                    [82] 王畿:《龍溪會(huì )語(yǔ)》,《王畿集》附錄二,第717頁(yè)。

                                                                                                    [83] 王畿:《與潘水簾》,《王畿集》卷九,第219—220頁(yè)。

                                                                                                    [84] 王畿:《答吳悟齋》,《王畿集》卷十,第245頁(yè)。

                                                                                                    [85] 王畿:《答吳悟齋》,《王畿集》卷十一,第288頁(yè)。

                                                                                                    [86] 王畿:《與潘水簾》,《王畿集》卷九,第224—225頁(yè)。

                                                                                                    [87] 陳來(lái):《宋明理學(xué)》,沈陽(yáng):遼寧教育出版社,1995年,第353頁(yè)。

                                                                                                    [88] 參見(jiàn)彭國翔:《良知學(xué)的展開(kāi)》,北京:三聯(lián)書(shū)店,2015年,第127頁(yè)。

                                                                                                    [89] 王畿:《念堂說(shuō)》,《王畿集》卷十七,第501—502頁(yè)。

                                                                                                    [90] 王畿:《三山麗澤錄》,《王畿集》卷一,第10頁(yè)。

                                                                                                    [91] 岡田武彥著(zhù),吳光、錢(qián)明譯:《王陽(yáng)明與明末儒學(xué)》,重慶:重慶出版社,2016年,第2頁(yè)。

                                                                                                     

                                                                                                    責任編輯:陳佩輝、張元婕

                                                                                                    圖文編輯:吳珊珊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