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動(dòng)態(tài)
                                                                                                    《陽(yáng)明文庫》 | 丁為祥:《實(shí)踐與超越: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詮釋、解析與評價(jià)(增訂版)》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3-21 19:53:25    作者:    來(lái)源:“孔學(xué)堂書(shū)局”微信公眾號
                                                                                                    《陽(yáng)明文庫》

                                                                                                    系貴州省重大文化出版工程項目

                                                                                                    獲貴州省出版傳媒事業(yè)發(fā)展專(zhuān)項資金及貴州省孔學(xué)堂發(fā)展基金會(huì )資助

                                                                                                    由孔學(xué)堂書(shū)局出版、發(fā)行

                                                                                                     

                                                                                                    圖書(shū)信息

                                                                                                    書(shū)名:《實(shí)踐與超越: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詮釋、解析與評價(jià)(增訂版)》

                                                                                                    作者:丁為祥

                                                                                                     

                                                                                                    內容簡(jiǎn)介

                                                                                                    本書(shū)論述了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形成、發(fā)展、結構、特征和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境界等。在走出陽(yáng)明的體系時(shí),作者又站在對象的角度對其進(jìn)行了總體的反觀(guān)。不得不說(shuō)本書(shū)是認識陽(yáng)明學(xué)、了解陽(yáng)明學(xué)的必讀之作。此次修訂在原作基礎上,進(jìn)行了大幅度的修訂、擴充,新收錄作者最新的陽(yáng)明學(xué)研究成果。


                                                                                                    作者簡(jiǎn)介

                                                                                                    丁為祥:陜西師范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增訂版序言

                                                                                                    給自己的第一本書(shū)寫(xiě)再版序按理說(shu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我非但沒(méi)有一絲高興的心理,反而有一種難以言說(shuō)的沉重。而這種沉重感既有我自己的因素,但又不全然是因為我的原因。
                                                                                                     
                                                                                                    記得是在2019年11月1日的孔學(xué)堂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年會(huì )上,徐圻書(shū)記提出應當將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還有學(xué)術(shù)價(jià)值或學(xué)術(shù)影響的著(zhù)作加以再版,并建議大家擬一個(gè)書(shū)單,以便孔學(xué)堂書(shū)局操作。當時(shí)有老師提出《實(shí)踐與超越: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詮釋、解析與評價(jià)》應當再版,我當時(shí)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回應:“25年前的書(shū)啦!完全不值得。”因為我是作者,所以就等于是一錘定音了。
                                                                                                     
                                                                                                    臨近寒假時(shí),忽然接到負責出版的發(fā)賢兄的電話(huà),言說(shuō)他把拙著(zhù)翻了一下(我都不知道發(fā)賢兄從哪里找到的),覺(jué)得還有再版的必要。我仍以前述原因謝絕,并補充說(shuō),僅我這幾年的陽(yáng)明論文都可以出一本集子啦。發(fā)賢兄說(shuō)出論文集也可以,但我又覺(jué)得一時(shí)抽不出時(shí)間整理,最后發(fā)賢兄建議我再考慮一下,無(wú)論是拙著(zhù)還是論文集都可以。
                                                                                                     
                                                                                                    放下電話(huà),我這才不得不尋思自己那種說(shuō)不清、道不明的沉重感究竟何來(lái)?
                                                                                                     
                                                                                                    20世紀八九十年代,由于時(shí)代的機緣,陽(yáng)明心學(xué)一度成了我的全部世界。作為一個(gè)三家村走出來(lái)的學(xué)子,我對陽(yáng)明學(xué)就像當年背語(yǔ)錄、玩魔方一樣用心體貼,但比照當時(shí)學(xué)界的研究,又發(fā)覺(jué)與自己的認知根本不是一個(gè)路子,當然也沒(méi)有辦法表達。由于自己畢竟用了多年的心思,所以就想著(zhù)要把自己的看法寫(xiě)出來(lái)。這就是當時(shí)寫(xiě)這本書(shū)時(shí)的情景。所以寫(xiě)完了,算是給自己一個(gè)交代,根本沒(méi)有再回頭去看。
                                                                                                     
                                                                                                    今年3月,孔學(xué)堂書(shū)局發(fā)來(lái)了“照排本”,我不得不回過(guò)頭去看自己30年前的思考。這一通誦讀,居然使我有一點(diǎn)受驚的感覺(jué):英國有一部紀實(shí)電視片,叫作《人生七年》;中國民間也有相近的說(shuō)法,意思是“3歲看大,7歲看老”。雖然這些年,我基本上是通過(guò)陽(yáng)明學(xué)與學(xué)界交流的,但翻檢自己這幾年所寫(xiě)的文章,卻基本上都是出自當年對陽(yáng)明學(xué)的認知,不過(guò)有個(gè)論文的模樣而已。原來(lái)最初對陽(yáng)明學(xué)的認知,居然成了我自己學(xué)術(shù)視角的塑造者。所以,這一通誦讀的結果,就是不再羞澀于自己當年三家村學(xué)子的視野,而是羞愧于自己至今并沒(méi)有走出當年那個(gè)陽(yáng)明學(xué)的世界。
                                                                                                     
                                                                                                    這時(shí)候,我不得不重新回憶自己當年那種不愿見(jiàn)人的感覺(jué)?,F在人們說(shuō)起20世紀的八九十年代,往往有所謂“文化熱”“國學(xué)熱”的概括,這自然屬于學(xué)界關(guān)于時(shí)代主題的宏大敘事。就我個(gè)人的感覺(jué)而言,80年代的研究主要是一種認識論范式,90年代則屬于一種本體論視角(所謂氣學(xué)、理學(xué)與心學(xué)),而這兩個(gè)10年的研究,說(shuō)到底不過(guò)是一種“舊學(xué)商量加邃密”而已。對于我這個(gè)三家村學(xué)子來(lái)說(shuō),當時(shí)根本就沒(méi)有按照這種進(jìn)路走。因而,當我撰寫(xiě)自己對陽(yáng)明學(xué)的認知時(shí),就覺(jué)得自己是將陽(yáng)明學(xué)“作為人生之書(shū)來(lái)讀”而不是“作為理論著(zhù)作來(lái)讀”的,并且也明確認為:“陽(yáng)明哲學(xué)的主要命題,首先是他在自己的人生實(shí)踐中遇到的問(wèn)題;作為命題,也無(wú)疑是其人生實(shí)踐的結晶。”由于當時(shí)的陽(yáng)明研究只有學(xué)界這一個(gè)領(lǐng)域,所以出版之后自己也不愿回顧,只當完成了自己的一份夙愿而已。
                                                                                                     
                                                                                                    但新世紀以來(lái)尤其是近幾年來(lái),傳統文化的復蘇幾乎成為一種全民性的思潮,按理說(shuō),這已經(jīng)不是那個(gè)年代三家村學(xué)子的踽踽獨行了,而我也確實(shí)積極參與了各種各樣的學(xué)術(shù)交流。但感觸如何呢?這就涉及我的另一層沉重。
                                                                                                     
                                                                                                    由于一直任教于高校,自然也屬于學(xué)界,但我卻始終覺(jué)得學(xué)界的陽(yáng)明熱只是一種“學(xué)術(shù)熱”。這往往表現為兩種情形:第一種就是“舊學(xué)商量”式的研究,對于學(xué)界來(lái)說(shuō),這是有其悠久的歷史傳統的,比如陽(yáng)明的“知行合一”原本就是針對程朱的“知先行后”而提出的,但到了黃宗羲,卻明確贊嘆說(shuō):“伊川先生已有‘知行合一’之言矣。”看起來(lái),這是將程頤拉到知行合一的視角來(lái)評價(jià),實(shí)際上卻是將陽(yáng)明的知行合一重新納入到程朱理學(xué)的思想譜系中來(lái)理解。另一種則往往從西方現代哲學(xué)借取一種詮釋框架,然后就可以運用于陸象山、王陽(yáng)明,當然也可運用于劉蕺山,這樣一來(lái),研究對象就無(wú)不隨著(zhù)其詮釋視角的需要而一一呈現。而這兩種研究方法的一個(gè)共同特征就是特別重視學(xué)術(shù)規范,即其所有的結論都是通過(guò)對文獻的解讀得出的;但對研究者而言,則所有的文獻資料都是平面的、等值的,至于究竟從哪種文獻中得出結論,這就像現代隨機性的社會(huì )調查一樣。所以,對這種進(jìn)路的研究,人們也可以說(shuō):“給我一份文獻吧,我將給你一個(gè)學(xué)術(shù)世界!”
                                                                                                     
                                                                                                    對于我并不完全認同學(xué)界的陽(yáng)明研究這一點(diǎn),人們可能會(huì )覺(jué)得我屬于民間進(jìn)路式的陽(yáng)明研究,而在重視陽(yáng)明人生實(shí)踐這一點(diǎn)上,我也確實(shí)屬于草根進(jìn)路:當年,我首先是把陽(yáng)明作為一種人生榜樣來(lái)研究的;這幾年,我也走訪(fǎng)過(guò)不少的民間書(shū)院,尤其對各地如雨后春筍般的陽(yáng)明書(shū)院感到新奇。此中當然有許多我并不理解的因素,但就我所看到的而言,則所謂成功學(xué)與雞湯學(xué)可能正代表著(zhù)民間陽(yáng)明熱的兩傷:所謂成功學(xué)的陽(yáng)明熱往往陶醉于陽(yáng)明的事功;而雞湯學(xué)的陽(yáng)明熱則又陶醉于陽(yáng)明的語(yǔ)錄與名言,包括其破解各種精神難題之高屋建瓴的視角。但陽(yáng)明的事功,正如他自己所言,“不過(guò)一時(shí)之應跡”而已;至于其思想深度,則首先是陽(yáng)明深入體察人心之是非善惡以及對惡之所以發(fā)生追究于“一念發(fā)動(dòng)”的結果。但在我對陽(yáng)明熱的走訪(fǎng)中,我感覺(jué)普遍欠缺一種對陽(yáng)明學(xué)理之窮根究底的追溯。
                                                                                                     
                                                                                                    雖然我對這兩系陽(yáng)明學(xué)研究并不完全贊同,但這絕不是說(shuō)我認為自己的進(jìn)路就是完全正確的,而僅僅在于表明,我的這種研究進(jìn)路與這兩大主流都存在著(zhù)較大的差異。那么,在這種狀況下,再版自己一本舊書(shū)究竟給誰(shuí)看?給研究生看,可能根本就找不到能夠接近學(xué)術(shù)與理論前沿的感覺(jué);讓民工兄弟看,則民工根本就沒(méi)有出任贛南軍區司令的機會(huì ),甚至連給陽(yáng)明“馭役夫以什伍法……暇即驅演八陣圖”當個(gè)小卒的機會(huì )都沒(méi)有。那么再版一本舊書(shū)給誰(shuí)看、誰(shuí)又愿意看?這才是我感到沉重的根本原因。
                                                                                                     
                                                                                                    話(huà)雖如此說(shuō),自己畢竟答應了孔學(xué)堂,因而這里也就不得不把自己修訂的情況作一說(shuō)明。拿到照排本之后,我用了3天時(shí)間通讀一遍,除了隨手修改錯別字和個(gè)別不適當的表達外,行文基本沒(méi)動(dòng)。但畢竟已經(jīng)過(guò)去了這么多年,僅我自己的知識背景就有不少改變,所以我又準備從三個(gè)方面進(jìn)行修訂:第一,原來(lái)寫(xiě)此書(shū)時(shí),我用的是萬(wàn)有文庫的《王文成公全書(shū)》,當時(shí)的引文也全用隨文夾注的形式。感謝已經(jīng)畢業(yè)的劉峰存博士和馬上就要進(jìn)行論文答辯的博士候選人孫德仁,他們兩位用了一周多的時(shí)間將原來(lái)的夾注全部改為最新版本的頁(yè)下注,以適應現在普遍接受的頁(yè)下注形式。第二,陽(yáng)明是我所進(jìn)入的第一個(gè)古人世界,此后又對張載、朱熹的思想進(jìn)行過(guò)個(gè)案解剖,因而從宋明理學(xué)的角度看,我似乎也有了更多的底氣,思想方面也會(huì )有一些變化,所以我將自己有明顯變化的思想通過(guò)頁(yè)下注的方式作了說(shuō)明。之所以要保持原樣子,并不是說(shuō)自己原來(lái)的看法都是正確的,而是因為當時(shí)撰寫(xiě)時(shí)精神緊峭,一氣呵成,現在即使想加上幾句說(shuō)明,居然加不進(jìn)去,試了幾次之后終于決定對原稿讓步。第三,陽(yáng)明學(xué)是我第一個(gè)解剖的儒家哲學(xué)個(gè)案,沒(méi)想到居然成了我的精神家園。近30年來(lái),我盡可能收集所能見(jiàn)到的陽(yáng)明文集,也帶著(zhù)研究生讀陽(yáng)明的書(shū)札和語(yǔ)錄,并且也不時(shí)撰寫(xiě)關(guān)于陽(yáng)明哲學(xué)的論文。為了盡量向現在的論文體系靠攏,我特將自己近幾年發(fā)表的關(guān)于陽(yáng)明哲學(xué)的 7篇論文作為“續篇”,以從學(xué)理闡發(fā)的角度助力于現在的研究生培養。
                                                                                                     
                                                                                                    從最初接觸陽(yáng)明到現在已經(jīng)35年了,對陽(yáng)明學(xué)研究來(lái)說(shuō),我也算是一個(gè)老人啦。所以這里特提出自己對陽(yáng)明學(xué)的幾點(diǎn)認知以與后來(lái)者共勉:陽(yáng)明學(xué)是一種真正的人生哲學(xué),對于這種人生哲學(xué),只有以心靈碰撞與視域交融的方式才能親切有見(jiàn);而陽(yáng)明的哲學(xué)命題往往是其對宋明理學(xué)實(shí)踐落實(shí)的產(chǎn)物,只有將其命題放在自己的實(shí)踐生活中用心體貼而又能時(shí)時(shí)糾偏,才能理解其“求真是真非”的用心。至于陽(yáng)明精神,也可以說(shuō)是儒家人生主體精神的集大成,對于這種主體精神,只有將其放在儒家“天人合一”的思想背景以及“人皆可以為堯舜”的精神方向下,才可以理解其一生對“人生第一等事”的不懈追求!

                                                                                                                                              丁為祥          


                                                                                                    龍場(chǎng)前后——從方向確立到思想的初步形成

                                                                                                    但是,既然已經(jīng)介入了政治斗爭,其結局便非個(gè)人所能左右。這年十二月,陽(yáng)明被貶往貴州龍場(chǎng)任龍場(chǎng)驛。在赴謫途中,劉瑾又派人跟蹤,企圖害陽(yáng)明于途,陽(yáng)明“乃托為投江,潛入武夷山中”。直到次年二月,才輾轉到達龍場(chǎng)。龍場(chǎng)地處貴州西北萬(wàn)山叢棘中,自然條件十分惡劣,語(yǔ)言不通,“可通語(yǔ)者,皆中土亡命。舊無(wú)居,始教之范土架木以居”。更為險惡的是,劉瑾仍不死心,時(shí)時(shí)派人來(lái)窺測陽(yáng)明的動(dòng)向。劉瑾與陽(yáng)明之父王華素有舊怨,故對陽(yáng)明是必欲殺之而后快。貶往龍場(chǎng),本來(lái)就是想置陽(yáng)明于必死之地,而跟蹤、窺測的目的自然是不待言說(shuō)的。
                                                                                                     
                                                                                                    對于這一切,陽(yáng)明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自計得失榮辱皆能超脫,惟生死一念,尚覺(jué)未化,乃為石槨自誓曰:‘吾惟俟命而已!’日夜端居澄默,以求靜一;久之,胸中灑灑。”這自然是陽(yáng)明在生死線(xiàn)上的一段煎熬,但他以坦然等死的“端居澄默”居然超越了生死憂(yōu)念,從而“胸中灑灑”地面對現實(shí)。這是陽(yáng)明以前所不曾有過(guò)的人生體驗,所以,反倒一下子振作起來(lái):
                                                                                                     
                                                                                                    因念:“圣人處此,更有何道?”忽中夜大悟格物致知之旨,寤寐中若有人語(yǔ)之者,不覺(jué)呼躍,從者皆驚。始知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誤也。乃以默記五經(jīng)之言證之,莫不吻合,因著(zhù)《五經(jīng)臆說(shuō)》。
                                                                                                     
                                                                                                    這就是陽(yáng)明的龍場(chǎng)大悟。這一過(guò)程雖然是通過(guò)中夜大悟的方式實(shí)現的,實(shí)際上不過(guò)是陽(yáng)明以突破生死關(guān)的方式解決了20多年一直埋藏在心中的格物疑團而已,所以是猛醒——不覺(jué)呼躍。讓我們從其前后的思想變化來(lái)分析這一過(guò)程。
                                                                                                     
                                                                                                    當陽(yáng)明面臨生死威脅的時(shí)候,心中無(wú)疑是不平靜的,但既不能反抗,也無(wú)法逃避,因而只能是“俟命而已”。不過(guò),與其俟命,不如正視死亡,認真地思考死亡?!秱髁曚洝分杏袃啥侮P(guān)于生死的思考可以看作陽(yáng)明當時(shí)思想狀況的真實(shí)寫(xiě)照,茲引如下:
                                                                                                     
                                                                                                    學(xué)問(wèn)功夫,于一切聲利嗜好俱能脫落殆盡,尚有一種生死念頭毫發(fā)掛帶,便于全體有未融釋處。人于生死念頭,本從生身命根上帶來(lái),故不易去。若于此處見(jiàn)得破,透得過(guò),此心全體方是流行無(wú)礙,方是盡性至命之學(xué)。
                                                                                                     
                                                                                                    只為世上人都把生命身子看得來(lái)太重,不問(wèn)當死不當死,定要宛轉委曲保全,以此把天理卻丟去了。忍心害理,何者不為?若違了天理,便與禽獸無(wú)異,便偷生在世上百千年,也不過(guò)做了千百年的禽獸。學(xué)者要于此等處看得明白。比干、龍逢,只為他看得分明,所以能成就得他的仁。
                                                                                                     
                                                                                                    顯然,陽(yáng)明對死亡威脅從“搪塞排遣”到“胸中灑灑”,不過(guò)是一個(gè)從看不透到“見(jiàn)得破,透得過(guò)”的轉向過(guò)程,而這也就是其格物說(shuō)中的正心、正意、正念頭。圣人之所以能夠生富貴,處乎富貴,生貧賤,處乎貧賤,無(wú)往而不自得,原來(lái)也就是時(shí)時(shí)正念、事事正念。這樣,埋藏胸中達20年之久的格物疑團終于解開(kāi)了,自己對生死憂(yōu)念的超越,則正可以說(shuō)是對這一格物致知之旨的先行實(shí)踐。自此以往,萬(wàn)事萬(wàn)物,莫不皆然。這自然是一個(gè)猛醒,也值得呼躍;而作為結論,也就是“圣人之道,吾性自足”,“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為了確證這一生死體驗的正確性,陽(yáng)明當即“以默記五經(jīng)之言證之,莫不吻合”。這樣,陽(yáng)明對這一大悟的結論便“沛然若決江河而放諸海”了。

                                                                                                    目錄

                                                                                                    增訂版序言 / 1

                                                                                                    引言 / 5

                                                                                                    上篇 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形成與發(fā)展

                                                                                                    一、家庭環(huán)境與性格特征 / 002

                                                                                                    二、早年經(jīng)歷——博覽與“陷溺”/ 007

                                                                                                    三、龍場(chǎng)前后——從方向確立到思想的初步形成 / 012

                                                                                                    四、南京至南贛——思想轉向時(shí)期 / 019

                                                                                                    五、江右證透——良知說(shuō)的提出 / 024

                                                                                                    六、居越匯歸——四句教的總結 / 030

                                                                                                    七、小結:陽(yáng)明哲學(xué)形成與發(fā)展的動(dòng)因 / 037

                                                                                                     

                                                                                                    中篇 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結構與特征

                                                                                                    一、身心之學(xué) / 042

                                                                                                    二、心即理說(shuō) / 045

                                                                                                    三、知行合一說(shuō) / 060

                                                                                                    四、良知與致良知 / 076

                                                                                                    五、四句教 / 098

                                                                                                    六、陽(yáng)明后學(xué)的分化與流向 / 117

                                                                                                    七、陽(yáng)明與理學(xué) / 133

                                                                                                    八、小結:陽(yáng)明哲學(xué)的結構與特征 / 146

                                                                                                     

                                                                                                    下篇 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境界

                                                                                                    一、情與理——身心之學(xué) / 153

                                                                                                    二、克己與大我——萬(wàn)物一體 / 156

                                                                                                    三、執著(zhù)與無(wú)心——廓然大公 / 164

                                                                                                    四、修持與超越——無(wú)善無(wú)惡 / 171

                                                                                                    五、陽(yáng)明對佛老境界的吸取與超越 / 177

                                                                                                    六、小結:陽(yáng)明境界的實(shí)質(zhì)及其實(shí)現 / 187

                                                                                                     

                                                                                                    結論 對王陽(yáng)明哲學(xué)的評價(jià)

                                                                                                    一、評價(jià)的視角與問(wèn)題 / 194

                                                                                                    二、對陽(yáng)明哲學(xué)的歷史評價(jià) / 209

                                                                                                    三、對陽(yáng)明哲學(xué)的現實(shí)評價(jià) / 217

                                                                                                    四、陽(yáng)明哲學(xué)的十字整合——走出陽(yáng)明 / 233

                                                                                                     

                                                                                                    續篇 陽(yáng)明哲學(xué)之“點(diǎn)”式再咀嚼

                                                                                                    “身心之學(xué)”的精準闡發(fā)——讀岡田武彥的《王陽(yáng)明大傳》/ 252

                                                                                                    王陽(yáng)明“知行合一”的本意及其指向 / 278

                                                                                                    宋明理學(xué)的三種知行觀(guān)——對理學(xué)思想譜系的一種逆向把握 / 288

                                                                                                    從“良知”的形成看陽(yáng)明研究的不同進(jìn)路 / 311

                                                                                                    說(shuō)不完的陽(yáng)明,道不盡的心學(xué)——陽(yáng)明學(xué)研究 30 年的一點(diǎn)省思 / 337

                                                                                                    陽(yáng)明精神的三“點(diǎn)”一“線(xiàn)”及其現代意義——陽(yáng)明心學(xué)的發(fā)生學(xué)析辨 / 366

                                                                                                    心學(xué):個(gè)體主體的反省、自覺(jué)及其自我實(shí)現之學(xué) / 386

                                                                                                    后記 / 409

                                                                                                     

                                                                                                    《陽(yáng)明文庫》簡(jiǎn)介

                                                                                                      在中共貴州省委宣傳部的指導下,在貴州省孔學(xué)堂發(fā)展基金會(huì )和貴陽(yáng)孔學(xué)堂文化傳播中心的支持下,孔學(xué)堂書(shū)局啟動(dòng)了《陽(yáng)明文庫》的編輯出版工作?!蛾?yáng)明文庫》以陽(yáng)明文化為核心,多角度、深層次深入挖掘陽(yáng)明文化資源,高水準、全方位匯聚和推出海內外陽(yáng)明學(xué)研究精品力作,打造一個(gè)具有權威性、唯一性、現象級的時(shí)代出版工程。

                                                                                                      在“十四五”期間,孔學(xué)堂書(shū)局邀請海內外學(xué)者共同實(shí)施《陽(yáng)明文庫》出版工程。該出版工程計劃分四個(gè)部分推出:一是出版海內外具有較高學(xué)術(shù)價(jià)值的陽(yáng)明學(xué)及陽(yáng)明后學(xué)的研究著(zhù)作;二是出版陽(yáng)明學(xué)及陽(yáng)明后學(xué)古籍善本、孤本的影印本;三是出版陽(yáng)明學(xué)及陽(yáng)明后學(xué)優(yōu)秀歷史文獻的點(diǎn)校本;四是實(shí)現陽(yáng)明文化的數據化工程。

                                                                                                      歡迎海內外學(xué)者參與《陽(yáng)明文庫》出版!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