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現代
                                                                                                    陳來(lái)|熊十力的見(jiàn)體論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3-07 14:51:31    作者:陳來(lái)    來(lái)源:“哲學(xué)研究”微信公眾號

                                                                                                    熊十力的見(jiàn)體論

                                                                                                    陳來(lái) | 文

                                                                                                     

                                                                                                    作者簡(jiǎn)介

                                                                                                    陳來(lái),1952 年出生于北京,祖籍浙江溫州,清華大學(xué)校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副主任、清華大學(xué)文科資深教授、清華大學(xué)國學(xué)研究院院長(cháng),清華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社會(huì )職務(wù)主要有:中央文史館館員、國務(wù)院學(xué)位委員會(huì )委員、教育部社會(huì )科學(xué)委員會(huì )委員、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副理事長(cháng)、中國孔子基金會(huì )理事長(cháng)、中華朱子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馮友蘭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等。學(xué)術(shù)領(lǐng)域為中國哲學(xué)史,主要研究方向為儒家哲學(xué)、宋元明清理學(xué)、現代儒家哲學(xué)。

                                                                                                    摘要:見(jiàn)體論是熊十力哲學(xué)中具有根本性的一個(gè)問(wèn)題。“見(jiàn)體”包含兩義:一指認識宇宙論的實(shí)體,二指體認心的本體。第一種意義為人們所熟知,但第二種意義更為重要。宇宙論上的見(jiàn)體,強調在變動(dòng)中證見(jiàn)實(shí)體,即用見(jiàn)體。體認心的本體則意味著(zhù)反諸己心而達到一種無(wú)分別的意識狀態(tài),體證到此心與天地萬(wàn)物為一體。見(jiàn)體的方法在于反心。見(jiàn)體之境是明覺(jué)自明自了、渾然一體、內外不分、能所不分,真理顯現在當下眼前。要達至見(jiàn)體境地,必須有修行上的積累以逐漸破除虛妄知見(jiàn)而達到超理智的境地。當然見(jiàn)體只是儒家的工夫入手處而不是究竟,見(jiàn)體后還必須發(fā)起格物窮理的工夫。熊十力的見(jiàn)體論有別于外向的神秘體驗,其意義可能不是認識論的,而在于堅定了世界觀(guān)與人生觀(guān)的轉化與提升。
                                                                                                    關(guān)鍵詞:見(jiàn)體;見(jiàn)心;見(jiàn)體境地;修行;工夫究竟

                                                                                                    如果談到20世紀新儒家的精神性哲學(xué),不能不論及熊十力的“見(jiàn)體”論。蓋熊十力所謂“見(jiàn)體”之義可分為二,一指認識宇宙論的實(shí)體,二指體認心的本體,雖然二者并非截然無(wú)關(guān)。一般來(lái)說(shuō),熊十力很強調第一種意義(即體用不二論意義上)的見(jiàn)體,這是人們熟知的,但在一定意義上說(shuō),見(jiàn)體的第二種意義比第一種意義更重要。

                                                                                                    一、即用見(jiàn)體

                                                                                                    我們先來(lái)看以認識宇宙論實(shí)體為內涵的見(jiàn)體說(shuō)?!缎挛ㄗR論·功能上》說(shuō):

                                                                                                    夫奘師譏孔子不見(jiàn)體,而獨以證見(jiàn)真如歸高釋宗者,此非故意維持門(mén)戶(hù)。奘師本承印度佛家之學(xué),只以空寂言真如性體,決不許說(shuō)即空寂即生化、即生化即空寂。??孔子系《易》,曰“易有太極”,(小注:太極,即本體之名。)六十四卦明萬(wàn)有不齊,皆太極之散著(zhù)。謂《易》不見(jiàn)體可乎?《春秋》本元以明化,董子《繁露·重政》云“元猶原也”,此與《易》義相會(huì )?!兑住吩?ldquo;大哉乾元,萬(wàn)物資始”,《春秋》建元即本斯旨。一家之學(xué),宗要無(wú)殊,(小注:宗要者,宗謂主旨,要謂理要。)謂《春秋》不見(jiàn)體可乎?(熊十力,2010年,第237-238頁(yè))

                                                                                                    照這里所說(shuō),《系辭》講“易有太極”就是見(jiàn)體之言,《春秋》建元,也是見(jiàn)體之言,都是指證見(jiàn)宇宙論意義上的本體。他認為佛教主張證見(jiàn)真如,卻不了解孔子的《系辭》也是見(jiàn)體。熊十力承漢儒之說(shuō),以《系辭》為孔子作,這是可以理解的。

                                                                                                    魏晉人言老莊,大抵主從無(wú)肇有。原彼所謂無(wú),亦不為本體空無(wú),大概計宇宙元始有個(gè)萬(wàn)物都無(wú)的時(shí)候,故謂之無(wú);其后萬(wàn)象滋生,乃謂之有。此等意見(jiàn),由其根本執著(zhù)現實(shí)界,故有這般推論。若真見(jiàn)體者,則了一真現起萬(wàn)變,(小注:宛然有物。)萬(wàn)變皆即一真。(小注:本無(wú)實(shí)物。)于此說(shuō)有說(shuō)無(wú),只是戲論,而況可云從無(wú)肇有乎?(熊十力,2019年,第10-11頁(yè))

                                                                                                    這里所謂“真見(jiàn)體者,則了一真現起萬(wàn)變”講的就是由體起用的宇宙論,其所謂見(jiàn)體也是指對宇宙實(shí)體的理解?!妒φZ(yǔ)要》卷一《答某君》中說(shuō):

                                                                                                    用依體起,(小注:猶如波依水起。)而非異體有別實(shí)物,(小注:猶如波非異水而有別自體也。)故說(shuō)即用即體。易言之,此翕辟相,即是生滅相,即是變動(dòng)相,正復于中,證見(jiàn)實(shí)性。何以故?用無(wú)自體故。(小注:實(shí)性者,本體之代語(yǔ)。翕辟相,即生滅相,即變動(dòng)相,此是依體所起之用。然用非異于體而有別用之自體,故乃即用見(jiàn)體。)(同上,第32頁(yè))

                                                                                                    在變動(dòng)中證見(jiàn)實(shí)體,就是即用見(jiàn)體。用是依賴(lài)于體而起的,但不是離開(kāi)體另有自體,用是生滅相、翕辟相、變動(dòng)相,在用中見(jiàn)體,亦即證見(jiàn)實(shí)性。這里所說(shuō)的見(jiàn)體也是證見(jiàn)宇宙論意義上的實(shí)體。

                                                                                                    如今盛行之解析派只是一種邏輯的學(xué)問(wèn),此固為哲學(xué)者所必資,然要不是哲學(xué)底正宗。時(shí)賢鄙棄本體論,弟終以此為窮極萬(wàn)化之原,乃學(xué)問(wèn)之歸墟。學(xué)不至是,則睽而不通,拘而不化,非智者所安也。見(jiàn)體則莫切于東方之學(xué),斯不佞所以皈心。(同上,第71頁(yè))

                                                                                                    熊十力批評分析派不是哲學(xué)的正宗,正宗的哲學(xué)必重視窮究萬(wàn)化根源的本體論,其要即在見(jiàn)體。

                                                                                                    吾以為講返本之學(xué),而不免陷身墮性者,此必其未能證得本體者也?!缎抡摗分v本體,原是舉體成用,即用見(jiàn)體,故體用不二。此根本義,須先識得。(《熊十力全集》第8卷,第441頁(yè))

                                                                                                    可見(jiàn)《新唯識論》的體用論主要強調在宇宙論上即用見(jiàn)體。

                                                                                                    來(lái)函謂“科學(xué)之真理如何可匯歸或依附于玄學(xué)真理”。余以為就宇宙論言,善談本體者,一方面須掃相以證體,(小注:相者謂現象界。)若執取現象界為實(shí)在者,即不能見(jiàn)體,故非掃相不可。??《新論》說(shuō)本體之流行,即依翕辟與生滅故;(小注:翕辟、生滅,皆謂流行。)現象界得成立,亦復依翕辟與生滅故。說(shuō)現象界無(wú)實(shí)自體,易言之,便于現象界而不取其相,即于此而見(jiàn)為真體之呈顯,是即掃相證體。(熊十力,2019年,第124頁(yè))

                                                                                                    這里所說(shuō)的“掃相證體”是指宇宙論而言,相是現象,體是本體,證體即見(jiàn)體,善談?dòng)钪姹倔w者,需要超越現象,要知道現象界是本體的呈現,可由現象認識本體。

                                                                                                    先生又曰:宜黃大師嘗言佛家談體,孔氏談?dòng)?。吾竊未安。須知體用可分,而畢竟非二??鬃又皇羌从蔑@體,不是只滯于用而不見(jiàn)體。若只談?dòng)?,則孔子便與俗學(xué)一般見(jiàn)解,豈其然乎?至佛家談體,是不生不滅不動(dòng)不變,不免有將體與用截成二片之嫌。無(wú)著(zhù)世親之學(xué)顯然有此失,何可與吾孔氏《大易》比論。(同上,第202頁(yè))

                                                                                                    和前引《新唯識論·功能上》所說(shuō)一樣,這里也認為俗學(xué)是滯于用而不能見(jiàn)體,孔子是即用顯體、即用見(jiàn)體,佛家不能講即體即用、即用見(jiàn)體,只是體用截成二片。佛家與孔子大易的宇宙論不能相比。

                                                                                                    陽(yáng)明言“天地鬼神的主宰,也即是我的靈明”,以本體不二故?!缎抡?middot;唯識章》闡明心境不離,亦是于現象上識體。若不能于現象上見(jiàn)體者,則心物便分內外而對立起來(lái),須深思。(同上,第205頁(yè))

                                                                                                    即用見(jiàn)體就是在現象上識體,主宰即是靈明,靈明即是主宰,這就是體用不二,可見(jiàn)這里也說(shuō)的是宇宙論的體用論。見(jiàn)體就是要在現象上見(jiàn)本體。

                                                                                                    由此應知體用不二。迷者用外索體,智者則知即用即體。然由即用即體故,一存用相,則萬(wàn)有繁然。若欲趣真,(小注:趣真謂見(jiàn)體。)則必掃除用相,而后冥應玄同。不知此意,難讀《新論》。夫哲學(xué)要歸證體,不獨洗滌常識中種種意義,即于世智所有辨物析理之一切意義,(小注:世智如科學(xué)等知識。)亦妙能留舍。(熊十力,2019年,第224頁(yè))

                                                                                                    體用不二,是指沒(méi)有用外之體,也沒(méi)有離體之用;所謂見(jiàn)體,就是超越用相,與體為一。見(jiàn)體亦稱(chēng)證體,證體是哲學(xué)的歸結和總要。這些討論,都是指一種掃相證體的本體論智慧,與心體之說(shuō)無(wú)關(guān)。

                                                                                                    見(jiàn)體亦多稱(chēng)證體,以下論之。

                                                                                                    來(lái)函謂“科學(xué)之真理如何可匯歸或依附于玄學(xué)真理”。余以為就宇宙論言,善談本體者,一方面須掃相以證體,(小注:相者謂現象界。)若執取現象界為實(shí)在者,即不能見(jiàn)體,故非掃相不可。然另一方面卻必須施設現象界,否則吾人所日常生活之宇宙,即經(jīng)驗界,不得成立。(同上,第124頁(yè))

                                                                                                    掃相證體即前面所說(shuō)的破相見(jiàn)體,掃相是針對執取現象為實(shí)在而言,以求見(jiàn)體。但另一方面玄學(xué)真理要與日常生活結合,則需要肯定(施設)現象界、經(jīng)驗界,否則人的生活無(wú)法成立。他接著(zhù)說(shuō):

                                                                                                    其次,儒家底孔子,尤為吾所歸心??鬃庸滩慌懦饫碇桥c知識,而亦不尚解析,此其異于印度佛家之點(diǎn),然歸趣證會(huì )則大概與佛家同??鬃幼灾^“默而識之”。默即止,而識即觀(guān)也。止觀(guān)的工夫到極深時(shí),便是證會(huì )境地?!墩撜Z(yǔ)》記子曰:“天何言哉?四時(shí)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非證見(jiàn)實(shí)相,何能說(shuō)得如此微妙?(小注:實(shí)相即實(shí)體異名,亦即真理之異名。)孔佛同一證體,然亦有不似處。佛氏專(zhuān)以寂靜言體,至于四時(shí)行百物生的意義,彼似不作此理會(huì )。緣他出世主義,所以不免差失。本體是寂靜的,孔子若不親證到此,便不會(huì )有“天何言哉”之嘆。唯其湛寂,無(wú)為無(wú)作,故以無(wú)言形容之。然大用流行,德健化神,四時(shí)行而百物生,以此見(jiàn)天理之不容逆,夫子其至矣乎!然孔子下手工夫與佛家又各有不同,當別為論。(同上,第128頁(yè))

                                                                                                    證會(huì )即證體。熊十力總是認為儒家與佛家都是追求證會(huì )、證體、證見(jiàn),證見(jiàn)實(shí)相就是見(jiàn)體、證體,從他所說(shuō)的“證會(huì )境地”來(lái)看,見(jiàn)體、證體實(shí)為一種境界。所不同的是佛家以本體是寂靜的,由此引向出世主義。而儒家既看到本體靜的一面,又見(jiàn)到大用流行生生不息的一面。他還說(shuō):

                                                                                                    始終脫不開(kāi)看靜物的方法,所以在科學(xué)上無(wú)法體會(huì )流行的真際。就令談變動(dòng),總要做一件物理的現象來(lái)解釋?zhuān)餍械恼骐H除非證體時(shí)才可得到。友人馬一浮《新論序》曰:“窮變化之道者,其唯盡性之功乎。”此意從來(lái)幾人會(huì )得。我常說(shuō),科學(xué)上安立了物,而玄學(xué)上雖一方面隨順科學(xué),予他安立物界的基地,但其根本態(tài)度和方法卻要把一切物層層剝落,乃至剝落凈盡,才識得科學(xué)真理的基地之真相。(同上,第131頁(yè))

                                                                                                    大用流行是用,其真際是體,只有證體才能得到真際。他認為馬一浮寫(xiě)的序中,強調盡性才能窮變化之道,就是證體而求真際。變化、流行都是用,流行的真際、變化之道才是體。

                                                                                                    即用顯體,(小注:譬如,于眾漚不作眾漚看,而直見(jiàn)其是大海水呈現。易言之,即只見(jiàn)為大海水而已。即用顯體,義亦如是。)即于一切用相或宇宙萬(wàn)有而皆見(jiàn)為真如,(小注:真者真實(shí)。如者言其德性恒常,無(wú)改變故。真如乃本體之名,本佛典。宗門(mén)古德有云:信手所捫,莫非真如。此義深遠至極。譬如當前桌子,世俗見(jiàn)為一種器具,而自證體之哲人觀(guān)之,此即真如妙體呈現耳。此中義味無(wú)窮,《新論》轉變、功能諸章,多明此義。)故假立真諦。(熊十力,2019年,第212-213頁(yè))

                                                                                                    即用顯體的意義,包含著(zhù)如何看、見(jiàn)的指示,即不把萬(wàn)有當作現象來(lái)看,而是見(jiàn)其為真實(shí)實(shí)體的呈現。如果真能見(jiàn)一切用相為真如實(shí)體的呈現,這就是證體、見(jiàn)體了。這也是宇宙論意義上的見(jiàn)體。

                                                                                                    科學(xué)尚析觀(guān),(小注:析觀(guān)亦云解析。)得宇宙之分殊,而一切如量,即名其所得為科學(xué)之真理。(小注:于一切法,稱(chēng)實(shí)而知,是名如量。)玄學(xué)尚證會(huì ),得宇宙之渾全,而一切如理,即名其所得為玄學(xué)之真理。(小注:于一切法,不取其相,冥證理體,而無(wú)虛妄分別,是名如理。)實(shí)則就真理本身言,元無(wú)所謂科學(xué)的與玄學(xué)的這般名字,唯依學(xué)者窮究之方便故,則學(xué)問(wèn)不限一途,而或得其全,或得其分,由此假說(shuō)有科學(xué)之真理與玄學(xué)之真理,于義無(wú)妨。(同上,第124頁(yè))

                                                                                                    他認為科學(xué)尚分析,哲學(xué)尚證會(huì );科學(xué)認識現象,是對宇宙之部分的認識;而哲學(xué)是對宇宙整全的理解,不停留于現象而直接體證本體。不取其相、冥證理體,與前所說(shuō)在宇宙論上掃相證體是一致的。哲學(xué)就是要認識真理,真理就是實(shí)體,而認識真理的方法就是體認、證會(huì ),就是見(jiàn)體。

                                                                                                    西洋哲學(xué)大概屬前者,中國與印度哲學(xué)大概屬后者。前者從科學(xué)出發(fā),他所發(fā)見(jiàn)的真實(shí),只是物理世界底真實(shí),而本體世界底真實(shí)他畢竟無(wú)從證會(huì )或體認得到。后者尋著(zhù)哲學(xué)本身底出發(fā)點(diǎn)而努力,他于科學(xué)知識亦自有相當的基礎,(小注:如此土先哲于物理人事亦有相當甄驗。)而他所以證會(huì )或體認到本體世界底真實(shí),是直接本諸他底明智之燈。(同上,第354頁(yè))

                                                                                                    科學(xué)從現象入手追求物理世界的真實(shí),而哲學(xué)以物理的真實(shí)為基礎,更求本體世界的真實(shí),這只能得自證會(huì )。證會(huì )的根本則是人自己的“昭明之智”。所謂本體世界的真實(shí)與下節所說(shuō)的見(jiàn)心是不同的。

                                                                                                    由體認而得到真理,所以沒(méi)有析別數量性質(zhì)等等戲論。由此而中國哲人即于萬(wàn)象而一一皆見(jiàn)為真理顯現。易言之,即于萬(wàn)象而見(jiàn)為渾全。所以有天地萬(wàn)物一體的境界,而無(wú)以物累心之患,無(wú)向外追求之苦。(同上,第135頁(yè))

                                                                                                    體認工夫的本體論預設是萬(wàn)物皆為真理實(shí)體的顯現,真理本體是渾全的,所以體認者于萬(wàn)象上所見(jiàn)的本體也是渾全的,由是而有萬(wàn)物一體的境界,不會(huì )有物累其心之患。

                                                                                                     

                                                                                                    二、見(jiàn)心即見(jiàn)體

                                                                                                    其次,我們來(lái)看體認心體的見(jiàn)體義。先來(lái)看《新唯識論》所論見(jiàn)體:

                                                                                                    真見(jiàn)體者,反諸內心。自他無(wú)間,征物我之同源;(小注:內心之內,非對外之詞,假說(shuō)為內耳。此中心者,即上所言自性。蓋心之一名,有指本體言者,有依作用言者,切不可混,學(xué)者宜隨文抉擇。語(yǔ)曰:“一人向隅,滿(mǎn)座為之不樂(lè )。”此何以故?蓋滿(mǎn)座之人之心,即是一人之心,元無(wú)自他間隔故耳。足知此心即是物我同源處,乃所謂實(shí)體也。)(熊十力,2010年,第9-10頁(yè))

                                                                                                    見(jiàn)體即反心所見(jiàn),所見(jiàn)顯然是一種體驗和體證。反諸己心,能見(jiàn)自我與他人為一體,物我同一根源,沒(méi)有隔閡,這就是真見(jiàn)體。他多次使用“一人向隅,滿(mǎn)座為之不樂(lè )”這個(gè)例子,用來(lái)說(shuō)明滿(mǎn)座人之心即是一人之心。

                                                                                                    是故體萬(wàn)物而不遺者,即唯此心,見(jiàn)心乃云見(jiàn)體。(小注:體萬(wàn)物者,言即此心遍為萬(wàn)物實(shí)體,而無(wú)有一物得遺之以成其為物者,故云爾。)(同上,第10頁(yè))

                                                                                                    這更明確地說(shuō)見(jiàn)心就是見(jiàn)體,換言之見(jiàn)體就是指見(jiàn)心。具體地說(shuō),見(jiàn)心要此心“體萬(wàn)物而不遺”,熊十力解釋說(shuō),“體萬(wàn)物而不遺”本是《中庸》和《易傳》的說(shuō)法,在這里是指以此心遍在萬(wàn)物為其實(shí)體。遍在就是不遺漏任何一物,而成為每一物的體。

                                                                                                    吾人常能保任此智而勿失之,故乃自己認識自己,而無(wú)一毫錮蔽焉。云何自己認識自己?以此認識離能所、內外、同異等分別相,而實(shí)昭昭明明,內自識故,(小注:故非空洞無(wú)物,亦非混沌。)故假說(shuō)言自己認識自己。(小注:自己亦是假設之詞。)由斯義故,得言見(jiàn)心,亦云見(jiàn)體。(熊十力,2010年,第10頁(yè))

                                                                                                    因為見(jiàn)體即是見(jiàn)心,他進(jìn)一步說(shuō)明,見(jiàn)心是指這樣一種意識狀態(tài):它離開(kāi)種種分別相,成為一體而無(wú)分別的意識狀態(tài)。但這并非空無(wú),也不是混沌,而是昭明自識的,故又說(shuō)見(jiàn)體是“自己認識自己”。見(jiàn)體是一種自識的意識狀態(tài),其特征是一體無(wú)分別而昭明。“昭明”是“見(jiàn)心”狀態(tài)的一個(gè)基本特征。

                                                                                                    不悟此理唯在反求,(小注:反諸本心,昭然不容瞞昧。直是一毫為己之私不許藏匿,此心惻然知其不可,故知此心至真至實(shí),渾然與天地萬(wàn)物同體。而所謂己私,原屬形氣上后起之妄,自與本體上了不相干。故反諸本心,即已見(jiàn)體矣。)只堪自識。(同上,第11頁(yè))

                                                                                                    見(jiàn)體作為工夫即是反求,反諸內心。見(jiàn)體作為境界就是此心惻然、渾然與天地萬(wàn)物同體,同時(shí)此心昭然不昧,無(wú)一毫為己之私。這才是自識,才是自己認識自己。這一惻然、渾然的說(shuō)法與王陽(yáng)明晚年對良知的理解類(lèi)似。其渾然與物同體的境地亦類(lèi)似理學(xué)的悟境。其反諸本心、即己心見(jiàn)體的思想明顯屬于心學(xué)的立場(chǎng)。

                                                                                                    熊十力在《答謝幼偉》中說(shuō):

                                                                                                    夫見(jiàn)體云者,即本體呈露時(shí)自明自見(jiàn)而已,非以此見(jiàn)彼也。量智推度時(shí),則以本體為所度之境,如度外在的物事然。故量智起時(shí),本體不得呈露,而何有見(jiàn)體可言?前信云純恃性智者,意正在此。此中義蘊淵微至極,孔子所云默識,從來(lái)注家均是膚解,雖朱子亦未得臻斯旨也。(小注:寂默者,本體也。識者,即此本體之昭然自識也。)??西哲畢竟不離知解窠臼,吾故不許其見(jiàn)體也。難言哉,斯義也。(熊十力,2019年,第241頁(yè))

                                                                                                    此段所論很重要。這里首先強調,所謂見(jiàn)體,就是本體呈露時(shí)自見(jiàn)自明,并不是見(jiàn)到另一個(gè)對象。本體呈露即是本心呈露,本心昭然自識,即是見(jiàn)體。其次,熊十力用佛教的概念來(lái)格義,認為佛教的詞匯中,性智是對本體的智慧,量智是對現象的認識,所以他認為量智是對流行的現象的認識,即使是對現象之本原的推度也只是理性對外在事物的思維,不是本體的自我呈露。因此見(jiàn)體與量智無(wú)關(guān),只是性智的事。在他看來(lái),西方哲學(xué)都是以量智求知解,故不能見(jiàn)體。

                                                                                                    中國哲學(xué)思想,歸于《易》所云窮理盡性至命。理者,至極本原之理。即此理之在人而言,則曰性;即此理之為萬(wàn)化之大原,是為流行不息,則曰命。窮者,反躬而自識之謂;盡者,實(shí)現之而無(wú)所虧欠之謂;至者,與之為一之謂?!缎抡摗匪劚倔w,即此理也,性也,命也,名三而實(shí)一也。窮也,盡也,至也,則《新論》所云見(jiàn)體或證體之謂也。(同上,第253頁(yè))

                                                                                                    《說(shuō)卦傳》言“窮理盡性以至于命”,理、性、命是萬(wàn)化大源的實(shí)體及其流行,而窮、盡、至則是見(jiàn)體,因為窮是自識,盡是實(shí)現,至是渾然一體。此處“窮理盡性至命”應當是作為結果而不是工夫過(guò)程。

                                                                                                    ??則《新論》所云見(jiàn)體或證體之謂也?!缎抡摗反_是儒家骨髓??酌纤蕴?,既不是宗教家之天,更不是理想中構畫(huà)一崇高無(wú)上之一種理念,或一種超越感。彼乃反諸自身,識得有個(gè)與天地萬(wàn)物同體的真宰炯然在中,《新論》所云性智是也。吾人實(shí)證到此,便無(wú)物我、內外可分,此乃即物而超物,即人而天。(熊十力,2019年,第253頁(yè))

                                                                                                    按他的理解,孔孟所說(shuō)的天,是指本心主宰,此心與天地萬(wàn)物為一體,見(jiàn)體就是識得此心,此境界無(wú)物我、無(wú)內外,即物超物,即人而天。“炯然”即此心昭然。

                                                                                                    孟子所謂“思誠”??(小注:思誠者,誠謂絕對的真理;思者,體認之謂,非通途所云思想之思。思誠,謂真理唯可體認而得也。反身而誠者,謂真理不遠于人,若以知解推求,必不能實(shí)見(jiàn)真理,唯反躬體認,即灼然自識。深造自得者,所謂真理必由實(shí)踐之功,而后實(shí)有諸己。)由儒家之見(jiàn)地,則真理唯可以由體認而實(shí)證,非可用知識推求,但吾人在日常生活的宇宙中,不能不假定一切事物為實(shí)有,從而加以析別,故又不可排斥知識。宇宙間的道理本是多方面的,本是無(wú)窮無(wú)盡的,若執一端之見(jiàn)、一偏之論,必賊道而違理。儒家于形而上學(xué)主體認,于經(jīng)驗界仍注重知識。有體認之功,以主乎知識,則知識不限于瑣碎,而有以洞澈事物之本真;有知識,以輔體認之功,則體認不蹈于空虛,而有以遍觀(guān)真理之散著(zhù)。(同上,第136頁(yè))

                                                                                                    他把思誠解釋為體認真理實(shí)體,把反身而誠解釋為反躬體認、灼然自識,認為這體現了儒家形而上學(xué)重視體認的立場(chǎng)。同時(shí)他也強調儒家不否認經(jīng)驗界,也注重知識,因為事物之理是真理的散殊。

                                                                                                    《新論》鑒觀(guān)西洋,無(wú)蹈其失,始乎辨析,而終于反己。(小注:反己即體認。)所以體神居靈,而萬(wàn)有之藏與生生化化之妙,的然無(wú)可外求矣。得此無(wú)盡藏,發(fā)之為道德,推之為政治,淵淵不竭,有本者如是。此自堯舜迄尼山相傳之緒,非余獨得之秘。惜哉!不可喻于今之人也。船山尚有隔在。擬吾于衡陽(yáng),實(shí)不似也。秋涼能一過(guò),是所至望。(同上,第259頁(yè))

                                                                                                    反己即反躬體認,得此無(wú)盡藏,就是見(jiàn)體,見(jiàn)體之后可發(fā)為道德,推之政治。他說(shuō)這種以見(jiàn)體為大本的學(xué)問(wèn),船山尚隔一層,所以他認為船山與他并不相似。值得注意的是,他寫(xiě)成《新唯識論》是參考了西洋哲學(xué),盡力于觀(guān)念的辨析,但不止于辨析,而是以反躬體認為歸結?!洞鹁恪沸∽ⅲ?/span>

                                                                                                    實(shí)踐實(shí)證,實(shí)有諸己之謂。博者徒務(wù)多知,縱上究乎玄,而仍不離知見(jiàn)也。約則極玄,而體之日用踐履之間,心與理冥為一,不只是一個(gè)空洞的知見(jiàn)。(同上,第120頁(yè))

                                                                                                    如前所說(shuō),實(shí)有諸己就是反躬體認,反己實(shí)證。見(jiàn)體既可指體認的工夫,也可指體認到本體的結果。

                                                                                                    然儒者在其形而上學(xué)方面,仍是用體認工夫,孔子所謂“默識”,即體認之謂。(小注:默者,冥然不起析別、不作推想也;識者,灼然自明自了之謂。此言真理唯是自明的,不待析別與推求,而反之本心,恒自明自了。)孟子所謂“思誠”,所謂“反身而誠”,所謂“深造自得”,亦皆體認也。(同上,第136頁(yè))

                                                                                                    熊十力認為,中國哲學(xué)的特別精神就在于,其形上學(xué)也是用體認方法。但在我們看來(lái),反躬見(jiàn)體應該首先是自明心體的工夫,而熊十力的體用不二的宇宙論應該不是反躬的結果,而是一種得自讀《船山遺書(shū)》而悟的本體的智慧。(參見(jiàn)郭齊勇,第18頁(yè))但在明言的層面,他自己聲稱(chēng),本心心體與宇宙實(shí)體都是反諸本心得來(lái)的。熊十力認為宇宙實(shí)體與本心實(shí)體都屬于形而上學(xué)。

                                                                                                    雖世有主張哲學(xué)是綜合各科學(xué)的原理進(jìn)而為實(shí)體之探討,故亦是知識的云云,然而為此說(shuō)者不辨哲學(xué)科學(xué)之異趣,卻把實(shí)體看作外界物事,用知識去推尋,如何能證會(huì )得實(shí)體?極其能事,不過(guò)竊取各科學(xué)底材料,以意穿鑿,而組成一個(gè)系統,自圓其說(shuō),著(zhù)之文字,號為一家之學(xué)而已。(熊十力,2019年,第352頁(yè))

                                                                                                    這是主張,證會(huì )實(shí)體,決不能把實(shí)體看作外在事物,用知識的方法去尋求。換言之,只有用證會(huì )的方法才能得實(shí)體的認知,而證會(huì )不可離開(kāi)吾心而尋求。

                                                                                                    吾心之本體,即是宇宙之本體,非有二也,故不可外吾心而求道。(小注:吾心與宇宙之本體,即道是也。本體元無(wú)內外可分,故不可于吾心外而求道。)吾心發(fā)用處,即是道之發(fā)用。故善體道者,(小注:體者體認。下同。)體之自心而得矣,豈外求哉?(同上,第141頁(yè))

                                                                                                    此心無(wú)有內外,恒時(shí)自明自了,自識自證。吾人對于道之體用,或宇宙實(shí)體之認知,唯在此心呈現時(shí)乃得期諸此心之直接自證。(同上,第144頁(yè))

                                                                                                    這里他再次申明,心之本體就是宇宙本體,宇宙本體就是心之本體,所以應該說(shuō)本體不可能只是主觀(guān)的、內在的。但如我們上面說(shuō)的,因為熊十力要強調窮理工夫的途徑是反諸本心,故強調此理的內在性,強調不可外心以求理。其工夫境界的結論,則不僅強調見(jiàn)體時(shí)是心的自明自了、自識自證,而且申明對宇宙實(shí)體的認知唯在此心呈現之時(shí)。我們在本文一開(kāi)始時(shí)說(shuō),見(jiàn)體有二義,一是見(jiàn)宇宙本體,一是見(jiàn)自心本體。但按熊十力這里的說(shuō)法,見(jiàn)體雖然可以方便說(shuō)有二義,但方法只是一個(gè),不僅見(jiàn)心之本體的方法是反心,見(jiàn)宇宙實(shí)體的方法也是反心。人對宇宙實(shí)體之認識,當且僅當此心呈現之時(shí)。這與熊十力討論的掃相證體的本體論智慧并不相同。

                                                                                                     

                                                                                                    三、見(jiàn)體境地

                                                                                                    前面我們引用的材料顯示,熊十力多用境地表示見(jiàn)體的境界,如所謂“證會(huì )境地”。

                                                                                                    而不能證會(huì )一切物之本體,以外緣故,有所知相故。(小注:外緣者,謂以所知事理視為外境,而了知之。所知相正由有所得心故起。)證體則泯內外,無(wú)能所,斯乃至人超越理智之境,非學(xué)者事。又前謂其于人生之了解,僅較高于庸俗者,彼之所了解,只是其一種知見(jiàn)。若證體者,即滌除玄覽(小注:此中玄覽謂知見(jiàn),蓋借用老子語(yǔ)。)而一任真性流行矣。(同上,第279頁(yè))

                                                                                                    這也指出證體的境界是泯除內外的分別,沒(méi)有能所的分別,是超越理智的境界,不是一般學(xué)者所能達到的。這意味著(zhù)只有大師大德才能達到證體的境界。他還指出,見(jiàn)體的境界是滌除一切知見(jiàn),達到本體真性的任運流行。

                                                                                                    證體作為工夫亦稱(chēng)體認,熊十力常常強調體認的重要性,在《答馬格里尼》中,他說(shuō):

                                                                                                    須知真理非他,即是吾人所以生之理,亦即是宇宙所以形成之理。故就真理言,吾人生命與大自然即宇宙是互相融入而不能分開(kāi),同為此真理之顯現故。但真理雖顯現為萬(wàn)象,而不可執定萬(wàn)象,以為真理即如其所顯現之物事。(小注:此中意義難言。)真理雖非超越萬(wàn)象之外而別有物,但真理自身并不即是萬(wàn)象。真理畢竟無(wú)方所,無(wú)形體,所以不能用知識去推度,不能將真理當作外在的物事看待。哲學(xué)家如欲實(shí)證真理,只有返諸自家固有的明覺(jué),(小注:亦名為智。)即此明覺(jué)之自明自了,渾然內外一如而無(wú)能所可分時(shí),方是真理實(shí)現在前,方名實(shí)證,前所謂體認者即是此意。(同上,第135頁(yè))

                                                                                                    這應當是熊十力對外國人解釋見(jiàn)體的最正式的論述。首先,宇宙的實(shí)體即宇宙真理,宇宙的用相即萬(wàn)象萬(wàn)物;人的生命之理即是宇宙之理,因為人的生命與宇宙互相融合不能分開(kāi),人和自然都是宇宙真理的顯現。其次,宇宙的真理不能用知識的方法去推測想象,因為知識的方法是求知外在事物,而真理不是純外在的事物,是吾人生命的真理。最后,要實(shí)證真理,必須返回自己固有的明覺(jué),所謂見(jiàn)體之境就是此明覺(jué)自明自了、渾然一體、內外不分、能所不分,真理顯現在當下眼前。

                                                                                                    中國哲學(xué)有一特別精神,即其為學(xué)也,根本注重體認的方法。體認者,能覺(jué)入所覺(jué),渾然一體而不可分,所謂內外、物我、一異,種種差別相都不可得。唯其如此,故在中國哲學(xué)中,無(wú)有像西洋形而上學(xué)以宇宙實(shí)體當作外界存在的物事而推窮之者。(熊十力,2019年,第134頁(yè))

                                                                                                    哲學(xué)追求真理,而真理只能去體認,體認則必須反己。體認是見(jiàn)體的工夫(方法),見(jiàn)體是體認的結果。但這并不是絕對的,從工夫到結果是一過(guò)程,“見(jiàn)體”一詞既可作工夫用,也可以作為結果用。這里他對體認實(shí)體的狀態(tài)境界作了概括:體認的狀態(tài)是“能覺(jué)入于所覺(jué)”,體認的境界是“渾然一體而不可分”。“能覺(jué)入于所覺(jué)”這個(gè)提法雖不多見(jiàn),但出現在《答馬格里尼》中,還是重要的表述。體認表示能覺(jué)對于所覺(jué)的識見(jiàn),但這不是主體和對象的對待關(guān)系,而是能覺(jué)與所覺(jué)合二為一,化對待為融合。

                                                                                                    后來(lái)他也說(shuō):

                                                                                                    科學(xué)站在經(jīng)驗的范圍內,把一切事物看作客觀(guān)獨存的,用理智去摹準他,(小注:率循他底定律法則等等而甄明之,猶如摹繪準確不妄。)剖析他,所以是純粹知識的。哲學(xué)所有事者,要在剝削經(jīng)驗界的一切雜染而證會(huì )實(shí)體,(小注:證會(huì )者,蓋吾之良知即是實(shí)體。良知炯然自知,便云證會(huì )。此知無(wú)分別相,不于實(shí)體作外想故,所知能知是一事而不可分故,故陽(yáng)明指良知為實(shí)體,此體是自明的故。)(同上,第352頁(yè))

                                                                                                    這里所說(shuō)的“能知所知是一事”即是上面說(shuō)的“能覺(jué)入于所覺(jué),渾然一體”,他說(shuō)良知的特色就是所知無(wú)分別相,不把宇宙實(shí)體看做外物。同時(shí)他也不忘強調,良知是自明自了的。

                                                                                                    夫吾人所以生之理與宇宙所以形成之理本非有二,故此理非客觀(guān)的,非外在的。如欲窮究此理之實(shí)際,自非有內心的涵養工夫不可。唯內心的涵養工夫深純之候,方得此理透露而達于自明自了自證之境地。前所謂體認者即此。故哲學(xué)不是知識的學(xué)問(wèn),而是自明自覺(jué)的一種學(xué)問(wèn)。(同上,第137頁(yè))

                                                                                                    一般人認為,說(shuō)人生之理與宇宙之理并非不同的二者,如果就理的內涵而言,是可以理解的,即人生之理與宇宙之理一致;但如果說(shuō)此理完全是主觀(guān)的、內在的,那就和“宇宙之理”這個(gè)概念必然要包含的客觀(guān)性矛盾,而應該說(shuō)此理既是主觀(guān)的,又是客觀(guān)的。熊十力不管他人覺(jué)得矛盾不矛盾,堅持認為,由于此理是非外在的,所以要窮究此理必須用內心的涵養工夫,涵養工夫到極致,就可達到自明自證的境地,即見(jiàn)體。這樣看來(lái),說(shuō)此理不是外在的,主要是就窮究此理的方式而言的。

                                                                                                    儒者體認一詞,有時(shí)可與證會(huì )一詞同解,有時(shí)又似泛言之。朱子常有親切體認之語(yǔ),即讀書(shū)窮理之際時(shí)時(shí)尋繹玩索之謂。此固切要,然與吾所舉證會(huì )一詞殊不相似。今云證會(huì )者,謂本體之自明自了是也。佛氏謂之證量,亦云現量。陽(yáng)明《詠良知》詩(shī)“無(wú)聲無(wú)臭獨知時(shí)”,此無(wú)聲無(wú)臭而獨知者,正是吾之本體即本心炯然自知也,斯即證會(huì )之謂。(同上,第315頁(yè))

                                                                                                    他也承認,古代儒者所用的“體認”二字與他所理解的有所不同,古人多用“體認”來(lái)表示平常讀書(shū)時(shí)的思考,而他自己所說(shuō)的“體認”即是證會(huì ),是指本體的自明自了,是指本心炯然自知。

                                                                                                    夫證會(huì )者,一切放下,不雜記憶,不起分別,此時(shí)無(wú)能所、無(wú)內外,唯是真體現前,默然自喻,而萬(wàn)里齊彰者也。思辨則于不自覺(jué)中設定有外在世界,而向外尋求,測于一曲,遺其大全,滯于化跡,昧其真相,此證會(huì )與思辨不同也。(熊十力,2019年,第316頁(yè))

                                                                                                    這里也記述了證會(huì )見(jiàn)體時(shí)的狀態(tài)境界,即放下一切念想,心中不起分別相,在沒(méi)有能所、內外的分別時(shí),真體呈現,自明自喻。這是與思辨根本不同的狀態(tài)境界。

                                                                                                    至程子云“天理二字卻是自家體認得來(lái)”,此體認一詞如作證量解,似亦可通。但程子本意,似是于日常踐履中,用涵養察識等工夫體認得天理流行之妙,此似在發(fā)用處說(shuō),而與證量似微有不同。證量則真體獨立,冥然自證,乃于泯絕外緣時(shí)見(jiàn)之耳。此意難言。(同上,第315頁(yè))

                                                                                                    理學(xué)家如二程所說(shuō)的體認多在發(fā)用處說(shuō),而證體證量是自證真實(shí)本體,是在泯除一切外緣時(shí)的見(jiàn)體。

                                                                                                    通內外、物我、動(dòng)靜、古今,渾然為一,湛寂圓明,這個(gè)才是真理顯現,才是得到大菩提。佛家學(xué)問(wèn),除其出世主義為吾人所不必贊同外,而其在玄學(xué)上本其證會(huì )的真實(shí)見(jiàn)地而說(shuō)法,因破盡一切迷執,確給予人類(lèi)以無(wú)限光明,無(wú)論如何不容否認。(同上,第128頁(yè))

                                                                                                    真理顯現就是見(jiàn)體證體,其狀態(tài)為內外為一、物我為一、動(dòng)靜為一、古今為一,所有這些對立面都不再有分別,都成為渾然一體的境界,而這一狀態(tài)又是湛然、寂然、圓通的明覺(jué),是大菩提的正覺(jué)境界。這說(shuō)明熊十力提出見(jiàn)體論應該與佛教有一定的關(guān)系。

                                                                                                    證體則泯內外,無(wú)能所,斯乃至人超越理智之境,非學(xué)者事。(同上,第279頁(yè))

                                                                                                    泯內外之別,無(wú)能所之分,超越理智所能達到的境地,才是證體,而證體并非一般學(xué)者所能達到的。

                                                                                                    不得冥極實(shí)體故。(小注:冥極實(shí)體者,謂若證會(huì )實(shí)體時(shí),即已蕩然離一切相,無(wú)內無(wú)外,無(wú)我無(wú)物。蓋通物我內外,冥會(huì )一源,至極無(wú)待,故言冥極。)(同上,第352頁(yè))

                                                                                                    熊十力所說(shuō)的冥應、冥入、冥證、冥會(huì )、冥極,都是“證體”的不同表達。冥在這里亦無(wú)分別之意。

                                                                                                    四、修行與見(jiàn)體

                                                                                                    熊十力特別指出,證會(huì )和修行相關(guān),不僅是智的事,也是行的事。

                                                                                                    須知佛家唯一的歸趣在證會(huì )。而其所以臻于證會(huì )之境地,在行的方面,有極嚴密的層級;(小注:如十信等等乃至十地。許多專(zhuān)門(mén)名詞今略而不談。)在知的方面則任理智而精解析。(同上,第126頁(yè))

                                                                                                    這就指出,證會(huì )必須有修行的配合,而修行有很多層級,要一步一步地達成。

                                                                                                    又云:破相中是否見(jiàn)得體?恐有些子人信不及。此義看如何說(shuō)法。就知見(jiàn)上言,構畫(huà)泯絕,真理方顯,不曰破相以見(jiàn)體,而又何云?然此要是說(shuō)法初機。必也激厲躬行,使行解合一,馴至滌除虛妄知見(jiàn),冥入真實(shí)知見(jiàn),即已無(wú)相可破,只是真體呈露,畢竟見(jiàn)字亦著(zhù)不得也。(同上,第252頁(yè))

                                                                                                    本體呈露是自現自明,所以嚴格地說(shuō),見(jiàn)體的見(jiàn)字在這時(shí)都用不著(zhù)了,因為這時(shí)不是對象性的見(jiàn),而是涌現而出的一種境界。至于破相見(jiàn)體,只是說(shuō)要見(jiàn)體就不能停留在現象的知見(jiàn)上,只有泯除一切對現象的知見(jiàn),才可能達到見(jiàn)體。而破除虛妄的知見(jiàn)只是第一步,還要躬行與解悟合一。

                                                                                                    隨順入法空觀(guān),為趣入證會(huì )境地之一種開(kāi)導。但是知行須合一并進(jìn),如果只務(wù)解析而缺乏修行或涵養,決定無(wú)從達到證會(huì )的境地。所以,證會(huì )是很不容易談的。后來(lái)宗門(mén)喜言頓悟,不獨大小乘空有二派罕言之。(熊十力,2019年,第127頁(yè))

                                                                                                    修行有多種,如思維觀(guān)是一種觀(guān)法,此種觀(guān)法可以引導進(jìn)入證體境界。他指出只有知行合一并進(jìn),而不是只講知而沒(méi)有修行涵養,才可能達到證會(huì )境界。而修行不容易深入,因此頓悟很難達到。

                                                                                                    即就《阿含》考察釋迦氏的思想,便可見(jiàn)他注意解析與修養的工夫,哪可輕言頓悟?如果要說(shuō)頓,除非一頓以前經(jīng)過(guò)許多漸悟,譬如春雷,轟然一聲,陽(yáng)氣之積以漸故也。佛家確是由理智的而走到一個(gè)超理智的境地,即所謂證會(huì )。到了證會(huì )時(shí),便是理智或理性轉成正智,離一切虛妄分別相,直接與實(shí)體冥為一如,所謂正智緣如。(同上,第127-128頁(yè))

                                                                                                    不可輕言頓悟,所謂頓悟一定要經(jīng)過(guò)許多的漸悟積累,才有可能。因此證會(huì )是由理智而達到超理智的境地,證會(huì )時(shí)是理智(理性)轉成為正智,故能離一切分別相,與實(shí)體合而為一。

                                                                                                    儒者的然實(shí)證本體,而不務(wù)論議,專(zhuān)在人生日用間提撕人,令其身體力行,而自至于知性知天。(小注:知性知天即證體之異語(yǔ)。)故儒家之學(xué),自表面觀(guān)之,似只是倫理學(xué),而不必謂之玄學(xué),實(shí)則儒家倫理悉根據其玄學(xué),非真實(shí)了解儒家之宇宙觀(guān)與本體論,則于儒家倫理觀(guān)念必隔膜而難通。(同上,第115頁(yè))

                                                                                                    不僅《易傳》的窮理盡性至命是見(jiàn)體,孟子的知性知天也是見(jiàn)體證體,當然見(jiàn)體證體要以日用間的身體力行為基礎。他還認為,儒家的倫理學(xué)是以其玄學(xué)真理即宇宙觀(guān)和本體論為基礎的。

                                                                                                    若于佛經(jīng)有深徹了解,又必自己有一番靜功,方可于此理有悟。不然,談見(jiàn)體總不能無(wú)誤會(huì )也。西哲畢竟不離知解窠臼,吾故不許其見(jiàn)體也。難言哉,斯義也。(同上,第241頁(yè))

                                                                                                    這里說(shuō)的靜功亦是修養之功,也是修養之功說(shuō)得最明白的地方?!洞鹉沧谌沸∽ⅲ?/span>

                                                                                                    證會(huì )的一種知,名為證量,此乃修養功深,至于惑染克去盡凈,而真體呈露。爾時(shí)真體之自明自了,謂之證量,此非理智推度之境不待言。吾嘗云超知之詣,正謂此。(同上,第258頁(yè))

                                                                                                    這里也說(shuō)明,證會(huì )是修養很深后,在惑染都被徹底克去后,真體呈露的境界,而所謂真體呈露即證體自明自了,此即超理智的境界。

                                                                                                    先生答張東蓀有云:弟《新論》本為融貫華梵之形而上學(xué)思想而自成一體系,又實(shí)欲以東方玄學(xué)思想對治西洋科學(xué)思想。略言之,科學(xué)無(wú)論如何進(jìn)步,即如近世物理學(xué),可謂已打破物質(zhì)的觀(guān)念,然總承認有外在世界。他們畢竟不能證會(huì )本體,畢竟不能通內外、物我,渾然為一。他們所長(cháng)的還是符號推理,還是圖摹宇宙的表層,不能融宇宙人生為一,而于生活中體會(huì )宇宙的底蘊。(小注:不能二字一氣貫至句末。)新物理學(xué)無(wú)法證會(huì )本體,旁的科學(xué)亦然。繼今以往,各科學(xué)雖當進(jìn)步,然其無(wú)法證會(huì )本體,當一如今日,科學(xué)的方法與其領(lǐng)域終有所限故也。西洋哲學(xué)從其科學(xué)思想出發(fā),與東方根本精神究不相同,縱理論有相通處,而底源要自別。(同上,第207頁(yè))

                                                                                                    這里也強調證會(huì )是“通內外、物我,渾然為一”的境界,這種境界不僅能證會(huì )本體,亦可以在生活中體會(huì )宇宙的底蘊。這里雖然沒(méi)有直接談及修養涵養,但指出在生活中體會(huì )宇宙底蘊、把宇宙和認識融為一體,就超出了單純描述內外渾然的境界。

                                                                                                    此理非客觀(guān)的,非外在的。如欲窮究此理之實(shí)際,自非有內心的涵養工夫不可。唯內心的涵養工夫深純之候,方得此理透露而達于自明自了自證之境地。(熊十力,2019年,第137頁(yè))

                                                                                                    只說(shuō)證會(huì )和修行,容易把這種思想與宗教直接聯(lián)系,但講內心涵養,則可見(jiàn)熊十力見(jiàn)體思想和宋明理學(xué)相通,故他多說(shuō)這是東方哲學(xué)的取向。他強調證會(huì )不能離開(kāi)涵養而單獨實(shí)現,必須有深厚的內心涵養才能達到真體呈露自明自證的境界。

                                                                                                    五、入手與究竟

                                                                                                    從工夫來(lái)講,可分為入手和究竟。他說(shuō):

                                                                                                    證體之學(xué),吾意此只是為學(xué)入手工夫,不可以此為究竟。古哲失處,大都以此為究竟。佛氏出世法,自必以此為究竟;道家曰主一,曰抱一,曰致虛極、守靜篤,皆以此為究竟。是以遺物、反知、厭世、離群,其弊不勝窮也。宋、明理學(xué)之含養性地,皆有以證體為究竟之失。吾謂學(xué)者須先見(jiàn)體,既了大本,卻須透悟現實(shí)世界,即是一誠。孟子曰:“誠者天之道也。”誠為本體之名,其義甚深。自有成己成物與裁成天地、曲成萬(wàn)物,化育參贊,富有日新等等盛德大業(yè),以完成其本體之發(fā)展。(《熊十力全集》第8卷,第658-659頁(yè))

                                                                                                    見(jiàn)體即證見(jiàn)本體,故見(jiàn)體亦稱(chēng)證體。這里熊十力強調,見(jiàn)體之學(xué)很重要,但并不是為學(xué)究竟,究竟指目標和終極境界,他認為古代佛家道家都是以見(jiàn)體為究竟,但儒學(xué)在見(jiàn)體成己之后必須曲成萬(wàn)物,化育參贊,改造現實(shí)世界,這才算是完成了本體發(fā)展。在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見(jiàn)體之說(shuō)是為學(xué)入手的工夫,還不是最終完成。熊十力在《答謝幼偉》中說(shuō):

                                                                                                    吾前信云:見(jiàn)體以后,必依性智而起量智,即昔儒所謂不廢格物窮理之功是也。此但為耽虛溺寂者防其流弊。如陽(yáng)明后學(xué)盛談本體,而于綜事辨物之知則忽焉而不求,此可戒也。夫量智者,緣物而起也。一切物皆本體之流行也。于流行或萬(wàn)象而推度其本,(小注:本謂體。)終止于推度之域,非本體呈露也。(熊十力,2019年,第240-241頁(yè))

                                                                                                    但見(jiàn)體雖純恃性智,而量智并非可屏而不用。萬(wàn)物既皆本體之流行,則即物窮理之功,又惡可已哉???一皆性真流行,豈謂量智可屏棄哉?學(xué)問(wèn)須本末兼賅,求本而遺末,不免蹈空之病,非吾所謂學(xué)也。自《量論》言之,(小注:“量論”一詞,見(jiàn)《新論》上卷《緒言》中。)見(jiàn)體之見(jiàn),佛家謂之真現量,(小注:言真者,簡(jiǎn)別五識等現量。)亦云證量。若于經(jīng)驗界或現象界求其理則,依據實(shí)測而為種種推度,證驗畢具而后許為極成,佛家說(shuō)之為比量。證量屬性智,比量屬量智,二者不可偏廢。(同上,第241頁(yè))

                                                                                                    “見(jiàn)體”用佛教的話(huà)就是真現量、證量;在現象界求其規律,這是比量,屬于量智。另一方面,熊十力也強調,見(jiàn)體以后必須不廢格物窮理的工夫,只談本體,忽略事物,這是陽(yáng)明后學(xué)的弊病。因此,見(jiàn)體不是終點(diǎn),見(jiàn)體以后還必須發(fā)起格物窮理的工夫。

                                                                                                    由儒家之見(jiàn)地,則真理唯可以由體認而實(shí)證,非可用知識推求,但吾人在日常生活的宇宙中,不能不假定一切事物為實(shí)有,從而加以析別,故又不可排斥知識。宇宙間的道理本是多方面的,本是無(wú)窮無(wú)盡的,若執一端之見(jiàn)、一偏之論,必賊道而違理。儒家于形而上學(xué)主體認,于經(jīng)驗界仍注重知識。有體認之功,以主乎知識,則知識不限于瑣碎,而有以洞澈事物之本真;有知識,以輔體認之功,則體認不蹈于空虛,而有以遍觀(guān)真理之散著(zhù)。(小注:萬(wàn)事萬(wàn)物皆真理之所顯。故真理者,從其為事物之本真而言,即說(shuō)為絕對;從其顯現為萬(wàn)事萬(wàn)物而言,即絕對便涵相對。由此而說(shuō)事物之理即真理之散著(zhù),故知識不可排斥,為其遍觀(guān)事物,而真理之散著(zhù)可征也。)然則儒家其至矣乎?。ㄐ苁?,2019年,第136頁(yè))

                                                                                                    真理的獲得只能用體認,而不可用知識。但對經(jīng)驗界的各種事物的認識,仍需知識,而知識的形成又須設定事物為實(shí)有。但體認與知識二者不是并列的,體認為主,知識為輔。真理是絕對,作為真理顯現的事物是相對,絕對涵相對。

                                                                                                    學(xué)不究體,自人生論言之,無(wú)有歸宿。區區有限之形,滄海一粟。迷離顛倒,成何意義?若能見(jiàn)體,即于有限,而自識無(wú)限。官天地,府萬(wàn)物,富有日新,自性元無(wú)虧欠。本來(lái)無(wú)待,如何不樂(lè )。(《熊十力全集》第8卷,第334頁(yè))

                                                                                                    這是講見(jiàn)體的人生論意義。人能見(jiàn)體,就能在有限中認識無(wú)限,證見(jiàn)本性圓滿(mǎn)自足,達到樂(lè )的境界。

                                                                                                    又“當下合理”一詞,若深究其涵義便甚難言。其所以為當下合理者,以是本體呈顯故耳。若不見(jiàn)體,又何當下合理可言?夫子“七十從心所欲不逾矩”,才是當下合理之極致。佛位亦不過(guò)如此。凡夫本有此種境地,但習染所蔽,不克發(fā)現,不自證得耳。吾兄以求見(jiàn)本體歸之佛,而謂儒者為體合道德之法則,似謂當下合理即緣體合道德法則之效果,此弟所未能印可者。須知若不見(jiàn)體,則所謂道德法則便純由外鑠而無(wú)內在的權度,此告子義外之論,所以見(jiàn)斥于孟子也。唯見(jiàn)體故,斯有道德之法則可言。(熊十力,2019年,第114-115頁(yè))

                                                                                                    本體呈現為合理、為道德法則,體是根本,見(jiàn)體是根本性的“當下合理”。這里講的是道德法則必有其體,體即是內在的根源。這也是就人生論而言。熊十力還認為,見(jiàn)體即本體呈現,佛位可達見(jiàn)體,儒者也可見(jiàn)體,不能因為儒者是凡夫之位便認為儒者不能見(jiàn)體,只能說(shuō)凡夫被習染所蒙蔽,不容易見(jiàn)體。

                                                                                                    問(wèn):人生設有輪回,似亦足慰。先生曰:吾學(xué)在見(jiàn)體。人能安住于實(shí)體,超越個(gè)體的生存,即沒(méi)有為達個(gè)體生存之目的而起之利害計較,易言之,即不為生存而生存,如此,無(wú)恐怖,無(wú)掛礙,何待有輪回為之安慰?輪回觀(guān)念卻是要求個(gè)體恒存的觀(guān)念。宰平先生昨又說(shuō),這便是要求自我生存的不斷,即所謂計常之見(jiàn)。吾亦曰:佛家言無(wú)我,其實(shí)大有我在。(同上,第333-334頁(yè))

                                                                                                    這里又涉及到人生論。熊十力認為佛教的輪回說(shuō)其實(shí)是要求個(gè)體永恒的觀(guān)念,根本上還是求自我的恒久實(shí)存,其實(shí)還是“有我”的立場(chǎng)。而他所理解的儒學(xué)是見(jiàn)體之學(xué),見(jiàn)體的生命實(shí)踐指向安住于實(shí)體,宇宙人生合二為一,不為個(gè)體生存而生存。至于如何安住于實(shí)體,則沒(méi)有具體說(shuō)明,但他提出的“安住”顯然是指精神的安居之所,安身立命的歸宿,所以見(jiàn)體是識見(jiàn)實(shí)體,而識見(jiàn)實(shí)體是為了安住于實(shí)體,與“大用流行,德健化神”為一體。

                                                                                                    六、余論

                                                                                                    由前論可見(jiàn),對于熊十力來(lái)說(shuō),見(jiàn)體既是哲學(xué)的目標、又是哲學(xué)認識的方法,更是哲學(xué)的境界,見(jiàn)體論可謂是熊十力哲學(xué)中具有根本性的一個(gè)問(wèn)題?,F在要問(wèn),熊十力所說(shuō)的見(jiàn)體,是不是“悟”及悟境,和宗教的神秘體驗是同是異?由前面的分析來(lái)看,第一種意義上的見(jiàn)體,即宇宙論意義上的見(jiàn)體更多的是一種哲學(xué)的智慧,應該不是神秘體驗。至于第二種意義的見(jiàn)體,則需要作一些辨析。

                                                                                                    熊十力晚年回憶他青年時(shí)讀陳白沙的經(jīng)驗:“忽起無(wú)限興奮,恍如身躍虛空,神游八極。其驚喜若狂,無(wú)可言擬,頓悟血氣之軀非我也,只此心此理方是真我。”(見(jiàn)郭齊勇,第3-4頁(yè))這明顯是外向的神秘體驗。1908年23歲時(shí),他讀《列子》啟發(fā)了對王陽(yáng)明良知和《大學(xué)》明德的理解,“忽而觸悟天地萬(wàn)物本吾一體,須向天地萬(wàn)物同體處認識本心”(見(jiàn)郭齊勇,第12頁(yè)),這里說(shuō)的忽而觸悟,像是神秘體驗,但敘述得并不清楚。1913年在武昌,一日正午,熊十力坐人力車(chē)過(guò)大街,天無(wú)片云,白日清朗,無(wú)思無(wú)慮,忽見(jiàn)街道石板如幻如化(參見(jiàn)同上,第13頁(yè)),這里所說(shuō)尚嫌簡(jiǎn)單,但也有似于得到了神秘體驗。

                                                                                                    可見(jiàn)熊十力青年時(shí)曾有過(guò)神秘體驗,但主要是外向而不是對本心的內向的神秘體驗。他的學(xué)問(wèn)思想成熟之后,在他大量關(guān)于見(jiàn)體體驗的論述中,見(jiàn)體的內涵與神秘體驗的內容“合一性”相近,但是他從來(lái)沒(méi)有提及“見(jiàn)體”會(huì )伴隨神秘體驗常常有的強烈的快樂(lè )、興奮、愉悅等典型特征,也不用“悟”的說(shuō)法。熊十力自己更強調這是一種意識狀態(tài)、一種境界。而見(jiàn)體應該承認包含有本心的體驗、體悟,可以稱(chēng)之為“終極的本體體驗”。也應指出,如何獲得或進(jìn)入見(jiàn)體體驗,熊十力并沒(méi)有具體指出過(guò)其工夫,而且此種體驗所證會(huì )的本體是否客觀(guān)實(shí)在,并不能由體驗本身來(lái)充分證實(shí)。見(jiàn)體體驗的實(shí)際意義可能在于,體驗者由此建立的學(xué)術(shù)自信堅定篤實(shí)、歷久彌堅。因此,見(jiàn)體的真正意義可能不是認識論的,而是堅定了世界觀(guān)與人生觀(guān)的轉化與提升,這一點(diǎn)值得進(jìn)一步深入研究。

                                                                                                    最后,關(guān)于儒學(xué)“見(jiàn)體”的問(wèn)題,見(jiàn)體是向里的工夫,又是心學(xué)工夫的極境。在儒學(xué)史上,宋儒只講體道、見(jiàn)道,不講見(jiàn)體,明儒始有見(jiàn)體之說(shuō)。程明道提出“識仁”,明儒解說(shuō)為“覿體”,覿體即是見(jiàn)體。道家講見(jiàn)獨,但明代以來(lái)的儒者講見(jiàn)體從未聯(lián)系見(jiàn)獨之說(shuō)。故熊十力的“見(jiàn)體”及與之相近的“見(jiàn)性”,都應來(lái)自佛教。這兩個(gè)概念在唐宋佛教中并不鮮見(jiàn),“見(jiàn)性”之用在《壇經(jīng)》已多見(jiàn),“見(jiàn)體”之用如《碧巖錄》:“天何言哉,四時(shí)行焉;地何言哉,萬(wàn)物生焉。向四時(shí)行處,可以見(jiàn)體;于萬(wàn)物生處,可以見(jiàn)用。”(圜悟克勤,第249頁(yè))比較起來(lái),禪宗的“開(kāi)悟”更多著(zhù)眼于覺(jué)悟的形式,而其所謂“見(jiàn)體”則是指體認的內容。當然,熊十力所用的“見(jiàn)體”已經(jīng)被賦予了他自己哲學(xué)的理解。

                                                                                                    20世紀新心學(xué)中,不僅熊十力強調見(jiàn)體,梁漱溟也談到見(jiàn)體,并且承認熊十力曾經(jīng)見(jiàn)體,這應當是因為二人有長(cháng)時(shí)間的密切交流。二人之外,徐梵澄對“見(jiàn)道”體驗做過(guò)闡發(fā),強調這乃是精神哲學(xué)的核心。(參見(jiàn)陳來(lái),第14-23頁(yè))本文開(kāi)始所說(shuō)的“在一定意義上說(shuō),見(jiàn)體的第二種意義比第一種意義更重要”,也是在精神性哲學(xué)的意義上講的。這些都可以與熊十力的見(jiàn)體說(shuō)相互對照,而使之得到更全面的理解??傊?,通過(guò)對熊十力的分析,可以說(shuō)見(jiàn)體論是20世紀新心學(xué)傳承發(fā)展心學(xué)傳統的最主要的貢獻之一。

                                                                                                     

                                                                                                    參考文獻

                                                                                                    [1]陳來(lái),2020年:《精神哲學(xué)與知覺(jué)性理論——徐梵澄心學(xué)思想述論》,載《世界宗教研究》第1期。
                                                                                                    [2]郭齊勇,1994年:《天地間一個(gè)讀書(shū)人:熊十力傳》,上海文藝出版社。

                                                                                                    [3]熊十力,2010年:《新唯識論》,商務(wù)印書(shū)館。
                                                                                                      2019年:《十力語(yǔ)要》,上海古籍出版社。
                                                                                                    [4]《熊十力全集》,2001年,湖北教育出版社。
                                                                                                    [5]圜悟克勤,2011年:《碧巖錄》,中州古籍出版社。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