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huì )議新聞
                                                                                                    會(huì )議·新聞
                                                                                                    “功夫哲學(xué)”的出場(chǎng)——《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綜述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2-19 17:01:53    作者:郎嘉晨    來(lái)源:澎湃新聞
                                                                                                       2023年2月11日,由復旦大學(xué)哲學(xué)學(xué)院、復旦大學(xué)上海儒學(xué)院與上海市儒學(xué)研究會(huì )共同主辦的“從功夫論到功夫哲學(xué)——暨《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召開(kāi)。會(huì )議就美國格蘭谷州立大學(xué)倪培民教授的新著(zhù)《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復旦哲學(xué)·中國哲學(xué)”叢書(shū),商務(wù)印書(shū)館2022年)進(jìn)行了討論。來(lái)自海內外各地的二十余位專(zhuān)家學(xué)者與會(huì )發(fā)言,網(wǎng)上旁聽(tīng)者近千人。

                                                                                                       會(huì )議由復旦大學(xué)哲學(xué)學(xué)院吳震教授主持,商務(wù)印書(shū)館上海分館鮑靜靜總編輯、復旦大學(xué)哲學(xué)學(xué)院院長(cháng)孫向晨教授及倪培民分別致辭。整場(chǎng)會(huì )議分五場(chǎng)“發(fā)言”與兩場(chǎng)“回應與討論”,與會(huì )者圍繞儒家功夫與知識論、形上學(xué)、倫理學(xué)、藝術(shù)乃至與政治儒學(xué)的關(guān)系等話(huà)題,展開(kāi)了深入的學(xué)術(shù)討論和思想對話(huà)。

                                                                                                    一、“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的定位

                                                                                                       與會(huì )學(xué)者對“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的理論創(chuàng )新性作了充分肯定。華東師范大學(xué)楊國榮教授指出,倪培民早年浸潤于西方思想,近年來(lái)逐漸取會(huì )通中西的進(jìn)路,故其著(zhù)體現了中西哲學(xué)比較研究的宏觀(guān)視野。武漢大學(xué)哲學(xué)學(xué)院郭齊勇教授認為,倪著(zhù)不只是討論儒家功夫哲學(xué),實(shí)際討論了整個(gè)中國哲學(xué),回應了現代哲學(xué)的諸多問(wèn)題,全書(shū)充滿(mǎn)傳統與現代互動(dòng)的思想亮點(diǎn)。

                                                                                                       倪著(zhù)展現了“儒家”“功夫”和“哲學(xué)”三合一的新思路,因而首先引發(fā)爭鳴的是,“功夫哲學(xué)”之提法及其蘊含的功夫與哲學(xué)的關(guān)系問(wèn)題。清華大學(xué)國學(xué)院陳來(lái)教授指出,功夫能否歸屬于哲學(xué),對此,第一代現代新儒家就有爭議,我們可以講功夫論,但不能把功夫論說(shuō)成是西方傳統的哲學(xué)反思的體系,不能完全依據西方對哲學(xué)的理解來(lái)建構功夫論。對此,倪培民的回應是,功夫雖不屬于哲學(xué),但可以對功夫進(jìn)行哲學(xué)思考,正如宗教不是哲學(xué),卻不妨有宗教哲學(xué)。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陳立勝教授認為“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可以定位為“功夫的哲學(xué)”,具體而言,乃是以“儒家功夫”為底色的知識論—形上學(xué)—倫理學(xué)—信仰論—政治哲學(xué)相結合的一套系統。陳立勝強調,“功夫的哲學(xué)”不同于“功夫底哲學(xué)”,后者只是對功夫的哲學(xué)研究。對此,倪培民表示,該著(zhù)英文版書(shū)名擬作Philosophizing Gongfu through Confucianism,或可更好地表達其主旨。

                                                                                                       其次引發(fā)關(guān)注的是“功夫”概念的問(wèn)題。陳來(lái)指出,倪著(zhù)對功夫概念的理解有泛化的傾向,儒家的功夫是為學(xué)功夫、心性工夫,倪著(zhù)將武術(shù)、烹調、書(shū)法等納入功夫,未免過(guò)于寬泛。對此,倪培民承認自己對“功夫”的理解確有一定的泛化,但這種泛化其實(shí)是有其必要的,心性修煉固然是儒家功夫之核心,但不能對心性修煉作狹隘化理解,將其與其他生活藝術(shù)分離。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哲學(xué)研究所王正副編審認為,倪著(zhù)的視野并不局限于儒家,其關(guān)注的范圍與書(shū)名存在一定程度的沖突,與其說(shuō)是泛化,不如說(shuō)是溢出,即書(shū)的內容溢出了書(shū)名“儒家功夫”的范圍。陳立勝指出,倪著(zhù)在行文中常將功夫的一個(gè)面向如功效當作功夫本身,而純粹的功效視角實(shí)質(zhì)上是典型的實(shí)用主義,與儒家的道義原則似有距離。對此,倪培民表示,實(shí)用主義更重視行為而非主體轉化,且功夫視角并不否認非實(shí)用主義對人生的作用。

                                                                                                       針對“儒家功夫哲學(xué)”的定位問(wèn)題,臺灣“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李明輝研究員認為,倪著(zhù)為凸顯中國哲學(xué)的功夫論,夸大了中西哲學(xué)的對立,事實(shí)上,當代西方世界亦有大量關(guān)于生活藝術(shù)的論著(zhù),特別是歐陸哲學(xué)界有不少研究新成果,值得重視。中國人民大學(xué)哲學(xué)院姚新中教授指出哲學(xué)概念在拓展與重新定義之間存在一定的張力,他認為功夫概念具有不確定性,質(zhì)疑功夫能否涵蓋儒家哲學(xué)的全部,如荀子、董仲舒等就很難納入“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的體系。

                                                                                                    二、儒家功夫與知識論、形上學(xué)

                                                                                                       倪著(zhù)共三篇十五章,在上篇“格物致知”中,第二、三、四章主要討論“功夫認知”,與會(huì )學(xué)者就此話(huà)題提出了探討。楊國榮指出,倪著(zhù)揚棄了知與行的分離,知識的滲入使功夫脫離前概念、前言語(yǔ)的形態(tài),避免了功夫過(guò)程的盲目化。浙江大學(xué)哲學(xué)學(xué)院董平教授對倪著(zhù)“超出真理的知識”的說(shuō)法提出了質(zhì)疑,認為功夫認知本身須有限度,不可越界。新竹清華大學(xué)哲學(xué)研究所楊儒賓教授則從物的角度看待格物致知,提出了心性論與物的關(guān)系、物的超越性如何理解等問(wèn)題。

                                                                                                       倪著(zhù)第五章談及“功夫本體論”,與會(huì )學(xué)者圍繞此一提法展開(kāi)商榷。郭齊勇指出,從王陽(yáng)明、劉宗周、黃宗羲到熊十力、唐君毅,圍繞本體功夫問(wèn)題一直存在爭論。吳震指出,倪著(zhù)對明代心學(xué)的本體功夫論重視不夠,黃宗羲“心無(wú)本體,工夫所至,便是本體”說(shuō)可上溯至張陽(yáng)和、王龍溪、王陽(yáng)明,不能以黃氏一語(yǔ)為例,由此論證至清初本體問(wèn)題已被功夫消解。吳震進(jìn)而將陽(yáng)明關(guān)于本體功夫的定論概括為:本體不能被功夫取代,又涵攝于功夫,必然由功夫呈現。董平指出,在中國哲學(xué)中,功夫是本性的自我表達,并非所有實(shí)踐活動(dòng)都可稱(chēng)為功夫,本體功夫一致乃是朱子學(xué)與陽(yáng)明學(xué)的基本共識。楊國榮主張,與功夫相關(guān)的本體可區分出具體的與形而上的兩層,前者亦不容忽視。香港中文大學(xué)哲學(xué)系鄭宗義教授認為,“功夫本體論”的說(shuō)法只可作為救病補偏的藥,而不宜作為正面的理論建構。臺灣“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林月惠研究員指出,將本體消解于功夫,容易抹平孟荀、朱王等在本體論上的爭議。

                                                                                                       倪著(zhù)第六章題為《儒家需要形上學(xué)嗎?》,就此問(wèn)題,孫向晨指出天道的面向不能為功夫本身所涵蓋,而是功夫展開(kāi)的前提,天道與功夫的關(guān)系問(wèn)題有待進(jìn)一步探討。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趙法生研究員認為,功夫轉向未必會(huì )降低儒學(xué)的形上高度,孔孟儒學(xué)即是功夫型的,亦具有超越性,儒學(xué)之超越乃是中道超越,因而不同于宗教之超越。陳立勝比較了牟宗三“道德的形上學(xué)”與倪培民“功夫的形上學(xué)”之異同,并強調形而上學(xué)的意義不應只限制在規范性這一面向。山東大學(xué)儒學(xué)高等研究院黃玉順教授提出,要將實(shí)踐哲學(xué)視為真正的第一哲學(xué),必須真正徹底地重新理解“實(shí)踐”,即真正徹底地回到“前存在者”“前主體性”的觀(guān)念視域,而這同樣適用于儒家的“功夫”觀(guān)念。

                                                                                                       針對以上批評,倪培民澄清,“功夫本體論”并非不講本體,功夫仍有其本體基礎,此即功力,故功夫論不需要本體論作為其理?yè)?。他強調自己受孔子“性相近,習相遠”之說(shuō)的影響,相比于“性”,“習”的問(wèn)題更應重視。倪培民指出他之所以凸顯功夫而淡化本體,用意在于:在世界哲學(xué)語(yǔ)境下,心性儒學(xué)過(guò)于小眾化,在解構形上學(xué)的當代,再和西方人講心性本體,其理論效果是有限的。

                                                                                                    三、儒家功夫與宗教、倫理學(xué)

                                                                                                       儒家功夫與宗教的關(guān)系也是本次研討的一大議題。陳來(lái)、林月惠一致認為,儒家功夫哲學(xué)論應更加關(guān)注基督宗教與佛教等宗教傳統中的靈修功夫。孫向晨也指出,倪著(zhù)應就基督教、印度哲學(xué)中的功夫論作充分探討,這樣更有利于顯示儒家功夫論的特點(diǎn)。

                                                                                                       倪著(zhù)第七章提出“如在主義”的說(shuō)法,引起了與會(huì )者的重視。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張衛紅教授指出,如在主義可能會(huì )導致對儒家天道的消解,以至失去超拔性而不足以約束心性。陳立勝認為,用來(lái)刻畫(huà)“如在”現象的“敬”是意向性的,而非因果性的。針對以上批評,倪培民承認“如在主義”有一種功夫的吊詭,而之所以提出“如在主義”,本意在于回應當代宗教極端主義的回潮。

                                                                                                       功夫與倫理學(xué)的關(guān)系問(wèn)題也受到與會(huì )學(xué)者的關(guān)注。倪著(zhù)中篇第八章討論“誠意正心修身”,重點(diǎn)參照了朱子從“靜”到“敬”的轉變等。針對該章,武漢大學(xué)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張昭煒教授指出以程朱為代表的兩宋理學(xué)家對于“敬”的四大偏失,并提出糾正的路徑。關(guān)于倪著(zhù)第八章第三節《儒家欲望觀(guān)》,楊國榮認為,倪著(zhù)片面強調對欲的調節,忽略了其消極后果。關(guān)于倪著(zhù)第十章《功夫倫理》,黃勇發(fā)出了如下疑問(wèn):功夫倫理學(xué)與其他倫理學(xué)的區分標準何在?功夫倫理學(xué)如何區分人的品質(zhì)好壞?對于倫理學(xué)的基本問(wèn)題,功夫倫理學(xué)能否作出創(chuàng )造性的回應?

                                                                                                    四、儒家功夫與藝術(shù)、政治

                                                                                                       倪著(zhù)第九章提出“藝術(shù)人生”作為儒學(xué)最高目標的觀(guān)點(diǎn),引發(fā)了熱議。郭齊勇認為,這是倪著(zhù)的一項重要特色。楊國榮指出,這一觀(guān)點(diǎn)混同道的智慧與特定的術(shù),將導致儒學(xué)的技藝化。張衛紅質(zhì)疑,“藝術(shù)人生”是否會(huì )造成對儒家天道的消解?王正表示,“藝術(shù)人生”的說(shuō)法仍須加以限定,藝術(shù)與審美的聯(lián)系更大,可能會(huì )降低儒學(xué)的神圣性。陳立勝主張,“道藝人生”或許比“藝術(shù)人生”的提法更適合儒家。林月惠強調,儒學(xué)的功夫論乃是道德功夫論,當以道德為拱心石,而非藝術(shù)。香港中文大學(xué)哲學(xué)系黃勇教授指出,倪著(zhù)認為“游于藝”高于“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然而歷代注疏的詮釋則與此不同,倪著(zhù)甚至認為無(wú)內容的游的形式是最高的,這個(gè)講法可能并不符合儒學(xué)原義。

                                                                                                       針對以上批評,倪培民作出了如下辯護:術(shù)只是四維功夫中的“功法”這一維,功夫并不因有此一維而術(shù)化。自己意在把藝術(shù)提高到神圣性,而非降低神圣性以遷就對藝術(shù)的浮淺理解。功夫包含道德而不排斥道德,功夫亦非僅限于藝術(shù),道德保障一般好的生活,藝術(shù)則保障其更上一層。“游于藝”是功效,“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最終使人能“游于藝”,“游”當然不是亂游,而是好地游,但其內容卻不是固化的。

                                                                                                       倪著(zhù)下篇為“齊家治國平天下”,圍繞儒學(xué)與社會(huì )治理,與會(huì )者亦發(fā)表了不同觀(guān)點(diǎn)。黃玉順、趙法生一致認為,功夫哲學(xué)有利于儒學(xué)從精英儒學(xué)向平民儒學(xué)、公民儒學(xué)的轉型。姚新中認為,現代社會(huì )仍需運用制度來(lái)治理,此非功夫所能奏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xué)哲學(xué)系李晨陽(yáng)教授集中探討了儒家與民主這一話(huà)題。他指出,“儒家只有民本思想,沒(méi)有民主觀(guān)念”的說(shuō)法極具誤導性,活的儒家應當講求民主;“功夫外體化為民主體制”的說(shuō)法似不符合中國歷史的事實(shí),亦難為其他民主國家所接受;儒家的新民思想容易走入“民眾永遠不夠開(kāi)化”的陷阱,以至成為不實(shí)行民主的借口。對此,倪培民表示,功夫如何外化為民主,的確是一個(gè)值得深入思考的議題。

                                                                                                       本次會(huì )議是近年來(lái)中國哲學(xué)界首次就“儒家功夫哲學(xué)”問(wèn)題召開(kāi)的一次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大會(huì )議題集中,討論熱烈。與會(huì )學(xué)者相信,以功夫論為坐標,重新審視中國哲學(xué)傳統,必將成為中國哲學(xué)未來(lái)發(fā)展的一個(gè)新方向,有助于推動(dòng)中國哲學(xué)的創(chuàng )新性研究。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