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現代
                                                                                                    陳霞 | “中西哲學(xué)比較參證、融會(huì )貫通”——論賀麟對中國哲學(xué)的創(chuàng )新性研究
                                                                                                    發(fā)表時(shí)間:2022-02-23 10:06:57    作者:陳霞    來(lái)源:“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雜志”微信公眾號
                                                                                                    “中西哲學(xué)比較參證、融會(huì )貫通”

                                                                                                    ——論賀麟對中國哲學(xué)的創(chuàng )新性研究

                                                                                                    陳霞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大學(xué)哲學(xué)院、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哲學(xué)研究所)

                                                                                                    本文來(lái)自《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2022年第1期

                                                                                                    “中國哲學(xué)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與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專(zhuān)欄

                                                                                                     

                                                                                                    【摘要】賀麟的中國哲學(xué)研究有著(zhù)清晰的時(shí)代問(wèn)題意識,體現出面對現實(shí)、應對危機和立足傳統、改革道德、華化西哲、轉向現代以及深入論證、縝密分析等特點(diǎn)。他吸收諸子百家及西方哲學(xué),將中西有關(guān)“心”的理論有機結合,創(chuàng )建了新的心學(xué)體系;對“理”“知”“知行關(guān)系”等進(jìn)行了新闡釋?zhuān)岢隽诵碌捏w用觀(guān),以及自利利他、遵守法律、尊重信仰、崇尚藝術(shù)等新道德。為了適應現代社會(huì )的需要,他賦予中國傳統哲學(xué)概念以新的內涵,重新激活它們,豐富了傳統哲學(xué)的內容和表達形式,增強了傳統命題的論證性,在保持民族性的基礎上發(fā)展了其思辨性。這是對中國哲學(xué)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對于構建當代的中國哲學(xué)、推動(dòng)中國的現代化事業(yè)具有啟發(fā)意義。

                                                                                                     

                                                                                                    【關(guān)鍵詞】比較參證   儒家思想的新開(kāi)展   思想道德現代化   新心學(xué)   華化西哲

                                                                                                     

                                                                                                    賀麟先生不僅對中國西方哲學(xué)的翻譯、研究、人才培養厥功至偉,而且在中國哲學(xué)研究方面也頗有建樹(shù)。他在私塾、小學(xué)、中學(xué)時(shí)就熟讀四書(shū)五經(jīng),學(xué)習宋明理學(xué),在清華學(xué)堂期間又受到梁?jiǎn)⒊?、吳宓、梁漱溟的影響,具有深厚的中國哲學(xué)功底。他在中國哲學(xué)的研究中,提出了“新儒家哲學(xué)”“邏輯之心”“自然的知行合一觀(guān)”“以精神或理性為體,以古今中外的文化為用”等概念和命題,構筑了“新心學(xué)”的理論體系。賀麟在中國哲學(xué)研究方面著(zhù)述頗豐[1],涉獵廣泛,資料信手拈來(lái),分析輕車(chē)熟路,見(jiàn)解獨到深刻。

                                                                                                     

                                                                                                    賀麟認為哲學(xué)研究應回應時(shí)代的問(wèn)題,他對中國哲學(xué)的研究就出于這種考慮。近代中國遇到了“千年未有之變局”,政治、經(jīng)濟、文化都深陷危機之中,賀麟在好幾篇文章中都談到了這些危機。他認為必須調整我們對待中外文化的態(tài)度,更新我們的知識,加強理論與實(shí)際的結合,“以解答我們的問(wèn)題,應付我們的危機”(賀麟,2019年a,第15頁(yè))。對那個(gè)時(shí)期中國面臨的種種危機,他認為“根本上是一個(gè)文化的危機”(賀麟,2011年,第12頁(yè))。近代以來(lái)中國遭受侵凌,最為深沉的原因在于文化、學(xué)術(shù)等跟不上時(shí)代。整個(gè)世界經(jīng)過(guò)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啟蒙運動(dòng)、工業(yè)革命、地理大發(fā)現、遠洋貿易等出現了新的世界格局,產(chǎn)生了新的世界性問(wèn)題。列強的“堅船利炮”打破了中國原有的方式,李鴻章感慨:“歷代備邊多在西北,其強弱之勢、客主之形皆適相埒,且猶有中外界限。今則東南海疆萬(wàn)余里,各國通商傳教來(lái)往自如,麇集京師及各省腹地,陽(yáng)托和好之名,陰懷吞噬之計,一國生事,諸國構煽,實(shí)為數千年來(lái)未有之變局。”(李鴻章,第159頁(yè))賀麟認為,中華民族要應對如此深重的危機,迎來(lái)民族的復興,實(shí)現現代化,就必須對傳統文化進(jìn)行新的闡釋和發(fā)展。學(xué)者們應該致力于在文化上為民族的復興和國家的現代化鼓與呼。賀麟在當時(shí)指出,爭取抗日戰爭的勝利、爭取中華民族在國際政治中擁有獨立和平等的地位,這些都是民族復興的重要內容,但民族文化的復興也當成為民族復興的題中應有之義,且是民族復興的根本之所在;否則,中華民族就不會(huì )有前途。(賀麟,2011年,第12頁(yè))弘揚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使儒學(xué)有新的面貌就是他研究中國哲學(xué)的初衷。為此,賀麟對中國哲學(xué)進(jìn)行了創(chuàng )新性的研究。本文嘗試分析其創(chuàng )新性研究的幾個(gè)特點(diǎn)。

                                                                                                     

                                                                                                    一.“中西哲學(xué)比較參證、融會(huì )貫通”:

                                                                                                    立足傳統、華化西哲

                                                                                                     

                                                                                                    賀麟具有國際視野,心胸開(kāi)闊,認識到只有真正地、深入地了解、認識、吸收西方文化,“使西洋哲學(xué)中國化”(賀麟,2012年,第174頁(y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才能得到提升、轉化。他指出,“求儒家思想的新開(kāi)展,第一,必須以西洋的哲學(xué)發(fā)揮儒家的理學(xué)”(賀麟,2011年,第15頁(yè))。他解釋自己對朱熹和黑格爾的比較研究道:“我是想從對勘比較朱熹的太極和黑格爾的絕對理念的異同,來(lái)闡發(fā)兩家的學(xué)說(shuō)。這篇文章表現了我的一個(gè)研究方向或特點(diǎn),就是要走中西哲學(xué)比較參證、融會(huì )貫通的道路。”(賀麟,2019年a,第126頁(yè))

                                                                                                     

                                                                                                    華夏文明與世界上的其他文明一直有交流。明朝中期,中學(xué)西傳,中華文化的人文精神、世俗倫理曾經(jīng)影響了歐洲近代文明的發(fā)展。明清以來(lái)歐美的學(xué)術(shù)思想也大量傳入中國,為華夏文明增加了溝通、交流的新對象、新內容,使華夏文明能夠分享其他文明的成果。賀麟卻發(fā)現他那個(gè)時(shí)代的中國人對于外來(lái)文化要么妄自菲薄、自輕自賤,要么目空一切、自以為是。有的人對于中國傳統文化有近乎宗教信仰般的虔誠,認為西方文化出現了危機,希望用中華文化去拯救西方文化;有的人看見(jiàn)西方文化思想大量進(jìn)入中國,中華文化有被拋棄的危險,抱孤臣孽子保護祖宗產(chǎn)業(yè)的苦心,死守中華文化以免其被新潮流取而代之;有的人表面上攻擊西方思想,其實(shí)已經(jīng)不知不覺(jué)地受到了西方思想的影響;還有一些人表面上接受西方思想,卻因不知道何為西方思想而接受了被誤解的西方思想,從而回到了舊的窠臼。(同上,第16頁(yè))賀麟對此一一進(jìn)行了分析,明確主張詮釋和發(fā)展中國哲學(xué)既要立足我們本有的文化,也需要吸收國外的思想。他要在儒家基礎上建構新型哲學(xué),這主要是考慮到文明的連續性:新的、現代的思想如果與過(guò)去脫離、斷裂,就會(huì )成為無(wú)源之水、無(wú)本之木;沒(méi)有根深蒂固的傳統文化,新的哲學(xué)思想就不可能源遠流長(cháng)。(賀麟,2011年,第11頁(yè))所以他反對拋棄傳統文化而全盤(pán)西化。對他來(lái)說(shuō),更恰當的做法是華化西方文化。只有以民族精神為主體使西方文化中國化,我們才不會(huì )喪失文化上的自主權,才不會(huì )成為文化的殖民地(同上,第13頁(yè))。

                                                                                                     

                                                                                                    賀麟既希望保持文化的延續性,又堅持認為傳統文化必須要進(jìn)行創(chuàng )造性的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的發(fā)展才能適應新的時(shí)代。哲學(xué)上所有的問(wèn)題都需要綜合研究古今中外的各種哲學(xué)思想,才能形成回應當代人關(guān)切并與當代中國人的精神相契合的新思想(賀麟,2010年,第137頁(yè))。賀麟的中國哲學(xué)研究就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進(jìn)行了新的發(fā)展。在體用問(wèn)題上,他認為體用不可二分,強分體用為二是體用的二元論,終究導致失敗。他說(shuō):“‘體’的方面,若沒(méi)有現代化的思想道德以植之基,則‘用’的方面,僅生硬地輸入些現代化的物質(zhì)工具,也絕不會(huì )消化利用而有成效。離開(kāi)思想道德的現代化,而單談物質(zhì)工具的現代化,便是舍本逐末。”(賀麟,2011年,第45頁(yè))他反對狹隘的文化觀(guān)(賀麟,2009年,第201頁(yè)),指出了洋務(wù)派的指導思想“中學(xué)為體,西學(xué)為用”的不足之處。學(xué)術(shù)、文化是人類(lèi)共同的精神財富,是能夠被所有人分享都不會(huì )減少反而能得到增加的非排他性占有的思想資源,我們不應該以狹義的地域作為本位,而“應該以道,以精神,或理性作本位。換言之,應該以文化之體作為文化的本位”,無(wú)問(wèn)西東、無(wú)問(wèn)古今,“只要一種文化能夠啟發(fā)我們的性靈,擴充我們的人格,發(fā)揚民族精神,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文化”。(同上,第201頁(yè))如果僅僅把中國倫常和經(jīng)史之學(xué)作為“體”,把西方科技作為“用”,那么這種主張所追求的僅僅是物質(zhì)的現代化,而不是思想道德的現代化。賀麟本人在《文化的體與用》中提出了新型的體用觀(guān),那就是“以精神或理性為體,而以古今中外的文化為用”(同上,第201頁(yè))。這種體用觀(guān)不以某個(gè)國家或民族作為本位,而是既要繼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遺產(chǎn),也要吸收、接納其他文化的先進(jìn)成分,取精用宏、含英咀華,使其成為中華文化的有機部分。他相信中華文化有這樣的氣度、胸懷和自信。中華文化具有吸收異質(zhì)文化的包容性,它曾經(jīng)成功吸收了來(lái)自印度的佛學(xué)的理論思維成果,并使得佛教中國化而成為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面臨西方文化的進(jìn)入,賀麟深信中華文化也一定能夠應對西方文化的挑戰,并更新自己,獲得新的發(fā)展。這是中國哲學(xué)具有能動(dòng)性和內在活力的表現。他對德國古典哲學(xué)的翻譯、研究也出于這種考慮。在《黑格爾學(xué)述》的“后記”中,賀麟解釋了其翻譯、研究黑格爾的緣由,那就是時(shí)代的興趣使然,且真正偉大的思想必然與其時(shí)代密切相關(guān)。他認為他們那代人所處的時(shí)代與黑格爾的時(shí)代有相似之處:黑格爾時(shí)代的德國同樣面臨國外強鄰壓境、國內四分五裂且人心渙散頹喪的情況。黑格爾的學(xué)說(shuō)以哲學(xué)回應了那個(gè)時(shí)代,這是中國學(xué)者可以借鑒的地方。(參見(jiàn)賀麟,2012年,第304頁(yè))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賀麟完成了專(zhuān)著(zhù)《德國三大哲人:歌德、黑格爾、費希特的愛(ài)國主義》[2],希望借助德國哲人的愛(ài)國主義來(lái)鼓舞國難當頭之際國人的士氣,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以應對危機。他說(shuō):“中華民族是自由自主、有理性有精神的民族,是能夠繼承先人遺產(chǎn),應付文化危機的民族,則儒化西洋文化,華化西洋文化也是可能的。”(賀麟,2011年,第13頁(yè))他自己在這方面就展開(kāi)過(guò)具體的工作。為了增加相互的理解、促進(jìn)新的思考,賀麟1930年發(fā)表的文章《朱熹與黑格爾太極說(shuō)之比較觀(guān)》比較了中西兩位大哲有關(guān)“太極”與“絕對理念”的異同。“太極”(absolute,亦可譯“絕對”)是古今中外客觀(guān)唯心論哲學(xué)家最基本的范疇。朱子的“太極”具有“道理之極至”“總天地萬(wàn)物之理”“兩儀四象八卦之理”的含義,既在此三者之先(即transcendent之義),又蘊于此三者之內(即immanent之義)。黑格爾的“理則學(xué)”的最高范疇“絕對精神”也是“太極”。(參見(jiàn)賀麟,2019年b,第612頁(yè))朱熹的“太極”和黑格爾的“絕對精神”都是“理即心”,都認為要達到“心與理一”必須歷經(jīng)“千辛萬(wàn)苦、長(cháng)途跋涉、辯證發(fā)展的過(guò)程才能完成”。(參見(jiàn)賀麟,2011年,第126頁(yè))。他沒(méi)有把黑格爾的概念直接拿過(guò)來(lái),而是用中國哲學(xué)的概念對之進(jìn)行改造,同時(shí)用黑格爾的推理對儒家思想進(jìn)行了更為理論化的說(shuō)明。

                                                                                                     

                                                                                                    為了吸收西方哲學(xué)以發(fā)展儒家思想,賀麟花費了巨大的功夫來(lái)學(xué)習西方哲學(xué)。在引進(jìn)西方哲學(xué)方面,賀麟有其深遠的考慮,他選擇德國古典哲學(xué)可謂獨具慧眼。那時(shí)期不少中國學(xué)者多引進(jìn)注重討論人生的意義和價(jià)值、寫(xiě)作風(fēng)格和思維特征與中國哲學(xué)有更多相通性的叔本華、尼采、柏格森、詹姆士等人的思想,賀麟卻選擇了與中國哲學(xué)思維方式非常異質(zhì)的德國古典哲學(xué)。賀麟在美國留學(xué)期間受過(guò)懷特海的指導,聽(tīng)過(guò)羅素的講座,但他最終沒(méi)有選擇有機哲學(xué)、實(shí)用主義、現象學(xué)等與中國哲學(xué)更容易找到契合點(diǎn)的思想,而是一頭扎進(jìn)了強調理性、抽象程度高、思辨性強、具有體系性的德國古典哲學(xué)和新黑格爾主義。它們與中國哲學(xué)的反差很大(參見(jiàn)易杰雄,第157頁(yè))。賀麟希望借此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提升思辨水平、提高思維能力,以便為現代化建設打下堅實(shí)的地基。

                                                                                                     

                                                                                                    賀麟批評“全盤(pán)西化”“中體西用”等觀(guān)點(diǎn),提倡“以精神或理性為體,以古今中外的文化為用”的體用觀(guān),以西釋中、華化西哲,以形成一種超越時(shí)代和地域限制、包含豐富異質(zhì)性的具有全球性視野的綜合性文化。(參見(jiàn)柴文華、馬慶玲,第41頁(yè))所以,他所主張的儒家思想也是包括了諸子百家以及國外的信仰、哲學(xué)、科學(xué)、藝術(shù)在內的廣義的新的儒家思想,這顯示出其文化觀(guān)的超越性。(參見(jiàn)汪子嵩,第29頁(yè))汝信曾回顧道,賀麟在50年代對他的幾個(gè)研究生講其多年反復思考形成的哲學(xué)體系時(shí)指出,這個(gè)體系吸收西方哲學(xué),貫通儒道釋?zhuān)诤现型飧骷腋髋傻乃枷?;?span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outline: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font-style: italic;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參見(jiàn)李立新,第13頁(yè))把其他文明的優(yōu)秀成果吸收進(jìn)中國哲學(xué),豐富了中國哲學(xué)的內容和表達哲學(xué)的形式。這樣的哲學(xué)不僅能為新的道德奠定基礎,也能促進(jìn)科學(xué)的發(fā)展和現代政治文明的建立。

                                                                                                     

                                                                                                    二.“解除禮俗的束縛,爭取個(gè)人的自由”:改革道德、轉向現代

                                                                                                     

                                                                                                    中國傳統文化以道德見(jiàn)長(cháng),文化的現代化尤其要求道德觀(guān)念具有現代性。賀麟說(shuō):“過(guò)去農業(yè)社會(huì )的人生觀(guān)、道德觀(guān)念、生活方式非加以改革亦不能適存。”(賀麟,2011年,第40頁(yè))1938年,賀麟發(fā)表《物質(zhì)建設與思想道德現代化》一文,指出了這樣一種事實(shí),即中國近代以來(lái)就一直在追求現代化,時(shí)人理解的現代化主要是實(shí)業(yè)化、工業(yè)化、機械化、行政機構現代化。賀麟卻追問(wèn)為什么不再往前深入一步,認真關(guān)注思想和道德的現代化呢?(參見(jiàn)賀麟,2011年,第43頁(yè))他認為,沒(méi)有思想和道德現代化的牢固根基,便不會(huì )有現代化的持續后勁,即使出現了經(jīng)濟、政治、軍事的現代化,那也只是表面的、短暫的現代化。在《物質(zhì)建設與培養工商業(yè)人才》一文中,他指出現代化的工商業(yè)社會(huì ),比起傳統的農耕文明、宗法社會(huì ),其社會(huì )生活更復雜、組織更嚴密、社會(huì )交往更廣泛?,F代社會(huì )張揚了人的主體性,提升了個(gè)體的道德地位,分化出私人領(lǐng)域和由陌生人構成的利益關(guān)系復雜的公共領(lǐng)域。這就需要指導公共生活的道德、規范公共生活的法律、包容不同意見(jiàn)的政治、指導科學(xué)決策的理性等來(lái)推動(dòng)和維系現代工商業(yè)社會(huì )(同上,第41頁(yè))。賀麟認為現代工商業(yè)社會(huì )需要“更高尚的道德、更良好的法律、更開(kāi)明的政治、更偉大的理智”(賀麟,2011年,第41頁(yè)),這些才是與現代化相適應的現代價(jià)值。新的社會(huì )形勢迫使我們要進(jìn)行一場(chǎng)深刻的道德改革。他在《新道德的動(dòng)向》中指出了道德改革的方向,那就是反思血緣紐帶構成的熟人社會(huì )、潔身自好的消極的獨善以及約束個(gè)性、因循守舊的習俗,使人們轉而關(guān)注公共生活、培養公共道德、提升參與公共事務(wù)的能力,發(fā)展個(gè)性、解放思想、消除等級,實(shí)現人的價(jià)值。(參見(jiàn)賀麟,1990年,第355頁(yè)

                                                                                                     

                                                                                                    傳統中國倡導的道德重視個(gè)人修身,認為修身是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基礎和手段,“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大學(xué)》)。傳統中國常以一切問(wèn)題的解決都依賴(lài)于道德,有道德萬(wàn)能的傾向,于是輕視客觀(guān)知識,甚至視某些知識為“奇技淫巧”;這種道德“重利輕義”,乃至認為道德與經(jīng)濟利益是互相排斥的,因此“士農工商”排序中的商人處在最低的等級上;“子不語(yǔ)怪力亂神”(《論語(yǔ)·述而》),這套道德的踐行不需要宗教的引導;“法令滋彰,盜賊多有”(《老子》第57章),它重內省而不重法律。這種道德至上、道德本位的唯道德論要與物質(zhì)文明、科學(xué)精神、法治精神相融,則必須加以改革。(參見(jiàn)賀麟,1990年,第355—356頁(yè))賀麟所強調的道德改革從尊重人性出發(fā),掙脫禮教的束縛,提倡個(gè)人的自由,發(fā)展人的個(gè)性,擴充其人格,認為這些才是新道德改革的方向。(同上,第357頁(yè))賀麟指出,新道德應該肯定個(gè)人的權利,為此,他重新評價(jià)和闡釋了楊朱、墨翟。孟子曾說(shuō):“楊氏為我,是無(wú)君也;墨氏兼愛(ài),是無(wú)父也;無(wú)父無(wú)君,是禽獸也。”(《孟子·滕文公下》)賀麟卻主張吸收楊朱的利己和墨子的利他思想,并對之加以重新詮釋?zhuān)x予新的意義,“今后新儒家思想的發(fā)展,似亦不得不部分的容納楊墨的精華”(賀麟,2011年,第204頁(yè))。他結合西方近代精神對楊墨進(jìn)行了新的闡釋。在賀麟看來(lái),楊朱的“為我”,重心在于維護個(gè)人的權利、生命的價(jià)值,是利己而無(wú)損于人的。在道德的改革中,不能像過(guò)去那樣只強調個(gè)人應承擔的義務(wù)而忽略個(gè)人該享有的權利?,F代國家是在承認利己、維護個(gè)人權利的基礎上建立起來(lái)的。(參見(jiàn)同上,第200頁(yè))另外,新道德也不能忽略信仰的價(jià)值,這可以從重新闡釋墨家“天志”的信仰精神和學(xué)習西方的宗教精神來(lái)改造和補充。墨子提倡“兼愛(ài)”(《墨子·兼愛(ài)》),“摩頂放踵以利天下”(《孟子·盡心上》),“腓無(wú)胈,脛無(wú)毛,沐甚雨,櫛疾風(fēng),置萬(wàn)國”“以裘褐為衣,以跂蹻為服,日夜不休”(《莊子·天下》),這樣利他、篤行的墨家就有一種“為惡人贖罪的宗教精神”(賀麟,2011年,第200頁(yè)),值得提倡。經(jīng)過(guò)賀麟的重新闡釋?zhuān)脳钪煅a充儒家,這就給了個(gè)人價(jià)值、個(gè)體權利以伸張的空間;同時(shí)墨家的信仰可以鼓勵人們用實(shí)際行動(dòng)利他而增加全社會(huì )的公共利益,以造就一個(gè)自利利他的社會(huì )。新道德還應該有自由的意識。賀麟指出,“自由是人格的本質(zhì)。要有自由的人,我們才承認他有人格”(同上,第107頁(yè))。傳統的社會(huì )治理重“以德治國”,用道德代替法律,希望用個(gè)體的道德自覺(jué)來(lái)約束人的行為并維系社會(huì ),這在今天是遠遠不夠的。新道德必須發(fā)揮法律在維護社會(huì )秩序中的作用。賀麟說(shuō):“法律是實(shí)現道德的工具,是人的自由本性的發(fā)揮,絕不是違反道德、桎梏自由的。”(同上,第20頁(yè)

                                                                                                     

                                                                                                    總之,賀麟認為中國要實(shí)現現代化,必須改革舊道德,提倡新道德。新道德應保護個(gè)人權利、發(fā)揮自由本性、尊重宗教、服從法律。經(jīng)過(guò)這些改革的道德才具有現代性,才適合現代人,才能以之為基礎建立起現代國家。

                                                                                                     

                                                                                                    三.“邏輯的心即理”:

                                                                                                    加強推理、構建心學(xué)

                                                                                                     

                                                                                                    由于賀麟諳熟西方哲學(xué),因此他對中國哲學(xué)的論證和詮釋極為深入,增強了中國哲學(xué)的論證性和理論性。賀麟結合陸王心學(xué)、兼取程朱理學(xué)和西方有關(guān)“心”的理論而創(chuàng )建的“新心學(xué)”,就有縝密的邏輯論證。“心”是中國哲學(xué)的重要概念和核心術(shù)語(yǔ)。陸九淵主張“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陸九淵集》第36卷),王陽(yáng)明提出“無(wú)心外之理,無(wú)心外之物”(《傳習錄》)。賀麟繼承了陸王把“心”作為世界本原的思想,但增加了心的形而上學(xué)屬性,并展開(kāi)了邏輯的論證。在《近代唯心論簡(jiǎn)釋》中,賀麟把西方的“心”的理論吸收進(jìn)來(lái),在陸王心學(xué)里增加了“邏輯之心”這個(gè)向度,提出“邏輯的心即理”(賀麟,2009年,第3頁(yè))。“邏輯之心”具有普遍性、必然性、先驗性,是超經(jīng)驗性的法則和尺度,是整理經(jīng)驗材料的工具,是客觀(guān)事物的規定者。(參見(jiàn)劉俊哲,第58頁(yè))這樣,“新心學(xué)”之“心”已不僅僅具有道德與價(jià)值之本體的意義,還具有了邏輯理性和認識論的意義。

                                                                                                     

                                                                                                    針對宋明理學(xué)家提出的“心即理”命題,賀麟用西方哲學(xué)的理性精神構建出另一種品格的“心即理”,極大地豐富了“理”的內容。“理”是規定經(jīng)驗世界的法則,經(jīng)驗世界中的事物必然遵循作為其準則的“理”。作為衡量經(jīng)驗事物之尺度和標準的“理”并非來(lái)源于經(jīng)驗之外,不是來(lái)自超驗的天理,而是出于經(jīng)驗事物的主體。(參見(jiàn)賀麟,2009年,第19頁(yè))在宋明理學(xué)家那里,“理”的基本內涵是本體、道德原則,是意義、價(jià)值的象征;賀麟構建的“心即理”之“理”則被解釋為“心整理材料的工具”,是知識論意義上的“理”,而非僅僅具有道德意義的“理”。“理”從道德領(lǐng)域轉向知識領(lǐng)域,從道德法則轉換成了經(jīng)驗事物的必然法則,成為認識的工具。經(jīng)過(guò)賀麟的逐層分析,“理”的性質(zhì)已經(jīng)發(fā)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參見(jiàn)張學(xué)智,第45頁(yè))賀麟還十分推崇理性,把人性理解為理性,指出“理性是人之價(jià)值所自出,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本則。凡人之一舉一動(dòng)無(wú)往而非理性的活動(dòng)。人而無(wú)理性即失其所以為人”(賀麟,2009年,第5頁(yè))。也就是說(shuō),理性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根本屬性或本質(zhì),是人的價(jià)值和意義的根源。在哲學(xué)上,理性隨哲學(xué)的發(fā)展而發(fā)展,哲學(xué)的歷史就是理性發(fā)展的歷史,是將一切加以理性化的歷史。哲學(xué)越發(fā)達,理性的力量就表現和運用得越充分。關(guān)于此點(diǎn),不僅在哲學(xué)上如此,在科學(xué)上也是這樣,科學(xué)的發(fā)展也會(huì )相應增加對理性的要求。認識主體要想獲得關(guān)于對象的客觀(guān)知識,把握感官材料在時(shí)空中的次序,就“須用理性的時(shí)空標準,另行加以排列,方可達到”(同上,第30頁(yè))。賀麟積極評價(jià)了理性的價(jià)值,增加了中國哲學(xué)的理性色彩。

                                                                                                     

                                                                                                    在認識論方面,賀麟對直覺(jué)進(jìn)行了深入的分析。理學(xué)家張載提出“見(jiàn)聞之知”和“德性之知”,說(shuō)“見(jiàn)聞之知,乃物交而知,非德性所知;德性所知,不萌于見(jiàn)聞”(《正蒙·大心》),其“德性所知”有“大其心則能體天下之物,物有未體,則心為有外”(同上)的特點(diǎn)。認識主體可以超越耳目感官的經(jīng)驗而直觀(guān)到客體的本質(zhì),中國哲學(xué)看重這樣的直覺(jué)體悟。推崇直覺(jué)思維的人會(huì )認為直覺(jué)思維的整體性能補邏輯思辨之分析性的不足,但賀麟認為“直覺(jué)與理智各有其用而不相背”(賀麟,2009年,第75頁(yè))。沒(méi)有一個(gè)重直覺(jué)方法的哲學(xué)家在進(jìn)行哲學(xué)運思的過(guò)程中不運用邏輯,也沒(méi)有運用邏輯思辨的哲學(xué)家不運用直覺(jué)。賀麟本人就既重視直覺(jué)又重視思辨,強調兩者之間的互動(dòng)與融合。雖然重視直覺(jué),他也揭示出真正的哲學(xué)的直覺(jué)方法不是簡(jiǎn)單省事的捷徑,而且即便達到了瞬間的頓悟,細究起來(lái),里面也有邏輯的運用,是日積月累的后天的學(xué)習和思維訓練的結果。(參見(jiàn)同上,第77頁(yè))這樣精密謹嚴的直覺(jué)就不再是帶有神秘色彩的頓悟式的直接洞見(jiàn)真理,而是經(jīng)過(guò)銖積寸累、邏輯連貫的思維訓練才達到的對事物本質(zhì)的洞悉。他把直覺(jué)分成“先理智的直覺(jué)”和“后理智的直覺(jué)”兩種,兩者其實(shí)是互相包含的。直覺(jué)的方法讓我們洞見(jiàn)對象的整體和隱微之處,這種方法有綜合性的功能。理智的分析讓我們考察其具體的情形、變化的規律,長(cháng)于把事物拆解開(kāi)來(lái)剖析。兩者兼而有之,人類(lèi)才能逐漸獲得對事物的深入認識。(同上,第74—75頁(yè))賀麟把直覺(jué)認識事物的過(guò)程歸結為“前理智直覺(jué)”“形式邏輯”“辯證思維”“后理智直覺(jué)”四種方式,這四種方式相互滲透、互相補充。這就“把直覺(jué)從狂誕的簡(jiǎn)捷的反理性主義救治過(guò)來(lái),回復其正當的地位,發(fā)揮其應有的效能”(同上,第77頁(yè))。認識事物、求得真知、體悟形上本體既不能僅憑直覺(jué)的瞬間頓悟,也不能僅憑思辨的分析和還原,而應是一個(gè)兼具理性辨析、直覺(jué)體悟的綜合的過(guò)程。賀麟希望通過(guò)對直覺(jué)過(guò)程的深刻揭示及直覺(jué)與理智的統一關(guān)系的辨析來(lái)糾正泛化直覺(jué)的偏誤,避免錯失認識世界的有效方法。(參見(jiàn)陳永杰,第70頁(yè))我們今天要發(fā)展科學(xué)技術(shù)、繁榮學(xué)術(shù)文化、增強國家的治理能力,都離不開(kāi)直覺(jué)體悟、形式邏輯和審辯思維的綜合運用。

                                                                                                     

                                                                                                    在認識論領(lǐng)域,賀麟還吸納了宋明理學(xué)的“知行合一說(shuō)”和斯賓諾莎的“身心平行論”而構建了自己的知行理論。[3]1938年,他發(fā)表《知行合一新論》,明確界定了“知”“行”兩個(gè)概念,“‘知’是意識的活動(dòng),‘行’是生理的活動(dòng)”(賀麟,2019年a,第140頁(yè)),即“知”和“行”都是活動(dòng)。他還對“知”的內涵進(jìn)行了擴充,認為“‘知’既指一切意識活動(dòng),當然包括各式各樣的意識活動(dòng)”(同上,第138頁(yè))。賀麟提出了“自然的知行合一觀(guān)”。“自然的知行合一觀(guān)”中的“合一”不是“混一”,知行合一要經(jīng)歷三個(gè)辯證的階段,即知與行的合一、知與行的分離、知與行在更高的層次上重新合一(同上,第141—142頁(yè))。他開(kāi)拓性地提出了“知行合一乃知行同時(shí)發(fā)動(dòng)”,“所謂知行是同一活動(dòng)的兩面,亦即是說(shuō)知行是那同一活動(dòng)的整體中的中堅部分(integral parts)或不可分離的本質(zhì)”。(賀麟,2019年a,第140頁(yè))在這個(gè)命題中,他辨析出“知行同是活動(dòng)”“知行永遠合一”“知主行從”“知難行易”四個(gè)基本命題。“自然的知行合一觀(guān)”突破了宋明理學(xué)家之“知”“行”主要指對綱常禮教的體認和踐行之局限,而指向了更寬廣的認識論領(lǐng)域。賀麟解釋了自己研究知行問(wèn)題的初衷。他指出,“不批評地研究知行問(wèn)題,而直談道德,所得必為武斷的倫理學(xué)(dogmatic ethics)”(同上,第137—138頁(yè))。倫理學(xué)研究人類(lèi)行為的準則、善的概念,這種研究必須結合對人類(lèi)行為、人所處的社會(huì )、人類(lèi)習得的傳統、社會(huì )群體的組織方式、社會(huì )流行的觀(guān)念、階級屬性、生活經(jīng)驗和文化條件等多方面進(jìn)行,而不僅僅是發(fā)出人們必須踐行的道德命令。沒(méi)有對這些準則及其結果的反思,不深刻地理解知與行的復雜關(guān)系,“不審問(wèn)他人行為背后的知識基礎”,單純的下“汝應如此”“汝應如彼”的道德指令,“使‘由’不使‘知’”,“只知從表面去判斷別人行為的是非善惡”,會(huì )陷于無(wú)本的獨斷,成為“狹義的、武斷的道德家”。(參見(jiàn)同上,第138頁(yè))歷史和現實(shí)都告訴我們,沒(méi)有經(jīng)過(guò)認識論的考察,沒(méi)有對人的認識能力的反思,沒(méi)有明確認識的邊界、理性的局限,而直接給出判斷,易導致獨斷論。通過(guò)重釋“知行合一”,賀麟將倫理學(xué)與認識論加以區分,并借此批判獨斷的道德裁判,這是極為深刻的。

                                                                                                     

                                                                                                    賀麟之所以構建“新心學(xué)”體系,與他對宋明理學(xué)、德國古典哲學(xué)關(guān)于意識的能動(dòng)作用的認識有關(guān)。他是從新黑格爾派、從一種理性思維方式轉向馬克思主義哲學(xué)的。他曾經(jīng)糾正日丹諾夫的哲學(xué)史定義,認為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都處在致力于認識同一個(gè)真理的過(guò)程之中,既互相斗爭,也互相吸收憑借,兩者是師生的關(guān)系,甚至會(huì )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關(guān)系。(賀麟,1957年,第189—190頁(yè))他進(jìn)一步說(shuō)明,這同一個(gè)“真理除了體現個(gè)人的個(gè)性、時(shí)代精神、民族精神、階級性之外,還有其普遍性和永恒性”,應該繼承那些最抽象、最一般的本質(zhì)的東西。(同上,第193頁(yè))他還把唯心主義分成好壞兩種,“關(guān)于壞的唯心主義與好的唯心主義的提法,黑格爾說(shuō)過(guò),列寧也同意,而且指出‘聰明的唯心論比愚蠢的唯物論更接近聰明的唯物論。’因此,在聰明的唯心論中是有東西可以繼承的”(同上,第201頁(yè))。鑒于這樣的理解,賀麟將德國唯心論引入了宋明理學(xué)以構建“新心學(xué)”體系。他將中西有關(guān)“心”的理論有機結合起來(lái),把“心”“理”“知”“行”等概念從純粹的德性修養擴展到了邏輯論和認識論,并條分縷析,賦予這些概念新的內涵,重新激活了這些術(shù)語(yǔ),從而既保持了其民族性,又使其更加理論化,創(chuàng )建了一個(gè)經(jīng)過(guò)邏輯論證的、具有形而上學(xué)意味的新的“心學(xué)”體系。這是賀麟對中國哲學(xué)最重要的發(fā)展,為傳統哲學(xué)增加了邏輯論和認識論的基礎,彌補了中國傳統哲學(xué)倫理學(xué)發(fā)達而認識論欠缺的不足,極大地推動(dòng)了中國哲學(xué)的研究。(參見(jiàn)張文儒、郭建寧主編,第412—413頁(yè)

                                                                                                     

                                                                                                    結   語(yǔ)

                                                                                                     

                                                                                                    賀麟有著(zhù)強烈的現實(shí)關(guān)懷,他的學(xué)術(shù)研究貫穿著(zhù)以哲學(xué)回應時(shí)代問(wèn)題的精神。他的中國哲學(xué)研究和西方哲學(xué)翻譯都旨在應對當時(shí)的各種危機,而這些危機在根本上來(lái)說(shuō)是文化的危機,即中華傳統文化不足以應對急劇變化的國內外局勢,必須對傳統文化進(jìn)行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才能從根本上克服危機。在中華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中,應該吸收、學(xué)習其他文明,進(jìn)行文明的交流互鑒。賀麟本人投入了畢生的精力翻譯、研究、傳播抽象程度高、思辨性和體系性強的德國古典哲學(xué),期望以此提升中國人的思維水平,以使我們能在本體論、形而上學(xué)、知識論、倫理學(xué)等方面進(jìn)行創(chuàng )新,使中國哲學(xué)具有現代品格,為中國的現代化提供理論指引和理論說(shuō)明。他在宋明理學(xué)基礎上創(chuàng )建的“新心學(xué)”為道德與價(jià)值之“心”增加了“邏輯之心”的維度,使其具有了認識論的功能。他對中國傳統思維重直覺(jué)的糾正、揭示直覺(jué)與理智的融合,使得對世界的認識、對本體的體悟、對至善的追求不再僅憑直覺(jué),而加強了理性的思辨和邏輯的推導。他對“心”“理”“知”“行”的清晰界定和分析突破了理學(xué)家把這些概念與封建綱常禮教相聯(lián)系的局限,將之引入到本體論和認識論領(lǐng)域。他致力于使中國的現代化具有堅實(shí)而深厚的精神性基礎,讓科學(xué)精神、民主精神浸透于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賀麟,2011年,第9頁(yè))歐洲從中世紀走出來(lái)的原因之一是進(jìn)行了宗教改革,中國從封建社會(huì )走向現代則需要進(jìn)行道德改革。賀麟主張的新道德遵從人性、追求自由、肯定個(gè)人權利,兼容信仰、科學(xué)與藝術(shù),并主張通過(guò)法律來(lái)構建有序的、道德的社會(huì )。他對中華傳統文化的批判性揚棄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就是希望形成與工業(yè)化、現代化相適應的新的人生觀(guān)和文化觀(guān),為中國的現代化奠定理論的、哲學(xué)的、文化的根基。有了這個(gè)根基,現代化才是牢固的、有內生性的、能持續發(fā)展的,如此才能從根本上克服中國面臨的危機。

                                                                                                     

                                                                                                    有生命力的哲學(xué)思考、研究、發(fā)展應該持續地面對不同時(shí)代出現的問(wèn)題而不斷提出新方案、新思想、新理論,回應時(shí)代問(wèn)題是其中的核心。賀麟的中國哲學(xué)研究體現出很強的現實(shí)性、分析性、邏輯性、融合性、創(chuàng )新性。他的這種強烈的現實(shí)關(guān)切以及以學(xué)術(shù)報國的精神延續了傳統士大夫“以天下為己任”的擔當,堪稱(chēng)以基礎理論研究解決現實(shí)問(wèn)題的楷模。賀麟的中國哲學(xué)研究是對中國哲學(xué)進(jìn)行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以此來(lái)推動(dòng)中國的現代化事業(yè)。他的學(xué)術(shù)研究與思想創(chuàng )新努力吸收中外文明以使中國哲學(xué)具有現代性,進(jìn)而解決現代問(wèn)題、推動(dòng)中國的現代化事業(yè),這依然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注   釋

                                                                                                    [1]賀麟撰寫(xiě)了《儒家思想的新開(kāi)展》《中國哲學(xué)的調整與發(fā)揚》《朱熹與黑格爾太極說(shuō)之比較觀(guān)》《知行合一新論》《宋儒的思想方法》《宋儒的新評價(jià)》《與友人辯宋儒太極說(shuō)之轉變》《五倫觀(guān)念的新檢討》《陸象山與王安石》《王安石的哲學(xué)思想》《文化的體與用》《王船山的歷史哲學(xué)》《楊墨的新評價(jià)》《諸葛亮與道家》等文章,以及《儒家思想新論》《當代中國哲學(xué)》等專(zhuān)著(zhù)。

                                                                                                    [2]此文原名是《德國三大哲人處國難時(shí)之態(tài)度》,當時(shí)正值“九·一八事變”,在天津《大公報》文學(xué)副刊刊出。

                                                                                                    [3]賀麟說(shuō):“用‘同時(shí)發(fā)動(dòng)’來(lái)解釋‘合一’,乃系采自斯賓諾莎。斯氏是主張身心合一的人。”(賀麟,2019年a,第140頁(yè))


                                                                                                    參考文獻

                                                                                                           古籍:《老子》《論語(yǔ)》《孟子》《墨子》《莊子》等。

                                                                                                           柴文華、馬慶玲,2000年:《文化的超越與尋根——論賀麟的文化哲學(xué)體系》,載《求是學(xué)刊》第1期。

                                                                                                           陳永杰,2015年:《融通直覺(jué)與理智的先行探索——賀麟的哲學(xué)方法論考察》,載《蘭州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第1期。

                                                                                                           賀麟,1957年:《關(guān)于對哲學(xué)史上唯心主義的評價(jià)問(wèn)題》,載哲學(xué)研究編輯部編:《中國哲學(xué)史問(wèn)題討論專(zhuān)輯》,科學(xué)出版社。

                                                                                                                  1990年:《哲學(xué)與哲學(xué)史論文集》,商務(wù)印書(shū)館。

                                                                                                                  2009年:《近代唯心論簡(jiǎn)釋》,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1年:《文化與人生》,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2年:《黑格爾黑格爾學(xué)述》,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9年a:《黑格爾哲學(xué)講演集》,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9年b:《五十年來(lái)的中國哲學(xué)》,上海人民出版社。

                                                                                                           李鴻章,2008年:《李鴻章全集》第6冊,安徽教育出版社。

                                                                                                           李立新,1999年:《賀麟思想與西方哲學(xué)引進(jìn)研討會(huì )綜述》,載《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第11期。

                                                                                                           劉俊哲,2012年:《論賀麟新心本體論體系的構建及其歷史性轉變》,載《西南民族大學(xué)學(xué)報(人文社會(huì )科學(xué)版)》第8期。

                                                                                                           汪子嵩,2000年:《賀麟先生的新儒家思想》,載《學(xué)術(shù)月刊》第4期。

                                                                                                           易杰雄,2001年:《賀麟先生引進(jìn)西方哲學(xué)的一個(gè)特點(diǎn)》,載《北京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第4期。

                                                                                                           張文儒、郭建寧主編,2001年:《中國現代哲學(xué)》,北京大學(xué)出版社。

                                                                                                           張學(xué)智,1993年:《賀麟的新心學(xué)與黑格爾、康德》,載《北京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第1期。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
                                                                                                    开心综合伊人婷婷六月,就去爱婷婷综合五月天,4438成欧美视频五月花,当年欧美最炫背景Mv,欧美亚洲日韩日本综合久久,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