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xué)者文庫
學(xué)者文庫
道法自然止于至善 ——李錦全教授的學(xué)思和情懷
發(fā)表時(shí)間:2018-11-29 21:43:00    作者:李宗桂    來(lái)源:《李錦全文集》代序(有刪減)

李錦全,1926年生,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曾任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系主任,兼任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理事、廣東儒學(xué)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廣東嶺南理學(xué)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廣東朱熹學(xué)術(shù)思想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等職。多年來(lái),從事中國哲學(xué)思想史教學(xué)和研究工作。出版個(gè)人專(zhuān)著(zhù)、合著(zhù)20余部,發(fā)表學(xué)術(shù)論文200多篇。與蕭萐父主編的全國高校統編教材《中國哲學(xué)史》獲國家教育委員會(huì )高等學(xué)校優(yōu)秀教材一等獎、廣東省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優(yōu)秀成果獎特別學(xué)術(shù)成就獎、中山大學(xué)第二屆卓越服務(wù)獎,發(fā)行10多萬(wàn)冊。與方克立主持國家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基金“七五”“八五”重點(diǎn)規劃課題“現代新儒學(xué)思潮研究”。在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研究領(lǐng)域中做出了重要貢獻。

李錦全,192629日出生于廣東省東莞縣(現東莞市)莞城鎮一個(gè)醫生家庭。1932年春天,他入縣城新民小學(xué)讀書(shū)。19379月,考入東莞縣立中學(xué),其時(shí)他只有11歲多。1938年秋,日寇的鐵蹄踐踏華南,東莞縣城淪陷,他被迫停學(xué),困居家中。他父親喜歡作舊體詩(shī),家中藏有不少文史書(shū)籍,古典小說(shuō)名著(zhù)相當齊全。受這種家庭環(huán)境的熏陶,他在停學(xué)的4年中,廣泛涉獵了古典文史著(zhù)作。先是讀《唐詩(shī)三百首》《詞選》《花間集》等詩(shī)詞選本,接著(zhù)讀《昭明文選》中的漢魏六朝詩(shī)賦,《詩(shī)經(jīng)·國風(fēng)》和《楚辭》,以及傳奇劇本《桃花扇》等。同時(shí),他還閱讀了大量古典小說(shuō)?!度龂萘x》《西游記》《水滸傳》《紅樓夢(mèng)》等名著(zhù)自不必說(shuō),就連晚清時(shí)期的一些文學(xué)作品和各個(gè)時(shí)期的歷史演義,也涉獵甚多。歷史書(shū)籍如《史記》《資治通鑒》等,雖有一些接觸,但不如看文學(xué)書(shū)的興趣大??梢哉f(shuō),他年少時(shí)期的閱讀興趣,表明他是一個(gè)具有文學(xué)愛(ài)好和文學(xué)氣質(zhì)的人。

1942年,他復學(xué)入讀初中二年級。在1938年到1942年這4年的停學(xué)自修期間,他學(xué)會(huì )了作舊體詩(shī)和填詞。他少年時(shí)記憶力很強。據他自己說(shuō),他現在能背誦的大量詩(shī)詞,都是那時(shí)候熟記下來(lái)的。他復學(xué)之時(shí),東莞縣城仍在敵偽的統治下,入讀復辦的東莞一中的學(xué)生,都是留在淪陷區的孩子。淪陷區后來(lái)雖然掛起汪記國民政府的招牌,可是“亡國”的滋味仍然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他后來(lái)寫(xiě)過(guò)一組《莞城雜憶》詩(shī),其中有兩首云:“心驚膽戰入城中,老幼無(wú)言盡鞠躬。少小應知亡國恨,神州依舊血流紅?!薄吧傩o(wú)知作順民,胸中郁結向誰(shuí)申?挑燈作伴唯書(shū)卷,閉戶(hù)關(guān)門(mén)隔路塵?!边@些詠嘆表明,他從青少年時(shí)代開(kāi)始,就是一個(gè)堅定的愛(ài)國主義者、一個(gè)具有文化自覺(jué)意識的民族主義者。這種以家國情懷為表征的愛(ài)國主義精神,可謂深入骨髓,長(cháng)期堅持。因此,在前些年某些人為漢奸行為和漢奸理論辯護、為帝國主義侵華行徑涂脂抹粉的時(shí)候,他旗幟鮮明地撰文批駁,展現了一個(gè)正直的知識分子的堂堂正氣和激濁揚清的大丈夫精神。

19477月,他從東莞中學(xué)畢業(yè)。當時(shí)從高中二年級開(kāi)始文理分科,他入的是理科班,學(xué)了兩年數理化。但在報考大學(xué)時(shí),他沒(méi)有聽(tīng)從父親要他報考醫科的意見(jiàn),而從興趣出發(fā),自行決定報考廣東省立文理學(xué)院中國文學(xué)系和中山大學(xué)歷史系,結果被兩校同時(shí)錄取。由于中山大學(xué)是國立大學(xué),故他最后進(jìn)了歷史系。這個(gè)人生花絮,表明他雖是一個(gè)性格溫和但具有很強自主性和獨立性的人。

194910月,廣州解放。李錦全先生班上不少同學(xué)參加了工作,他是繼續留校學(xué)習的三人之一。在校期間,他修讀過(guò)劉節、閻宗臨、丘陶常、陳錫祺等先生開(kāi)設的課程。他的畢業(yè)論文《唐碑校釋》由岑仲勉先生指導,至今完好地保存在中山大學(xué)圖書(shū)館里。他在歷史系文物室兼任梁釗韜先生的助手,經(jīng)過(guò)老師的教導和個(gè)人的努力,他掌握了歷史文獻學(xué)、考據學(xué)以至文字訓詁學(xué)等方面的基本功,為后來(lái)從事歷史研究、思想文化史研究和哲學(xué)史研究打下了寬廣堅實(shí)的基礎。

19517月,李錦全先生從中山大學(xué)歷史系畢業(yè),被分配到中南文化部文物處工作。1952年被選派到北京,參加由中央文化部、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xué)聯(lián)合舉辦的第一屆考古工作人員訓練班。除在北京上課外,還到大同、云岡、洛陽(yáng)、鄭州等地實(shí)習。通過(guò)眾多名師的指點(diǎn)、現場(chǎng)直觀(guān)教學(xué)與實(shí)踐鍛煉,他學(xué)到了不少具體知識。1953年,他在長(cháng)沙住了8個(gè)多月,做了大量古墓葬的發(fā)掘工作。他參加了出土有戰國竹簡(jiǎn)的仰天湖35號墓的清理工作,并為此賦詩(shī)云:“仰天湖上出奇珍,竹簡(jiǎn)千秋尚未聞。誰(shuí)識此中文字意,墓中寶物日常新?!彼髞?lái)雖然沒(méi)有繼續做考古工作,但經(jīng)過(guò)這段時(shí)間的專(zhuān)業(yè)學(xué)習和實(shí)際操作,加深了對我國古代社會(huì )歷史文化的認識,這對他日后的研究工作有相當大的幫助。

1954年,國家調整行政體制,撤銷(xiāo)了各大行政區,李錦全先生于當年10月回到母校中山大學(xué)歷史系工作。他先是從事中國古代史領(lǐng)域的研究工作,當了一年多的助教,1956年升任講師。其時(shí),歷史系成立中國思想史教研組,他開(kāi)始以古代思想史為研究方向。1960年,中山大學(xué)復辦哲學(xué)系,他和中國思想史教研組隨同楊榮國先生轉到哲學(xué)系,直到2000年退休。

“文化大革命”前,李錦全先生在中山大學(xué)歷史系、哲學(xué)系工作了11年多。在此期間,他講授過(guò)中國古代史、中國哲學(xué)史專(zhuān)業(yè)基礎課和中國古代思想史專(zhuān)門(mén)化課程。在楊榮國先生指導下,他和陳玉森、吳熙釗合寫(xiě)出《簡(jiǎn)明中國思想史》。1962年該書(shū)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在當時(shí)產(chǎn)生了良好的社會(huì )影響。那段時(shí)間,由于經(jīng)常要下鄉參加各種政治活動(dòng),耗費了不少時(shí)間,但他仍從事科研工作,并關(guān)注學(xué)術(shù)問(wèn)題的討論。如針對古史辨派的疑古論、曹操的歷史評價(jià)、地主階級的“讓步政策”、中國思想史上的“天人關(guān)系”、董仲舒的自然觀(guān)、陳白沙哲學(xué)的性質(zhì)等問(wèn)題,他都發(fā)表過(guò)文章,闡發(fā)自己的見(jiàn)解。至于“文化大革命”期間“四人幫”搞的所謂“批林批孔”“評法批儒”之類(lèi)的把戲,雖然迫于當時(shí)的局勢,他也和當時(shí)絕大多數的知識分子一樣被卷進(jìn)漩渦,但他誠懇地說(shuō),那談不上是學(xué)術(shù)研究。打倒“四人幫”后,他的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才真正得以開(kāi)展,學(xué)術(shù)生命才真正得以煥發(fā)。

1978年是李錦全先生在教學(xué)和科研工作上重新起步的一年。他在恢復職稱(chēng)評審制度時(shí)晉升為副教授,并開(kāi)始擔任中國哲學(xué)史專(zhuān)業(yè)碩士研究生的教學(xué)工作,先后開(kāi)出中國古代哲學(xué)史專(zhuān)題研究、先秦哲學(xué)原著(zhù)研究、漢唐哲學(xué)原著(zhù)研究、宋明清哲學(xué)原著(zhù)研究、中國古代史專(zhuān)題研究等課程。他受教育部委托,參加主編高?!吨袊軐W(xué)史》教材(上、下冊,人民出版社出版,已經(jīng)重印10多次,發(fā)行10余萬(wàn)冊)。1983年,他晉升為教授。1986年,被國務(wù)院學(xué)位委員會(huì )批準為中國哲學(xué)專(zhuān)業(yè)博士生導師。1984年至1989年,他擔任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系主任。

李錦全先生兼任過(guò)不少社會(huì )職務(wù)。他先后擔任過(guò)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常務(wù)理事、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理事、中國孔子基金會(huì )理事兼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委員、廣東省社會(huì )科學(xué)界聯(lián)合會(huì )主席團委員、廣東哲學(xué)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廣東歷史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廣東省文化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廣東無(wú)神論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廣東儒學(xué)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廣東朱熹學(xué)術(shù)思想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廣東嶺南理學(xué)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廣東康(有為)梁(啟超)研究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中山大學(xué)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委員、中山大學(xué)學(xué)位委員會(huì )委員,等等。

1978年以來(lái),李錦全先生除了參加主編大學(xué)教材《中國哲學(xué)史》外,還出版了專(zhuān)著(zhù)《海瑞評傳》和《陶潛評傳》。海瑞和陶潛都是匡亞明主編的“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shū)”中的“傳主”,而一般中國哲學(xué)思想史都未承認他們是思想家,李先生確是用了很大的功力,將他倆寫(xiě)成“另類(lèi)”思想家。這兩部著(zhù)作都是有獨創(chuàng )性見(jiàn)解的學(xué)術(shù)研究專(zhuān)著(zhù),現收入這套文集中,值得關(guān)注。他還與人合作出版著(zhù)作多部,主編《中國哲學(xué)初步》,在海內外發(fā)表了300余篇學(xué)術(shù)論文,參加國際國內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近百次。他積極參加中國哲學(xué)、中國思想文化方面的重大學(xué)術(shù)討論,為中國哲學(xué)和中國文化的發(fā)展、為中華民族的振興而竭心盡力。

李錦全先生知識廣博,文史哲兼通,并擅長(cháng)舊體詩(shī)詞的寫(xiě)作,在內地(大陸)和香港、臺灣地區的學(xué)術(shù)界口碑甚佳。他發(fā)表的論文,就時(shí)間跨度而言,從先秦貫通當代,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的都有;就學(xué)術(shù)流派而言,儒家、道家、墨家、法家、佛家、名家等,無(wú)不論及;先秦子學(xué)、兩漢經(jīng)學(xué)、魏晉玄學(xué)、隋唐佛學(xué)、宋明理學(xué)、近代新學(xué),以至現代新儒學(xué),都在他的學(xué)術(shù)視野之中,而且都有相應的論文發(fā)表。至于近年來(lái)影響廣泛而深遠的中國文化討論,特別是關(guān)于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化的關(guān)系問(wèn)題,他更是見(jiàn)解獨到,論著(zhù)甚多,頗為學(xué)術(shù)界同人重視,產(chǎn)生了比較廣泛的影響。他是國內最早招收“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化”研究方向博士生、系統培養文化研究人才的學(xué)者之一。

對于中國傳統哲學(xué)發(fā)展的特點(diǎn),李錦全先生用“矛盾融合,承傳創(chuàng )新”8個(gè)字加以概括。他認為,中國傳統哲學(xué)從先秦各家學(xué)派開(kāi)始,便具有矛盾的兩重性。儒家學(xué)說(shuō)的重要特點(diǎn)之一,是著(zhù)意研究和解決人際關(guān)系問(wèn)題,孔子的“仁”可以說(shuō)就是一種人際關(guān)系學(xué)。儒學(xué)一方面在道德修養上平等要求不同地位的人們,提倡獨立人格精神;另一方面又在社會(huì )政治上竭力維護等級制度,從而形成了儒家在人際關(guān)系上的兩重性思想矛盾。道家學(xué)者一方面抨擊時(shí)政,一方面要為統治者的長(cháng)遠利益出謀劃策,也表現出思想上的兩重性矛盾。墨家既力主“非命”“尚力”,又宣揚“天志”,倡導“明鬼”,同樣表現出思想上的兩重性矛盾。法家既竭力尊君,但也主張君臣合作共事,顯然也具有兩重性的思想矛盾。

李錦全先生明確指出,先秦諸子百家爭鳴,盡管彼此互相批判,但仍然有相通之處,“即表現為矛盾融合論”。他認為,墨家的兼愛(ài)和儒家的泛愛(ài)、博愛(ài),前者是視人猶己,后者是推己及人,在思想實(shí)質(zhì)上并無(wú)差別,只是操作程序上的差別而已,因而是可以融合的。道家猛烈批評儒、墨、法三家的學(xué)說(shuō),彼此間固然有相當的思想距離,但其實(shí)儒、墨、法各家與道家思想之間也并非完全沒(méi)有相通之處。道家倡導無(wú)為,儒家也講無(wú)為而治——堯、舜垂拱而治是儒家最高的政治理想;法家思想集大成者韓非也以堯、舜為君臣關(guān)系的樣板,其實(shí)也是對垂拱而治的肯定。至于反對“損不足以奉有余”,則更是為道、儒、墨、法各家所闡釋、認同。禮與法是儒法兩家思想的連接點(diǎn),漢代之所以出現儒表法里(漢宣帝所謂“霸王道雜之”)的國策,并在其后兩千年封建社會(huì )中流傳不絕,本身就證明了儒法兩家之間沒(méi)有不可逾越的思想屏障。道家與法家之間也是如此。道法思想的結合,早在戰國時(shí)期便已出現。以道為體,以法為用,是先秦道法兩家思想的結合點(diǎn)??傊?,“從漢初黃老之治的道法結合,到董仲舒儒表法里的儒法互補,中國學(xué)術(shù)思想正是沿著(zhù)矛盾融合的路子向前發(fā)展”。后來(lái)雖然出現道教、佛教,但既矛盾又融合,最終歸于融合的趨勢沒(méi)有改變。

李錦全先生認為,各家各派思想的交互融合有一個(gè)由淺入深的過(guò)程。從禮到法,道生法,儒表法里,道本儒末,所講多是派生或互補的關(guān)系,且多就政治層面而論,未到哲學(xué)思想深處。即使是佛教儒學(xué)化,將佛教的“五戒”與儒學(xué)的“五?!北雀?,仍然未能進(jìn)入中國傳統文化的哲理化的途徑,直到理學(xué)產(chǎn)生,才真正將三教思想加以融合,在承傳傳統思想文化的基礎上,做出了某種程度的創(chuàng )新,把中國哲學(xué)提高到一個(gè)新水平。

對于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型問(wèn)題,李錦全先生認為,要結合當代中國的實(shí)際,實(shí)行批判繼承方針,正確分析傳統思想文化的矛盾兩重性所帶來(lái)的社會(huì )效應。比如,儒家的親親尊尊,用于處理人際關(guān)系時(shí),如能做到尊老愛(ài)幼、和睦親朋鄰里、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應當予以繼承;但儒家為親者諱、為尊者諱的思想,會(huì )助長(cháng)官僚主義和人情網(wǎng)的滋生,以及特權思想、家長(cháng)作風(fēng)的泛濫,因而應該進(jìn)行批判。儒家對道德人格高標準的要求,諸如講究正己正人、以身作則、見(jiàn)利思義、先憂(yōu)后樂(lè )、不欺暗室等,屬于帶有人民性、進(jìn)步性的傳統,應該加以發(fā)揚;但對儒學(xué)中的偽君子、假道學(xué),則要加以揭露和批判。

顯然,李錦全先生用“矛盾融合,承傳創(chuàng )新”8個(gè)字概括中國傳統哲學(xué)的發(fā)展歷程及其特點(diǎn),是見(jiàn)解獨到的持平之論??梢哉f(shuō),他自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的論著(zhù),其寫(xiě)作思路、史料闡釋、理論提煉,都是“矛盾融合,承傳創(chuàng )新”這一基本理論構架的展現。

李錦全先生為人沉穩厚道,淡泊名利。他做事講究實(shí)際,不圖虛名。他研究學(xué)術(shù),始終堅持學(xué)術(shù)真理,在高揚中華民族精神和時(shí)代精神的同時(shí),不趨時(shí)、不守舊,論從己出。對于學(xué)術(shù)界的前沿問(wèn)題,他既積極參與,又保持價(jià)值理性。他說(shuō)話(huà)寫(xiě)書(shū),平實(shí)自然,絕不故弄玄虛,更不為了炒作而制造聳人聽(tīng)聞的歪論怪論。中國傳統哲學(xué)和思想文化發(fā)展的規律和特點(diǎn)是“矛盾融合,承傳創(chuàng )新”;儒家的仁學(xué)本質(zhì)上是一種人際關(guān)系學(xué);在中國傳統哲學(xué)發(fā)展進(jìn)程中,不僅有儒道互補,還有儒法互補;在中國傳統哲學(xué)發(fā)展史上,魏晉玄學(xué)的出現和宋明理學(xué)的出現,推動(dòng)了中國哲學(xué)特別是儒家哲學(xué)的哲理化進(jìn)程;儒學(xué)是一種吸取了宗教哲理的思想,具有宗教的特點(diǎn)和功能,但儒學(xué)本身并不是現代意義的宗教;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化既相適應又不相適應,關(guān)鍵在于要用現代化的理念去揚棄、轉化傳統文化的合理因素。諸如此類(lèi)的見(jiàn)解反映出李錦全先生尊重歷史、崇尚學(xué)術(shù)真理的品質(zhì)。這與這些年來(lái)某些為了出名牟利而不惜炮制各種歪論怪論、以走極端而博關(guān)注的人相比,其境界和品格不啻天壤之別!歷代正直的知識分子所追求的“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的這種人格境界和精神風(fēng)范,在李錦全先生身上得到了傳承。

李錦全先生為人謙和,心胸開(kāi)闊,善于與人合作共事。他與陳玉森教授、吳熙釗教授自20世紀60年代初開(kāi)始學(xué)術(shù)合作。從那時(shí)至今,我們國家經(jīng)歷了種種磨難,特別是改革開(kāi)放后人們的利益關(guān)系有了重大的調整,但他們真誠合作的精神和友好相處的態(tài)度始終如一,體現了團結向上的精神面貌。他們彼此尊重,和衷共濟,其樂(lè )融融。他們從來(lái)沒(méi)有因為現今不少人為之頭痛的稿費分配、署名前后、職稱(chēng)晉升之類(lèi)的問(wèn)題而發(fā)生不愉快,也沒(méi)有因為誰(shuí)的成就、名氣比自己大而不服氣。應該說(shuō),我所在的中國哲學(xué)專(zhuān)業(yè)博士點(diǎn)能夠取得可喜的成就,能夠獲得國內外同行的尊重,是與他們長(cháng)期的團結奮斗分不開(kāi)的,也是與李錦全教授的人格力量分不開(kāi)的。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他與武漢大學(xué)蕭萐父教授受教育部委托,共同主編大學(xué)教材《中國哲學(xué)史》。3年間,兩人配合默契,酬唱神州,佳話(huà)連篇。20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整整10年,他與方克立教授共同主持國家“七五”“八五”重點(diǎn)課題“現代新儒學(xué)思潮研究”,團結了全國近20所重點(diǎn)大學(xué)和研究院的數十名中青年研究人員一道奮斗,成果豐碩,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guān)注,受到好評。在工作中,他充分尊重方克立教授對諸多具體事務(wù)的領(lǐng)導,大事共同商量決策,相互合作無(wú)間??梢哉f(shuō),隊伍龐大的“現代新儒學(xué)思潮研究”課題組之所以能夠取得豐碩的成果,影響遍及國內外,是與兩位主持人為人和為學(xué)嚴謹的大家風(fēng)范分不開(kāi)的。

李錦全先生十分注意教書(shū)育人,悉心培養年青一代,甘為人梯。他充分肯定青年思想開(kāi)闊、勇于創(chuàng )新的精神,但同時(shí)也嚴肅指出其知識面窄、史料功底和理論功底都有所欠缺的弱點(diǎn)。但他堅信長(cháng)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換舊人是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的必然規律。他衷心祝愿并真誠鼓勵下一代能夠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為繁榮祖國的文化教育事業(yè)做出更大的貢獻。他培養的研究生基本上都出版了自己的專(zhuān)著(zhù),并成長(cháng)為所在單位的骨干。其中,有的學(xué)有所成,比較年輕就成為教授、博士生導師,有的擔任了省部級學(xué)術(shù)機構的領(lǐng)導,有的在國外深造??吹胶筝叺某砷L(cháng),他感到由衷的欣慰。

李錦全先生欣賞這樣一副對聯(lián):“寵辱不驚,任庭前花開(kāi)花落;去留無(wú)意,似天上云卷云舒?!彼谑捜S父教授《佛教哲學(xué)簡(jiǎn)介》的題詞中云:“欲除煩惱需無(wú)我,各有因緣莫羨人。佛性是空還是有,靈山非幻亦非真?!辈⒃谄洹端伎正S詩(shī)草》中自注道:“世事當如是觀(guān)耳?!彼?jīng)常說(shuō)自己的人生哲學(xué)是“道法自然”。我想,這種“法自然”“無(wú)我”的哲學(xué),并不是世俗所謂的“消極”。恰恰相反,透過(guò)這種現象上的反映,我們看到了一個(gè)哲人的超越。這種超越不僅是對個(gè)人榮辱、毀譽(yù)、窮通的超越,更是對自我存在的超越。由這種超越精神的引導和提升,李錦全先生真正達到了自我身心的和諧、自我與社會(huì )的和諧、自我與他人的和諧。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生命在李錦全先生身上得到了具體而生動(dòng)的體現?!懊苋诤?,承傳創(chuàng )新”,他所概括的中國傳統哲學(xué)的發(fā)展歷程和特點(diǎn),在他的學(xué)術(shù)生命中得到了生動(dòng)的詮釋。在這里,我們感受到中國傳統人文精神所追求的知行合一的精神力量,領(lǐng)悟到“君子儒”的真諦。

李錦全先生是我的業(yè)師,我是在他教澤的滋潤下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他對我和其他弟子寄托著(zhù)殷切的希望。他引用韓愈的話(huà)——“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于弟子”來(lái)鼓勵我們奮力前行。我們愿意努力,爭取不辜負他的厚望。

中國傳統哲學(xué)、傳統思想文化里有很多優(yōu)秀的思想精粹,最質(zhì)樸而深刻的一句是“平常心是道”,而道法自然、止于至善則是很高的境界追求和人格風(fēng)范。我想,已經(jīng)92歲高齡卻依然精神健旺、思維敏銳的李錦全先生,就是以“平常心是道”對待人生的,就是中國優(yōu)秀傳統文化道法自然、止于至善的生動(dòng)體現。

 

 

《李錦全文集》(1-10卷)

李錦全 著(zhù)

中山大學(xué)出版社

2018.10

第一卷,主要收入李錦全教授參加研討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總體及其發(fā)展過(guò)程的文章。

第二、第三卷,主要收入對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研究的個(gè)案研討的文章。

第四卷,主要收入的是對儒、道、釋三家思想的研究論文。

第五卷,主要收錄參加研討中國社會(huì )歷史發(fā)展過(guò)程中各種爭議問(wèn)題的文章。

第六卷,收入的文章比較復雜,前半部分主要收入關(guān)于嶺南文化的定性、定位及發(fā)生發(fā)展的討論文章;后半部分主要收入關(guān)于愛(ài)國主義思想屬性及是非爭議的文章,還有一些隨感、雜感雜文,也有學(xué)術(shù)自述和學(xué)友們寫(xiě)的學(xué)術(shù)評介、采訪(fǎng)記錄等。

第七卷,主要收入本人1938年到2015年所作的詩(shī)、詞、聯(lián)等作品。

第八卷,收入《陶潛評傳》和《現代思想史家楊榮國》兩部論著(zhù)。

第九卷,收入《嶺海千年第一相——張九齡》和《海瑞評傳》兩部論著(zhù)。

第十卷,收入《華嚴原人論》釋譯和中大歷史系文物室入藏《唐代碑刻目錄(附跋文)》。

來(lái)源:《李錦全文集》代序(有刪減) 李宗桂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中山大學(xué)出版社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